與故事對話──google搜尋故事導演盧建彰創作分享(in中華民國微電影協會)

盧導演  

「如果說有什麼東西從古至今都能賣,大概就是故事吧。」



這是盧導的開場,或許你會覺得這句話聽起來,有點功利,有點巿儈。但如果你知道盧導的背景──在廣告界大公司十多年的經歷,擔任創意總監,負責每年幾億幾億的廣告預算──現在卻甘願離職,投身說故事的行列,你就會知道,盧導實在是個熱血到不行的人。



「我想我賺錢賺夠了。」盧導率性的說。他的開場白不是在講說故事的巿值有多高,而是想告訴我們,說故事、聽故事是一種從古至今,每個人都會有的衝動與需求。



廣告人出身的盧導,簡報能力一流,但實際上他最迷人的地方,是他大男孩般的氣質。放下麥克風,時而蹲在地上扮演說故事的原始人,時而走入人群中坐下,與你近距離對話。

坐在你身旁  

「講故事最可怕的,是你根本不知道自己有什麼故事好講。」他與我們分享當他接到google的案子時,其實一點概念都沒有:「我只知道我要拍一個高空攝影師(那是什麼?),他叫齊柏林。沒了。」



為了挖掘故事,他與齊柏林聊天,天南地北的聊,花了很長的時間建立關係,才終於找到齊柏林故事的核心:「對台灣的愛。」這個故事才終於開始有了輪廓。



當他找到那個核心之後,他便會以此做為關鍵字,來與整個團隊溝通。燈光該怎麼打、化妝該怎麼化、攝影師該怎麼取鏡頭,拍電影是一個團隊工作,你不只需要個人的創意,還需要有溝通的能力,盧導利用關鍵字的技巧,來替整部作品找到一個美學的核心,讓整個團隊能夠依循。



每次說故事的過程,都是一次冒險。你的故事可能不會乖乖聽話,可能會對你沉默不理,可能會出現你意想不到的轉折,或是來自拍攝預算上的考驗。盧導只是笑笑的告訴我們:「如果你有一個深愛到不行的女人,你會因為遇到挫折、因為沒錢結婚、因為家長反對就放棄嗎?你當然是死命的試,努力的想辦法嘛。對待你要講的故事,就要像對待這個深愛到不行的女人那樣。」



在談笑風生的兩個小時中,我覺得盧導其實在偷偷逼退一些玩票性質的人,導演,聽起來很酷,很厲害,但其實要做的好,很不簡單。你需要熱誠、想法以及對創新的焦慮感。是啊,焦慮感,你應該要不斷去尋找別人沒說過的故事,沒做過的說故事方式,而不光只是跟在某個成功的楷模後面,不斷抄襲複製別人的想法與方法。學習的模仿是必然的,但只停留在模仿便是沒有價值的。



盧導也提醒我們,不要害怕限制,因為沒有限制,就沒有創意。有時你反而需要給自己一些限制,好激發你拍出不一樣的作品。他告訴我們怎麼在沒有夏天的時候拍出夏天,怎麼在演員沒有演技時拍出表演,這些都是很珍貴的,克服問題的方法。但要學會這些方法,我們需要的是更用心的生活與觀察。



最後,盧導給了我們一個忠告:做為導演,你要堅強;導演是唯一喊卡之後,不能放鬆下戲的人。因為你是領導,你是整個拍攝團隊的帶領者,所有人的目光都會集中在你身上。你如果發飆、失落、表現得一副碰上大麻煩的樣子,所有人都會認為完蛋了,拍不下去了,結果整個團隊就垮了、當機了。你必須永遠保持信心滿滿的樣子,不受情緒的影響,永遠想辦法打敗現實而不是被現實打敗,你才有辦法讓你的作品趨近完美。



這場導演分享與其說是關於導演,更像是關於領導、關於生活、關於待人接物的一堂哲學課。



--

文末附上一張與導演的意外「合照」

合照?  

看起來是不是很像一對一的家教課呢?(笑)



(本篇所有圖片來源:中華民國微電影協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