跟著好萊塢編劇這樣做──離水之魚

離水之魚  



我們總是習慣待在自己的舒適圈裡,因為在這個圈裡安全、平靜、沒有意外和麻煩,一切都是我們可以預期和掌握的。



這或許是我們對生活的期待,但絕不是我們對戲劇的期待。



如果你將你的角色放在他的舒適圈內,他或許會感謝你,但觀眾絕對會恨你。



戲劇要求的是冒險、衝突、挑戰、掙扎、變化,你的角色誕生,就是為了要讓你折磨的,而一種常見的折磨方式,就是把他帶離他的舒適圈,讓他做一條「離水之魚」。



對這樣的經典橋段有印象嗎?重外表不重內涵的嬌嬌女,跑進了哈佛大學(《金髮尤物》);童話公主跑進了現實世界(《魔法奇緣》);一個沒受過良好教育的單親媽媽,在法律事務所工作(《永不妥協》)。這些故事中,有些人是自願進入新環境,有些人是受時勢所逼,甚至直接就「穿越」了。



離水之魚式的故事,通常會把角色帶到一個與他的舒適圈全然不同的世界裡,在那個新世界中,所有人的生活習慣、價值觀都與他背道而馳。編劇通常利用這樣子的碰撞,製造喜劇感,或是兩種價值觀之間的交流。角色通常會在過程中學習、成長,並且用他原來的特質來解決新世界的難題。不是被新世界教化、征服,而是真正的互助。



李安曾說過,他的人生、戲劇與哲學,是圓融。世界沒有絕對的對與錯,也沒有絕對的優與劣,不同的團體之間一定各有優缺點,重點在於如何的互補與相互學習。



你想說的故事,是和種族歧視有關的嗎?還是和貧富差距有關?這兩個團體之間,有沒有什麼可以交流成長,達成平衡的地方?當我們將一個城巿人丟到農村去時,這個城巿人身上勢必帶有某個農民需要的東西,同時也有某種缺陷,是可以讓鄉下人補足的。他一開始對於自己的「落難」感到委屈,對鄉下人投以歧視,但一些事件讓他被農村的打動(或許是人情味、對土地的愛、與自然共存的哲學等等),他轉而利用自己的專長(或許是利用網路幫助賣出農產品),幫助農村的人脫離困境。



看出離水之魚故事的結構了嗎?甲乙雙方原本有矛盾,甲乙雙方開始交流,甲方先解決了乙方的問題,乙方回過頭來也解決了甲方的問題,最後甲乙雙方都得到了成長。所以在設計這樣類型的故事時,要懂得先找出雙方可以互補的點,點找到了,角色與情節的設計就會有個明確的目標可以前進。



同一件事不同角度,聰明可以變成勢利變成鑽牛角尖,傻氣可以變成純真可以變成知足常樂,衝動可以變成勇敢變成敢於創新,保守可以變成謹慎變成沉著踏實......要懂得去翻轉不同的價值,去看見事物的一體兩面,放寬心胸不執著,這是編劇要學習的重要功課。





Share:

認真鬧笑話(一)──反差

  
 



我們可以發現,十部熱門的影片中,八部中帶有好笑的元素。



現代社會過於苦悶,人們開始選擇遠離太過沉重的東西,希望在下班之後接觸到的,是能夠放鬆心情、抒解壓力的作品。



那我們到底要怎麼做出好笑的笑點呢?第一個方式,便是利用反差。



大胖子配小體重計、高個兒配矮個兒、小孩做大人的舉動、大人做小孩的舉動......都是利用反差產生的笑料。

小孩大人樣  



周星馳的電影中,也很常用這個技巧,比如《功夫》中的健壯小孩。

324234  

反差可以是A和B兩個人間的(一瘦一胖、一個Man一個娘),也可以是角色本身的身份與行為(小孩唱大戲、老人家玩Cosplay),也可以是角色與場景間的(乞丐在高檔餐廳吃飯、愛斯基摩人在沙漠中)。



反差通常是一種視覺效果,要在直覺上一眼看到就明白反差在哪,效果才會顯現。基本上,反差越大效果越好。



但這個技巧有些注意事項要留意,首先是小心「宗教、道德上的反差」,很容易誤踩地雷,引起反感與攻擊(比如讓回教徒賣豬肉、讓小嬰兒抽煙或做出性暗示的行為等)。



另一點是留意反差中的「危險性」,比如這張圖:

小孩拿斧頭  

小孩拿斧頭確實也是「小孩做大人行為」,但因為斧頭本身的殺傷性,使觀眾當下會不禁為接下來發生的事擔心,因此沖淡了可笑的感覺。



Share:

情理之內,意料之外的技巧(一)──反其道而行

 

「情理之內,意料之外」這句話可說是編劇界的千古名言,等級直逼「知足常樂」,人人都在講,人人都知道,但要怎麼做,卻常叫人一個頭兩個大。



其實,想要做到情理之內,意料之外,是有秘訣與方法可循的。其中一個方式便是「反其道而行」。



許多新人編劇往往能想到有趣的人物與情境,於是躍躍欲試的著手寫作,花了許多的時間精力完成了開場,設下了障礙,英雄要救出公主,卻遇到魔王擋路,眼看情況不妙──魔王卻輕易的被打敗了,英雄救出公主,世界恢復了和平,The End。故事才剛要起飛,就已經降落。



想要故事精彩,我們應該反其道而行。魔王擋路,原本應該是場大戰,但英雄卻不堪一擊。有伙伴出手相助,原本應該同心協力,沒想到下一場伙伴卻變成敵人。英雄遇上了魔王手下的菁英,一場殊死戰,原本應該拼個你死我活,誰知半路殺出了程殺金,魔王手下的第二把交椅一直看菁英不順眼,見機暗算菁英,反倒讓菁英陣前倒戈,幫助英雄......



原本.....但......原本......沒想到.......原本.....誰知......故事越「應該」怎麼回事,我們就「偏不」這麼做,如此才有「意外」。做為編劇,要懂得節外生枝,要懂得不安份,懂得角色本來想要A,最後卻得到B,甚至變成想要B。甲和乙吵架,下一場乙受到欺負,甲挺身而出,原本甲乙應該重修舊好,偏偏就在此時甲又說錯話,乙憤而離去。



反其道而行。



新手編劇習慣順著情理想,所以事事落得情理之內意料之內。如果我們懂得反過來,先試著思考意外,再回頭給角色增添理由,故事就會有意想不到的發展。但光是反其道而行,只有一半。因為這樣只做到了「意料之外」,缺少了「情理之內」。



什麼叫情理?情理指的便是人性與邏輯。有些編劇學到了「意外」,就怪招百出,明明是同一個角色,一下子因為害羞文靜錯失機會,一下子又外向暴燥惹怒對方,前一場才因為顧家與老闆發生衝突,下一場又棄家庭於不顧和兄弟花天酒地......這樣的戲,眼看著精彩歸精彩,但如果到最後無法清楚解釋角色到底發生了什麼事,只會惹怒觀眾,覺得編劇耍人。



更糟糕的是,為了合理,在變化多端的情節後,角色要不是做了一場怪夢,就是原來是精神分裂的病患。這招或許十幾年前還能用,觀眾越來越精,小農奉勸大家現在還是少用為妙。



所以記得,我們反其道而行,不斷與角色唱反調,但角色的行為與性格必須要統一,符合人性。角色可以有變化,但勢必要有一個可以說服人的理由,才能成立。比如一個清廉的警察,為了籌出醫治妻子的醫藥費,不得不收賄;結果妻子知道後,卻深感不安,害怕自己的丈夫會因為她一錯再錯,竟選擇離開他......我們反其道而行,讓清廉的人收賄,又讓本該感動的妻子選擇離開,這個情節中人物的變化和選擇都有明確的理由(都是因為愛啊~),既有意外,又兼具合理。



為什麼人們總是說編劇需要懂得人性?因為在意外發生後,編劇總必須自圓其說。



試試看,先告訴觀眾太陽打西邊出來,再想個好理由解釋它。學會這個技巧,你也可以寫出精彩的故事。



Share:

什麼是故事線?

 


故事線是什麼?相信很多人都對這條線有不同的定義。有看過小農作品賞析的人,應該也會看到,小農總會寫出作品的故事線,但小農寫的故事線總是很短──短得只有一句話。是的,當小農談到故事線時,指的便是這短短一句話。



這短短一句話為什麼這麼重要?因為故事線和故事大綱,這是我們進行提案時,常需要使用的工具。我們換算腳本拍攝成電影或電視的長度,一般的計算方式是一頁腳本拍出來大約等於一分鐘,所以當我們要向製片或業主提案時,一部短短5分鐘的微電影,也有5頁的腳本,更何況是電影或電視劇本?業主沒有那樣的耐性和美國時間一字一句看完你的大作,所以一句話的故事線和簡要的故事大綱(無論是書面的或是口頭簡報的),是比較理想的溝通工具。



這是一個關於什麼的故事?如果你沒辦法用一句話清楚的說明,那恐怕觀眾看完之後,也無法說出他們到底看了些什麼。最近剛上映的《志氣》,故事線很明確的就是「一群台灣高中女學生,挑戰拔河世界冠軍的故事」;《陣頭》是「一個沒落的陣頭,在新生代領導人帶領下,成為台灣最知名陣頭的故事」;《灰姑娘》是「一個受盡後母欺負的善良女孩,在神仙教母的幫助下,最終成為王妃的故事」。



不同的人可能會對同一個故事下了不同的故事線,全看他所重視的關鍵點在何處(比如說,《灰姑娘》的故事線可能寫成「一個受盡後母欺負的善良女孩,因為一雙玻璃鞋,成為王妃的故事」),不同的點在於你想要突顯哪個部分,讓聽完故事線的人產生興趣。但故事線最基本的要點,是寫出「變化」。戲劇需要變化,主角在故事開始時,和在結局時,產生了什麼變化?小人物最後變成英雄了,壞人最後得到了報應,女孩找到了真愛......每段故事都在訴說著一段因為冒險而產生的變化,這個變化可能是外在的(平民變貴族、青蛙變王子),也可能是內在的(小男孩瞭解到大人世界的無奈、不信真愛的女人發現真愛確實存在)。戲劇需要變化。



當我們在進行劇本分析時,我們也會利用故事線,來找出一部精彩作品的本質。先找到故事線,可以幫助我們定位一部戲,去解析編劇每個段落安排的用意,這些段落是否產生了意義,或其實是可以刪去的部分。對於想要學習編劇的人而言,寫故事線也是一個很好的練習,幫助你可以很快的掌握腳本的重點,而不會被五彩繽紛的情節給牽著鼻子走。



你有喜歡的電影作品嗎?試著寫出它的故事線吧。你有正在創作的故事嗎?試著寫出它的故事線吧。當你用一句話寫出你的故事時,你會發現你找到了一個清楚的座標,使你不會在茫茫的創作之海中迷失。



Share:

微電影《一或一起》作品賞析



這部微電影是花旗銀行信用卡的行銷微電影,是很成功的置入性行銷作品,既成功的將產品置入,又不會多到讓人產生反感。電影作品本身很專注的鋪陳核心主題「一或一起」,每個場景都在為一個人生活這件事進行抒情與辯證。我們今天便來解析一下這部微電影作品的腳本寫作技巧。



首先,我們先找到作品的故事線:「喜歡一個人的女主角,與討厭一個人的男主角,在一段『買一送一』的關係中發展他們的感情。」因為電影最後是開放式的結局,所以故事線的重點小農認為是「感情發展」。



而這部微電影作品的主要衝突,便是「一或一起」,一個人想保持單身,一個人卻想脫離單身。像這樣個人價值衝突的故事,大多需要一個關係或封閉空間來逼使兩人的價值相互撞擊,要嘛是家人情人,要嘛可能是工作團隊或同班同學,這部作品的編劇找了一個很巧妙的關係,叫「買一送一」,說穿了,就是「曖昧」。



確認故事線和主要衝突後,我們便來看看編劇是怎麼來說這個故事的。

倒敘開場  

首先,腳本是從一個倒敘的場景開場的,畫面角落輕輕帶過一個男人的背景,這個場面暗示了一個悲劇,雖然觀眾還不知道前因後果,但這個畫面配上女主角的台詞,要嘛女主角正在拒絕這男人的追求,要嘛女主角在向這男人吐露心事,想拒絕另一個男人的心意。



像這樣的倒敘手法,會將整部作品中最精彩、最緊張、或是最關鍵的時刻移到最開頭,先吊觀眾一個胃口,觀眾在看戲的過程中就會有一個期待,像是:「男女主角好像要在一起了......但開頭女主角好像拒絕他了.......天啊男主角好可憐,不要啦,不會真的拒絕啦......」當觀眾產生「不會真的這樣吧」的心理時,就會更願意將戲看到最後。



但這個技巧當然不是萬靈丹,觀眾並不見得記性這麼好,或是觀眾會對沒頭沒腦的段落感到莫名其妙而失去耐性,所以使用這個手法時應該要有「有最好,沒有也沒關係」的心理準備,而且移到最前面的片段不可過長,而且切忌洩露最後的謎底。最重要的是,能用這種技巧的作品,最後一定要有個翻轉,否則觀眾會生氣:「為什麼要先告訴我結局!?」



好,回到影片。倒敘場景完,上字幕,正片開始。第一個階段,角色亮相。編劇是怎麼安排一個「單身主義」女主角登場的?

光棍節  

單身節(光棍節)。女主角Kay一登場,正和朋友慶祝著單身萬歲,旁白進:「這是我和朋友慶祝的不知道第幾個單身節,而且我不介意慶祝下去。」人物的行為決定了她的性格,編劇找了一個特別的時間點來讓Kay慶祝,一個拍子便讓Kay的單身主義表露無疑。這樣的開場,絕對比「我叫Kay,我是個單身主義者。我喜歡一個人,覺得交男朋友麻煩死了。」這樣的開頭漂亮而且有說服力多了。



電影就是視覺化的媒介,所以不要依賴你的文字,而要視覺化的展現出人物的行為。讓人物展現行為的方式有很多,行為就是反應。對特殊時間、地點的反應,對事件、人物的反應,慶祝單身節和在單身節抱著枕頭流淚的人性格必然不同;對可憐的老爺爺視若無睹的人和會上前關心扶他過馬路的人性格必然不同;喜歡到小吃店吃飯的人和一進小吃店就嫌髒嫌臭嫌不夠高檔的人性格也不同。



反應造成行為,行為決定性格。



而編劇並沒有馬上停下來,他安排了更多的佐證。

情侶吵架  

編劇開始呈現兩個人生活的麻煩,他安排了一對吵架的情侶,讓Kay帶著自在得意的笑容從他們身邊走過,做為對比。旁白同時講著一個人的好處,而這些好處都剛好是兩個人的缺點。



這裡有個對白寫作的小細節,不是寫「我喜歡一個人生活,兩個人要等來等去,還要培養不想培養的興趣」,而是「我喜歡一個人生活,一個人不必等來等去,一個人不用培養不想培養的興趣」。差別在哪?差別在於文字的堆積與節奏。前者讀起來繞來繞去,後者利用「一個人」聲音的重覆,產生了一種推進的節拍,而且句子漸漸變長,最長的句子落在最後。你可以試試看把這三個句子改變一下順序,就會發現差別。



語言就是聲音,就是音樂,需要韻律與節奏。



好,經過以上的段落後,Kay的形象已經塑造完成了,接下去是什麼?衝突。戲需要衝突,需要障礙。所以接下來編劇安排了一個人生活的危機。因為在這個故事中,Kay並不需要價值的轉換,所以這個危機必須是個小事,讓人意識到一個人的生活並不那麼完美,但又不致於消滅一個人的好處(比如說一個人獨居時,半夜有歹徒闖入,那一個人就成了問題了),否則Kay可能就要轉性了。



會隨時間過去而自然解決的,都是小事。所以這裡安排了一個藥布事件,脖子閃到這種事就算不貼藥布,時間過去也自然會好,就像運動後肌肉痠痛,很想有個情人幫忙按摩,但痠個兩天就沒事了,這個念頭自然就消失了。為了平衡前面Kay的單身主義,你會發現貼藥布這件事花了不少時間(比慶祝單身節還久!),還深入了使用說明的細節。這樣安排,才能突顯出一個人貼藥布的麻煩,同時也讓觀眾意識到,哈,一個人其實還是有麻煩的。



Kay的亮相完畢,接下來,輪到Jay了。



一個習慣兩個人的男人,從分手開始述說他的故事。(前面對牆壁拍照買東西,是7net的置入性行銷,影片最後的工商服務時間有介紹到和花旗卡有關。利用營造男主角孤單氛圍的過場進行置入,是一個很輕淡的置入方式)



同樣的,編劇為了營造分手的落寞感,尋找了一些事件包裝Jay的孤單。

坐在情侶旁  

注意到了嗎?Jay身邊是一對情侶。接著插入他與女朋友分手的那個瞬間,他呆滯的模樣。他去夜巿玩遊戲,身邊也是一對對的情侶。如果你有親身的經驗,你會知道,一個人是不太會去夜巿玩遊戲的,因為感覺很孤單。更要命的是,還好死不死打中了大獎。沒有女朋友,一隻大熊玩偶對一個大男生來說,實在是份諷刺的禮物,丟也不是,留也不是。



這是編劇留的一筆妙著,到這裡Kay和Jay的亮相都完成了,一個甘於孤單的女生,和一個不甘寂寞的男生。接下來,故事要發生了,兩個價值觀不同的人,將要被綁在一起,進入主要衝突了。



看電影,刷卡買一送一,明顯是個對單身貴族毫無誘惑力的優惠。編劇在這個產品置入點發揮了巧思,運用反向思考的方式,把信用卡產品買一送一的優惠,轉變成一種哭笑不得的困擾,一個人看電影卻拿到兩張電影票。但也正因為這一點,緣份啟動了,Kay隨手將多出來的電影票,送給了一旁的Jay。



這個情節,如果不是編劇針對產品的特性去進行發揮,是無法構成的。這部微電影作品最成功的地方,便是巧妙的置入技巧,這值得小農將來另做文章討論,在此先暫時按下不表。



這裡兩人的關係發展進入了一個關鍵點。什麼意思?一個巴掌拍不響,對Jay而言,Kay或許是個特別的女生(又漂亮又突然送自己電影票),但對Kay而言,Jay不過是個碰巧經過的路人,如果沒有一個場景,使Kay也對Jay留下印象,那兩個人就無法發展進一步的關係了。



於是,編劇讓Kay開口了:「這是你的熊嗎?」(這裡其實仔細想想,Jay根本不該把熊放在別人的座位上,但這正是編劇的巧思,讓兩人有了一個對話的窗口)

Jay:「不好意思。謝謝妳的電影票。」

Kay:「不客氣,反正是免費的。」

Jay:「那我這隻熊送妳。這也算是免費的。」



發現了嗎?在這個段落,熊成了一個重要的道具,不但做為一個對話的窗口,還成了一份回禮。我們可以假想編劇大人料事如神,匠心巧具。但小農知道,我們都是凡人,這種未卜先知的能力我們可能做不來,幸好,在演出之前,劇本都是可以回頭修的。所以正常的編劇工作流程常是這樣的:



我們先列出粗略的大綱,思考場景中的需求:

1. Jay的亮相場,我需要一個表達他落寞的事件。

2. Kay與Jay的邂逅場,Kay將多的票送給Jay。

3. 電影院內,兩人並肩而坐,一個兩人對話的契機,並且讓Jay可以對Kay的贈票做出感謝,最好有個禮尚往來。



然後我們開始思考,如何讓Jay能夠禮尚往來?Kay是個單身主義者,一定不會答應陌生男子的追求。所以不可能讓Jay約Kay再看一次電影,下回再買一送一還她,因為Kay應該要拒絕(當然編劇可以很專制的讓Kay答應,但那是沒有辦法的辦法,因為這會破壞角色的性格設定)。所以如果想回禮,應該是另一份免費的禮物。Jay要如何拿到一個免費的禮物?



我們開始往回找前面可用的場景,發現可以利用1.的落寞事件,讓Jay拿到一份禮物。這時大概可以想到抽獎、夾娃娃、玩遊戲等等方式,這幾種方式都可以寫出符合Jay的落寞的場景,編劇的工作就是從中選擇出一個比較好的。一個人夾娃娃的形象有點宅,抽獎除非是當場抽,否則很難有畫面(總不好讓他接電話通知他中獎了吧?),會選手槍射擊的夜巿遊戲,除了上述夜巿玩遊戲的落寞因素外,修杰楷在痞子英雄中拿槍的表現實在很帥,所以編劇才會做這個選擇吧?(以上為小農私心揣測)



請不要覺得小農囉唆,這裡展現的,是一個編劇工作者常會發生的思路運轉流程,小農在這裡只是將它具體的寫出來,好讓大家可以明瞭編劇的思考模式。很多劇情的安排常常是受到以下因素的影響:



1. 情節的需要。

2. 人性與角色性格的考量。

3. 因為後方情節需求,所以回頭推出前面該有的安排。

4. 演員卡司。

5. 畫面呈現效果。

6. 這個最無奈,經費考量.....



所以編劇是很精密的一門工作,需要的絕對不僅僅是天馬行空的想像力而已,其實最重要的功夫,是對戲劇效果、人性和對生活的體驗與掌握。



話題再回到微電影作品身上,完成了禮尚往來後,兩個人之間算是對彼此有點留意了,但似乎也只到了「點頭之交」,距離「下次再約」似乎還差了一點好感。所以編劇再安排了一個橋段,拉近兩人的關係:

兩人世界  

眼尖的你,有注意到嗎?兩人在觀賞電影時的誇張反應,引來了左右兩邊觀眾的眼光,好像在說:「這兩個人是怎樣?」這個小小的細節,給了兩個人一種「氣味相投」的感覺。如果沒有這個段落,後面Jay分享爆米花的動作,就會顯得有點突兀。這也是一個因為後面情節需求,往前預設安排的例子。分享爆米花是兩人關係拉近的一個動作表示(編劇小秘訣:分享食物是一種很親密的舉動喔!下回你可以留心一下,會與你分享食物的,是不是都是比較親近的家人或朋友?),利用這個動作就可以達到從「點頭之交」跨入「下次再約」的關係。但如果冒然使用這個動作會顯得太突然,所以才又在前面加了一個氣味相投,相處融洽的段落,好讓整個關係的發展變得順暢。



買一送一的關係順利建立後,接下來便是關係的發展,誠品與咖啡廳裡的對談,細心的觀眾就會發現這兩場雖然是一來一往的對話,但誠品場是Jay在說自己的事,而咖啡廳場,則是Kay在說自己的事。談論彼此的價值與過往以及講無聊的笑話,是從「下次再約」的關係,邁向「朋友」甚至「友達以上」的過程。編劇透過這兩場對話,扣緊「一個人」的主題,推進兩人的關係。



這裡我們討論幾個對白寫作的技巧:引信、形式、變奏、潛台詞。



引信是發動話題的關鍵,就像電影院場佔位置的熊,誠品場的引信是書。兩個人之間通常不會無緣無故的對話,常常都是因為某件事、某個東西,引起他們想交談的慾望。身為編劇,要懂得利用場景中的元素來使角色的對話得以發動。比如像誠品場,我們預定的目標是要讓Jay說出他與女友分手的原因,但無論是讓Jay自己講或讓Kay套問,都會顯得很奇怪,所以利用「為什麼買這麼多一個人的書」來做為引信,再由「想練習一個人」,一路接到分手原因的說明,使這個話題自然的完成。



形式指的則是對白的包裝。Jay講女朋友的事,女朋友可以說自己變得好小好小,Jay變得好大好大,所以他們分手了。這是許多男女分手的原因,編劇在此展現了對人性的洞察,同時他做了一個形式的包裝,不說好小好小好大好大,而說0.01和0.99,把一個概念變成一個具體的數字,一來更明確的表達小與大的概念,二來也為即使少了0.01,依然不習慣做了準備。小數點的數字,便是一種形式,一種譬喻,一種包裝。同樣的模式,你也可以說女朋友覺得自己顏色變得好淡好淡,兩人的關係最後只剩下Jay的顏色,但不管顏色再淡,少了就是有些不習慣。



有人一定要問了:譬喻就譬喻,什麼形不形式的?



如果這個手法只獨立出現,它確實只是一種譬喻。但如果在不同的段落都用類似的譬喻來包裝,它就成了一種形式。發現了嗎?在咖啡廳場中,Kay談自己的過去,運用了數字這個形式,3個月算0.3,4個月又2天算0.42,最後四捨五入都變成零。後面138和無限,也是利用數字的形式。數字的譬喻變成了一個系列,編劇利用這一連串的相似譬喻,使整段的對話風格表現出了一種一貫性,使觀眾不會感覺話題和話題之間好像東一塊西一塊,這裡講顏色,那裡講數字,回過頭又講圖形。



所以我們可以說,編劇選擇了一種對話的形式,使對話呈現出整體性。不做形式,甚至不做譬喻,能不能寫對話?當然還是可以。但就結果來說,沒有這些美學技巧的對話,就不夠美、不夠精巧,不夠讓人印象深刻耳目一新。一個好的戲劇作品,有人物有故事有對白,你若失守一塊,好一點是瑕不掩瑜,壞一點可就成敗筆了。



第三點,我們談變奏。對白如果只是一路對白,就會顯得無趣。所以對白之中最好可以穿插一些動作變化,使畫面和節奏產生改變。誠品場的變奏主要是靠回憶的插入,咖啡廳場則利用吸管道具,讓演員有事可做。如果少了這些東西,演員就只能呆站呆坐著,兩三句對話還好,像這樣對白很長的段落,如果不安排一些表演的段落,畫面就會顯得死板板的,演員也會顯得一成不變,變得很乾。雖然畫面的變化這件事導演和演員都需要負責,但編劇先行的安排也是相當重要的。



最後,潛台詞。學過表演的人相信對這個名詞並不陌生,但這個名詞對編劇而言卻是相當的苦惱。什麼是潛台詞?其實簡單的說,潛台詞就是角色的動機。你不見得需要逐字逐句的為角色寫出一段內心的OS,重要的是,你要明白角色現在在說什麼。最明顯的例子,你覺得Jay苦口婆心,追問Kay真的總是一個人嗎?難道不覺得1這個數字很弱嗎?他是真的關心Kay的價值觀嗎?我想不是吧。



大家內心有數──我們都覺得,Jay對Kay有意思。表面上他是在和Kay討論一個人的話題,但其實他是在試圖說服Kay,兩個人也不錯啊。而Kay真的是在熱心解釋她的一個人哲學嗎?小農覺得,這樣想也未免太天真了。Kay的四捨五入、1也可以是無限云云,其實也在悄悄暗示Jay,我想要的只是買一送一的關係,你別打我的主意。



好,過了這關,該談的技巧都差不多了,小農接下來要加速囉!



真心話  

咖啡廳場的最後,Kay說了關於耳環的事。從後面的回憶情節來看,Kay這裡談的雖然是耳環,但其實她心中想的,是那段傷心的往事。這裡的耳環故事,是後面高潮的伏筆。



下一景,Kay在家中發現了那隻遺失的耳環,勾起了她的回憶。我們從回憶與現實的對比中,可以知道,Kay並不是一個天生的單身主義者,她的單身主義,其實源自於一段傷心的過往。



再下一景,不知道Kay話中有話的Jay,因為耳環的故事,在Kay生日的那天,送給她一對耳環,並且委婉的示愛。結果,遭到Kay無情的拒絕。



這三個段落,便是我們在起承轉合是什麼? 中談到的「轉」的階段。我們從角色亮相的「起」,一路走過兩人關係發展的「承」,現在要進入轉折了。我們可以發現,在起承轉合的每一個階段中,其實都還有起承轉合的安排。



「轉」是「承」與「合」之間的連結,通常我們會先決定了「合」,再回頭思考「轉」,這樣我們會比較有方向。整部作品最後留下了一個有點曖昧的開放式結局,兩人回到相遇的起點,再度重逢。所以我們知道,「轉」的任務,是要讓兩人分離(沒有分離,何來重逢?)。



所以先從耳環故事開始,為Kay的拒絕留下伏筆,接著用一個引信(找到遺失的耳環)來帶出Kay的過往,然後進入Jay的告白。因為前面的準備,所以我們知道Kay的拒絕,Kay的熱愛單身,其實都只是對於舊日傷痛的逃避,心思較細的觀眾還會發現,Kay與前男友的那個回憶場景,和Jay送出耳環的場景,非常相像。觸景傷情,Kay表面上是以習慣一個人來拒絕,其實潛台詞裡,想說的應該是「害怕再次受傷」吧?



如果我們在咖啡廳場後沒有安排耳環的故事,直接就接告白場,雖然Kay的拒絕是意料之中(對熟悉的觀眾來說,這種時候就是會拒絕啊~),但就是少了一點情感的張力。透過耳環事件的安排,Kay的拒絕便多了一層內心戲,整個演出就變得更有韻味了。



而在內容的安排上,編劇也安插了關於肩上貼布的小幽默。敏感的觀眾應該注意到了吧?小幽默其實對於戲劇是很重要的。整部作品雖然走的是唯美浪漫的路線,但過程中仍然有許多輕鬆的片段,少了這些片段,浪漫會顯得沉悶,缺少調劑。越是長的段落,越是要講道理的部分,越是情感濃重的地方,越需要靠一些小幽小默來點綴。而這些小幽默的素材,理想上,也最好透過劇情自然有的元素來表現(以吸管帶出三八的笑話、聊禮物談到貼藥布的機器),這樣會顯得更自然不突兀。



最後,買一送一的關係結束了。「合」的重逢,同樣也安排了起承轉合。先從Jay的發出訊息(起,帶出Jay想追回Kay的需求),到Kay的沒有回應(承,對Jay需求提供障礙),接著Jay去看電影(轉,提供解決的契機),巧遇Kay(合,衝突解決)。



巧遇場景的對白,也設計的很別緻。還記得他們之前是怎麼開始的嗎?一樣的電影院,一樣的Kay走向Jay,發展出了一段買一送一的關係。而現在呢?同樣的情景,Kay坐下,問了一句:「這次不是買一送一了?」一語雙關,表面上是問電影票,其實也暗示著,這一次,我們的關係,不會再是買一送一了吧?



相信大家看完小農的解析後,應該瞭解到,一部成功的作品,一個精彩的腳本,裡面包含了多少技法和用心。透過精密的拆解,我們不只瞭解到許多編劇上的技巧,更應該瞭解到,在短短不到10分鐘的作品裡,編劇默默做了多少舉重若輕的工作,這些都是需要相當的經驗、功力與無數不眠的夜半苦思才能成就的。



台灣業界普遍無法理解編劇經營的都是魔鬼的細節,還以為寫個愛情故事可以很簡單很隨便(確實,你可以找個常看言情小說的高中生寫出情節類似的故事,但其中真正動人的細節必然全數流失,相似的故事,全然不同的效果),所以常常忽略編劇在作品製作中的重要性。希望這篇作品能夠做為一個敲門磚,敲醒許多以為只要卡司夠強就會吸引人的業主或製片。





Share:

影響微電影分享力的六大因素(三)──置入程度



大家愛看微電影,但不喜歡看廣告。微電影與行銷的結合是一種趨勢,但如果你只是急著想將商品曝光,而完全忽略了觀眾的感受,便會犧牲你作品的分享力。



置入程度,指的便是你將商品訊息擺放在作品中的位置,這次讓大家看的米其林影片《特務M行不行》,便是一個置入程度極大的作品,不只開頭大大的宣告這是米其林輪胎的實驗,在劇情當中也是一而再、再而三的點出輪胎的妙用,但看完後,你怎麼看待這隻影片?你會覺得它是一部好看的微電影嗎?還是覺得只是部赤裸裸的廣告?這樣的影片,你會有意願分享嗎?恐怕不會吧。



你的公司想利用微電影做行銷嗎?千萬弄清楚微電影的功能,並不是幫助你賣產品的。微電影真正的強項是在於建立公司的品牌形象,就像之前在同感程度提過的父子影片,在影片過程中幾乎沒有商品的出現,直到最後將「保險」和「把愛留給最愛」結合在一起,建立出了「重視感情,為愛付出」的形象,而不是單純主打保險本身的防止意外功能。



置入程度越大,分享力越低。一部沒有人看、沒有人分享的影片,廣告效益就是零。那你何不選擇將置入程度放低一點,可能賣產品的效力只有5%,但點閱人數卻有幾十萬,甚至引發話題吸引主流媒體播報,是不是更划算呢?



Share:

影響微電影分享力的六大因素(二)──按讚程度

除了利用同感程度來增加分享力之後,小農今天要介紹第二個提升你分享力的因素──按讚程度。







這是一部很KUSO的惡搞影片,搭著那些年的熱潮和青春的惡趣味,在YOUTUBE的點閱率高達100萬。我們如果去看看每年YOUTUBE上的熱門影片,前幾名大多具有相似的特徵,要嘛超好笑,要嘛超有話題(做了超乎想像的事),要嘛就是超感人。那些放到FB上會被人按讚的作品(無論是文字、影片或圖片),往往也會讓人樂於分享。



很多人拍微電影,無論是礙於形象或是對藝術的想像,常常會一股腦的投身進唯美的風格裡,不把作品拍得像音樂MV,好像就不叫電影。但事實上,有趣、好笑的東西往往才是人們分享的大宗,如果你願意拍一部加了幽默元素的微電影,等於為你的作品增加亮點。《海角七號》的狂熱並不只是因為音樂好聽又熱血,裡面好笑的茂伯是很大的關鍵,《陣頭》的成功也有相似的元素。



當你在構思你的腳本時,是否想過,你的作品有哪個段落是會令人按讚的?超特別的告白方式、大快人心的給惡人教訓、做了大家都想做但不敢做的事......為你的作品安排一個亮點,觀眾便會為了與朋友分享這個亮點而分享你的作品。



不過也別忘了小心你的目標族群,像這部影片因為人物行為較為幼稚,會吸引比較年輕的族群(可能高中以下),社會人士的接受度可能就差了一點。如果你的客群是中年人,那這部片恐怕沒什麼人會按讚,光看標題就點X關閉了。



Share:

《我的失智父親,最卑微的願望》微電影作品賞析




小農昨天介紹分享力的第一個因素「同感程度」,文中用了一部感人的親情影片《我的失智父親,最卑微的願望》,我們今天就研究一下它的故事腳本,看看它是如何引爆我們淚腺的。



整個故事的推動,是利用主角的旁白在帶動的。這是微電影作品很常用的手法,可以很快的向觀眾說明人物的背景、發生了什麼事,並且利用旁白和畫面之間的交互作用說出比單純上演更多的東西。這個技法雖然方便,但因為如果總是靠旁白,觀眾很快就會失去耐性,所以像這部微電影6分鐘的篇幅,差不多到極限了,如果你的作品超過這個長度,最好可以多加一些演出的部分,不要光靠旁白苦撐。



從開始到0:26,音樂、場景、旁白,建立了一個平緩的節奏,適合一個娓娓道來的故事。主角開始介紹他父親的身份背景。



0:26,「父親就像傳統父親那樣,帶著嚴肅與沉默」,一句話,為父親的性格做了一個總結,並且開始談論主角父親做為「父親」的角色。注意到了嗎?前面是在介紹父親的工作、教育程度、生活環境,是針對父親的「個人」。等我們對父親有了一個基本輪廓之後,再開始談論他與父親的「關係」。這是一種編劇敘事上的漸進與節奏,是個細節,但值得初學者留意。



從0:26到1:37,開始展現父親對他的愛與方式。這個地方處理得很巧妙,有許多巧思在裡面。首先是父親的設計,編劇並不讓他筆下的父親扮演一個嚴父,事實上,這個父親更像一個慈母,作菜、罵小孩髒、幫忙洗澡......這些其實是傳統印象中母親的形象,放在這裡,一來把父代母職的單親家庭背景點出,二來也為父親「默默的愛」做了一個很好的詮釋。「行為、畫面比語言能說出更多的事」,做為一個編劇,一定要把這件事放在心裡。而且記得留意「聚焦」,利用畫面就說完了的事,就不需要讓旁白再把話題叉開去談母親的缺席,專心敘述父親就可以了。



再來,這個段落還利用一個事件去表達父親對兒子的愛,就是父親唯一一次打他。「唯一」、「第一次」、「最後一次」,永遠是人生中的重要時刻,在這些重要時刻上發生的事,效果都會放大。編劇是怎麼講這件事的呢?他安排了一個完整的起承轉合。



起:從父親看到兒子沒有鉛筆盒,是用橡皮筋綁筆開始,短短兩秒的畫面,埋了一個伏筆。接下來先接到弄髒洗澡戲,這是一種安排,先談「責罵比關愛容易許多」做為鋪陳,再切到「父親從沒打過我,除了那一次」,才帶進主戲。會有這樣的安排是因為「發現橡皮筋綁筆」這件事的感情屬於「知道兒子是因為家裡窮才沒鉛筆盒,有點心酸不是滋味」,無法替「責罵」做鋪陳。做為編劇和導演,對於這種情感上的流暢度一定要特別留心。



承:兒子偷鉛筆袋被抓到,父親面子拉不下打了他。承是衝突的主事件,「父親唯一一次打了他」。



轉:一般在這種時刻,父子之間的關係勢必降到冰點,所以這點有個轉折,修復父子的關係:父親幫兒子削鉛筆,並且放進兒子偷的那個鉛筆袋裡。當然,這個鉛筆袋不用說也知道是父親後來買下的,鉛筆袋的出現,結合之前「起」埋下的伏筆,可以清楚看出父親其實知道兒子為什麼會去偷東西,因為他實在太想要一個鉛筆袋了,而父親也懂。



合:父親將鉛筆袋放在兒子枕邊,兒子帶著淚眼與微笑,向鉛筆袋伸手。這個動作也說明了父子關係的修復,以及旁白提到的「我知道父親是愛我的」。細心的人可能會發現,就算旁白不說,我們光從這一連串的畫面安排,其實就可以明白發生了什麼事了,這就是關鍵。畫面本身會說故事,而且必須說故事。做為編劇,並不只是文情並茂洋洋灑灑的把旁白寫出來而已,還必須找到可以「視覺化」的畫面與事件,才能把情感實實在在的「演」出來。



父子之間的感情建立完成了,接下來,是一個過場。濃密情感之後,通常會有一點緩和的段落,一來為下一個事件鋪路,二來作品本身也才會有濃淡的區別。高山是因為有平地才顯得高,如果全世界的高度都像喜馬拉雅山那麼高,那喜馬拉雅山就只是平地一塊了。在這個過場中,先從父親四處找工作機會談起,再切入父親想買房子的願望,到最後成功買了房子。中間除了辛苦,還安排了一點輕鬆的段落(父子一起去剪頭髮,動作都一樣),功能便是上述提到的節奏調節,同時也做一個時間的跨度。如果直接四處找工作,買房子,買到了,就會有一種很快就買到房子的感覺,就沒有「終於」的感覺了。



2:23,時間過得很快,轉眼父親58歲了,故事主要衝突出現,父親失智了。兒子夾在事業與照顧父親之間,分身乏術。同樣的,編劇找了許多的事件來說明,迷路、失禁、工作到一半被call走、認不得人、在路上失神差點被撞死。這是一連串的上升動作,從必須照顧,到分身乏術,再到父親不認得他,最後差點發生意外,一個比一個強烈,推動著「超出兒子照顧範圍」這件事。在這裡有一個小小的細節,就是這些事件的選擇。千萬不要忘記這對父子是感情相當深厚的,「兒子為什麼把父親送進療養院」這件事,會說明兒子對父親的感情。如果僅僅只是因為迷路就送進去,擺明兒子對父親一點感情都沒有,如果只是因為事業父親兩頭忙就送進去,那這兒子和父親感情一般般。一路堅持到「父親差點喪命」才送走,不是出於自私(當然有一部分還是為了自己),而是出於「認為對父親好」才送走,才顯出兒子其實是孝順的。行為會決定人物,千萬要記得。



3:42,開始進入最高潮,兒子被父親叫到療養院,意外發現看護人員待父親如同對待畜生,甚至說出「你就是因為這樣兒子才會不要你」。兒子痛罵了看護人員一頓,將她趕走。送走父親的罪惡感在他心中發酵,最後,他發現了父親的信。泛黃的照片、沒讀什麼書吃力寫出的樸拙又深情的內容、一輩子積蓄為兒子買下的保單......父親對兒子無怨無悔的付出,就連被送走了依然為兒子著想的心思,如波濤般湧現的回憶,看到這裡,應該大家的淚腺都開始失守了吧?



最後,兒子在療養院為父親洗澡,對應小時候父親為兒子洗澡的畫面,兒子終於抱著父親放聲大哭,大聲對父親說著對不起。



「把愛留給最愛」,主旨字幕,The End。後面則是廣告文字。



感動過後,我們回過頭來,再深入這部作品檢視,寫出這部作品的故事線,這是一個重要的練習,讓我們檢視發生了什麼事。這部作品的故事線是:「一個兒子因為分身乏術,將失智的父親送進療養院,最後發現自己虧待了父親」的故事。



之前介紹過的起承轉合來看,這部微電影是交待父子感情為起,父親失智被送進療養院為承,兒子發現父親遭到不合理待遇和父親的信為轉,兒子向父親認錯為合。發現了嗎?在這部片中,起的部分佔了將近一半的份量,為什麼要花這麼長的篇幅來處理?因為這部片的主要衝突,在於兒子將深愛的父親送進療養院,如果父子感情一開始就不好,這部片就沒戲了。「父子間的深厚感情」正是這部戲最重要的部分。所以編劇花了很多的心力去經營「起」,介紹父親,建立父子的情感與回憶。一切準備就緒後,才進入「時間過得很快......」,帶出重要的衝突點。如果沒有前面的安排,最後發現父親的信時,就沒有豐富的回憶與情感來催動觀眾的熱淚了。



這是這部微電影的關鍵,每個故事都有自己的特性和最重要需要經營的部分,身為一個編劇,要敏感的發現這件事,才有辦法在正確的地方著墨,並且為了重要的時刻做好準備。編劇做了哪些準備?首先是那張泛黃照片,光有信力道不夠,所謂觸景傷情,有畫面是最好的。如果你仔細想想,其實在遭父親毒打的那一夜後,就可以接到長大了,為什麼還要安排一段「買自己的家」的段落呢?編劇不說,我們也不會覺得那個家不是他們自己的呀,父親的辛苦工作,開始也已經交待過了。一切的原因,就在那張泛黃照片。成家段落的功能,在於建立一個「可供回憶的美好記憶」,一個會留下紀念(相片)的瞬間,有了這個紀念品,後面才有爆發力。



編劇做的第二個準備,就是父親幫兒子洗澡的回憶,用來對應最後兒子幫父親洗澡的畫面。「前後呼應」,一直都是編劇技巧中一個很重要的技法,透過一種今昔對比,很能夠觸動觀眾的心弦。一部成功的作品,來自於成功的設計,透過小農這番剖析,是否讓你對於這部作品的成功之處有了更深一層的瞭解呢?







Sh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