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編劇心態】寫你熟悉的東西?

 

相信有不少人像小農一樣,最熟悉的事莫過於圖中這位小弟在做的事了。(誤)

如果你上過編劇課,看過編劇教科書,相信對這句話一點也不陌生:「寫你最熟悉的東西。」

我保證你誤會老師的意思了。

「寫你最熟悉的東西」絕對是新手編劇面臨到最恐怖的陷阱,原因無他,因為這句話實在太過於讓人安心,熟悉的東西,誰沒有呢?所以你放心的搬出你的壓箱寶,把你的親戚朋友同學與你的生活作息愛恨情仇化做幾萬字的文字,當你暢快的輸入THE END時,恭喜你,你完成了一次心理治療,但恐怕離一個「值得一看的劇本」很遠。

承認吧,我們都太平凡了。

你熟悉的事物,幾乎就是大家都熟悉的事物,沒有新鮮感的內容,是無法引起別人興趣的。

這是一個壞消息,也是一個好消息。因為值得慶幸的是,我們不需要有悲慘的童年、破碎的家庭與瀕死經驗,也可以當編劇。

事實上,如果你要成為一個成功且多產的編劇,你應該要學習挑戰不熟悉的領域。

你必須要學會做功課。

你可能只是高中生,可能是電子工程師,或是沒進過職場的家庭主婦,但你們一樣可以寫出法庭劇、警察劇、商戰甚至外星人羅曼史,只要你願意做功課。

做什麼功課?現在網路如此發達,google大神是最基本研究起點。法庭訴訟有哪些程序、股巿有哪些基本的名詞和術語、警察的位階怎麼分、用的槍是什麼型號......這些都是可以在網路上面查得到的資料。

但有時網路上的資料是不足的,這時你可能需要借助圖書館的力量,或是找相關背景的朋友聊聊天。

小農曾接過一個政府單位的案子,要寫一個關於十九世紀少數民族的故事,在這個案子之前,我對這個民族一竅不通;我寫的《大魔術師》是關於海地與魔術,在朋友找我合作之前,我連海地在什麼地方我都不知道。

為了寫一段關於新聞記者如何在海地大地震後,搭機飛往多明尼加再輾轉進入海地太子港的經過,我查了多明尼加的傳統節日、機場位置、交通方式、日常飲食、相關歷史以及多海兩國之間彼此的愛恨情仇,我甚至使用google map沿著記者可能的乘車路徑一路瀏覽所經城鎮的名稱與街景。

事實上,大多數的資料事後都沒有用到,但如果在過程中我不做這些功課,我根本無從得知過程中會發生哪些事,看到哪些東西。做功課的過程其實是在幫助你找到靈感與可用的素材,做這些功課的目的,是讓你能夠瞭解故事的背景、角色的樣貌及可能發生的衝突與對的事件,你才不至於寫出海地咖啡廳裡的黑人白人愛情故事。

你可能無法完完全全成為那個領域的專家,但你能夠在足夠資料的支持下,用想像力添補剩下的部分,因為人的故事終於是由人上演的,一個社會可以是母系社會或父系社會,一個國家可能窮可能富,但人的恐懼、悲傷、快樂、嫉妒、仇恨、愛,是共通的。

「寫你最熟悉的東西」的危險,就存在於你以為你很熟悉一些事情,好比你的學生生活,所以你就不需要做功課查資料了。但事實上,無論你寫的東西有多貼近你的生活,你都應該要去搜集一點資料,你會意外在你每天跑補習班的時候,可能有一群人的生活是籃球,另一群人的生活則是打工,而這些人都是你的同學。

「寫你最熟悉的東西」只是讓你可以減輕在資料搜集上的麻煩,使你能夠很快的掌握角色的用語、生活環境及價值觀。但戲劇需要衝突、需要新鮮、需要意外,這些東西在日常生活中不是很少,便是老套。

所以我們到底能不能寫「最熟悉的東西」?當然可以。只要你能夠從你的每日日常中挖掘出深刻的衝突、精彩的意外、新鮮的處理方式與豐富的情感,你一樣可以寫出好劇本。

但這其實可能是最困難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