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理之內,意料之外的技巧(二)──拼貼

 


之前我們提到過反其道而行(詳見:情理之內,意料之外的技巧(一)──反其道而行 ),要塑造情理之內,意料之外還有第二個技巧:拼貼。



做廣告的創意人,一定接受過這樣的訓練:試著尋找兩件毫不相關的事物之間的關聯性,好比說蒼蠅與老師、天鵝與Iphone等等。這個訓練幫助我們去進行自由的聯想,並且更用心的去觀察事物的形態、特性與本質。



今天我們在尋找腳本的創意時,也可以善用這樣的技巧。比如說最近上映的電影《疆屍哪有這麼帥》,便是一部結合疆屍片與愛情喜劇兩大類型的作品。說到疆屍,大家通常都會聯想到惡靈古堡或疆屍恐怖片,但疆屍為什麼不能談場戀愛呢?有沒有可能,疆屍能夠當偵探?或是讓疆屍成為像蜘蛛人或鋼鐵人那樣的超能英雄?




當你在寫一個約會場景時,是不是一定要在遊樂園或餐廳呢?有沒有可能,約會地點是在工廠裡、電線桿上或是醫院裡?



示愛的東西,一定要是玫瑰花嗎?有沒有可能是一個頭骨、一顆糖果或是一棵大樹?



試著打破你腦中的習慣,先用不可思議的拼貼方式,去尋找更多的可能性。



但,任何一種拼貼,都是成立的嗎?創意其實所謂的亂搞?



當然不是。意料之外,還要情理之內。情是人性,理是邏輯。當我們有了許多的胡思亂想、天馬行空之後,我們要開始去尋找理由,這些理由可能是內在的(因為角色本身性格、職業或成長背景等),也可能是外在的(因為人際關係或不可抗力)。



比如工廠裡的約會,有沒有可能是因為男方工時很長,女方來陪他(誰說約會一定是出去玩?約會不就是兩個人的相處嗎?);電線桿上會不會是因為水災?因為兩人的工作?因為某個幼稚的賭注?醫院有沒有可能女方是很重視身體健康的人,所以硬是帶男方去做健康檢查?用頭骨示愛,是因為男方信奉神秘教派嗎?這顆頭骨是他的親人或寵物或他親手刻的大學畢業作品?



你很快就能夠在直覺上發現有些東西不適合,因為它破壞了整部作品的調性、使角色性格前後不一、理由過於牽強......身為創作者,你擁有決定每個點子去留的權力,而在劇本完成之前(或更精確的說,播出之前),都是可以被不斷推翻與修正的,為了一個漂亮的設計與更理想的效果,回頭修改寫好的場景甚至人物設定都是常有的事。



關鍵只在於,這個選擇是否能讓作品變得更好?而這全然取決於你創作者的自覺。(如果你的作品是要賣的,當然也取決於巿場與製作團隊的預算與要求)



要記得,一個超棒的創意可能不適合你當下的作品,你必須忍痛割愛,或是未來為它再寫一部新作品(why not?我們永遠需要新作品)。



拼貼的技巧是提醒你思考無關事物間的關聯與可能性,因為這個不可能中的可能性,常是帶領你的作品起飛,使你作品能不同凡響的關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