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失戀3.3天》微電影賞析





「愛情」與「生死」是文學創作的兩大千古命題,因為幾乎人人都有遇到、都有興趣,但卻沒有人能夠給出正確解答。



而對愛情這個命題最有興趣的,正是網路使用最吃重的年輕族,因此也成為微電影創作最常見的題材之一。



也正因為常見,所以愛情故事成為一種最簡單又最困難的故事型態。要寫愛情容易,但要不把它寫得陳腔濫調,卻需要功力。



寫出愛情樣貌的功力。



《失戀3.3天》是一部質感還算不錯的作品,雖然高潮部分稍嫌生硬,但點閱率在youtube卻超過百萬,除了借搭《失戀33天》的便車外,內容對於分手時的情感描述,也是功不可沒。



觀眾認同一部愛情電影,很多時候是被電影中的一些「格言」所觸動,而這也是這部作品最成功之處。

失戀3.3天



故事開始時,格言就出現了「因為熟悉,而變得陌生」。



接著,是一段屬於分手戀人都會共同經歷的生命經歷──我們在戀愛時總是有太多東西共享了,甚至連遊戲帳號用同樣的,所以在分手時,才會如此痛苦。



這個破題,在開頭一分鐘便很快的將我們導入了情境,我們已經知道這是一個關於分手男女的故事。



而且是一對怎樣的分手男女?難忘舊情的那種,這裡導演用了一段畫面來說明這件事:

失戀3.3天  

女生買菜意外看到皮夾裡的合照,男人發現杯子上的相愛場景,兩人都對著這照片發呆出神。10秒左右的一段畫面,一句對白也沒有,但透過畫面與演出,觀眾就都明白了他們的內心世界了:他們雖然分手了,但心裡卻還是掛念著這段情。



這是微「電影」一個很重要的概念。編劇圈有一句話,電影依賴畫面,電視依賴對白,因為對話其實是一種很花時間的表現方式,電視的觀眾經常會分心看螢幕以外的地方,甚至有些婆婆媽媽經常一邊忙家事一邊「聽電視」,所以多用對話才可以抓住觀眾的注意力,加上電視的時數長,可以有大量對話的空間。



但電影卻剛好相反,電影時間短(微電影更是短到不行),每分每秒都很珍貴,用畫面比對白說故事更精簡快速,而且觀眾比較專心,目光很少離開螢幕,大量的對白如果沒有配上豐富的鏡頭變化,反而會產生沉悶的感覺。(想像一下候孝賢導演的長鏡頭,或是一些活動記錄的影片就知道了,沉悶不是因為沒人說話,而是因為鏡頭都沒在變化)



所以寫作微電影腳本,要記得多利用畫面說故事,讓表演取代對白,效果會更好,也更有「電影」的味道。(許多微電影拍得像電視劇,除了器材外,這也是原因之一)



接下來,格言又出現了:「平淡的分手,分手原因就是平淡。」



平淡、分手,分手、平淡,迴文式對白寫法。(詳見對白寫作技巧(一)──迴文 )

失戀3.3天  

將照片以剪刀一分為二,一個強而有力的畫面,再一次的表達出女主角試著擺脫舊情的心情。



接下來開始置入性行銷了,這部微電影是行銷線上遊戲的,但在這部作品中也行銷的不著痕跡,因為它把握了微電影置入的原則,讓商品在故事中當配角(詳見微電影作品的商品置入技巧 ),利用商品去說故事,而不是藉故事去說商品。



透過兩人共用一個帳號時發生的情境,去表達一點物是人非的味道。但這個段落沒有處理得太好,尤其是女生打字唸出聲音的部分,這是一個常見處理讓觀眾看見打字內容的手法,但實在是畫蛇添足,不如一個畫面讓我們看到打了些什麼字就行了。



接下來便是衝突的層層鋪墊了,雖然剪了照片決心分手,但卻依然收到了對方的包裹,拒收嗎?還是收下再自己轉送?編劇開始回應觀眾的期待,當故事走到這裡,我們其實都在期待角色的需求──找回快樂,或找回那個依然愛著的人──能夠被實現。但戲劇的過程需要衝突,所以我們丟出希望,透過送包裹的見面機會、對方示好的生日禮物......然後再讓這些希望被打破,透過這個過程,角色的真心被不斷揭露,情感的累積也不停上升。



接下來要準備進入高潮了。每個戲劇都有屬於自己的高潮,這個高潮是根基於角色需求之上的。高潮的前奏是危機,危機指的是「角色需求的危機」,在那個危機點上,角色面臨了艱難的抉擇,需求和現實矛盾,是被現實打敗或與現實對抗到底、超越現實達成需求,角色不得不面對這樣的抉擇。

失戀3.3天  

所以編劇出招了,一個投懷送抱的女性(雖然這個敵人選角選得實在有點遜XD),一段同事要嘛分乾淨要嘛永遠在一起的最後通碟,逼著男主角採取行動,他選擇了向現實低頭:他要徹底斬斷兩人間的情愫。

失戀3.3天  

接下來便是高潮了,高潮是對危機的解決,就在男主角說出分手決定的那個moment,話筒那端傳來女主角的驚呼聲,深恐女主角遭到不測的男主角,趕緊奮不顧身的飛車趕往女主角住所,結果發現......!!!



我們都被耍了。

失戀3.3天  

原來闖入女主角家中的,只是一隻可愛的小貓,一切都是誤會。



這裡編劇在做什麼?他在用一個外在的危機解決內在的危機。透過外在危機(女主角陷入生命危險),使男主角發現自己心底深處其實依然愛著女主角。這是危機來自於「不知道自己有多愛對方」時,最常用的手法。一對即將離婚相互不爽的夫妻,家中突然被歹徒闖入,生死關頭間重新意識到彼此是生命中最重視的人,是不是似曾相識呢?



然後編劇再用一個誤導來解決外在危機(危機本身是個誤會)。誤導也是常見的製造張力的手法,在恐怖懸疑片中很常見:主角一人走在陰暗的小巷內,身後突然伸出一隻手重重拍在他肩上!!......原來是他的朋友。



這種手法很有效,觀眾通常會上當,但也很容易使觀眾失望。當觀眾發現一切只是場誤會時,心中多少都會對於自己被耍感到不滿,所以你會發覺當我們看完《失戀3.3天》時,我們其實有點不滿,覺得男主角從「我們分手吧」到「我們結婚吧」之間似乎太過容易了,因為沒有一個實質的危機讓男主角去挑戰。因此誤導的手法通常會放在比較前面的段落,而不會放在這麼關鍵的點上。



但演員的表現和女主角的旁白還算出色,彌補了這個不足,編劇也在最後用一點幽默來轉移觀眾的注意。

失戀3.3天  

最後是一個漂亮的置入性行銷,「無論你多喜歡一個人,你都需要一個藉口將他留在身邊」,什麼藉口?一個線上遊戲的帳號。遊戲產品不只將自己定位成「情侶一起玩的遊戲」,甚至升級成「幫助你復合遊戲」,這個點子實在是相當出色。



我們可以看到,一部愛情微電影的成功要素,在有限的篇幅中,不一定要什麼驚天設計,靠的其實是明確的愛情關係(一對分手卻依然相愛的戀人),以及精準點出這種愛情關係面貌的場景與格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