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i Hey Hello》三星S4微電影賞析

Hi Hey Hello    



這是三星近期新推出的音樂微電影,透過青春校園的愛情故事,行銷最新機皇S4的多種新功能。



三星之所以要製作這樣的影片,我想從裡面許許多多的置入性行銷就已經能清楚看出其企圖,是想介紹產品的各種新功能,但事實上,它想做的,比你想像得更多。

多種新功能的置入性行銷

三星2

三星4

三星6

三星7  

(有興趣的人可以在影片中找到更多,這裡就簡單列舉,告訴大家這置入性行銷還真不是普通的多XD)



而從先前提過的分享力專題中(可在部落格內搜尋「分享力」),我們可以知道,過多的置入性行銷(置入程度太高)會降低觀眾的觀影樂趣,所以我們需要提高其他方面的分享力(如按讚程度或衝突程度),來維持觀眾樂於分享的動力(以這部影片在Youtube上發佈1星期獲得20萬點閱率的情況看來,成效還不錯)。



因此好聽的音樂、傻氣又引人發笑的男主角、奇怪的背景伴奏樂團等等,成了影片趣味性的重要來源。

奇妙的伴奏

三星5  

影片的敘事線很簡單,以男孩的一天做為出發(角色介紹),在課堂上與女孩一見鍾情(起),一次次與女孩在校園內擦身而過(承,衝突),千迴百轉的單戀終於在晚上的派對點燃火花(轉),最後發現原來女孩也偷偷喜歡他(合,發現與解決)。



但我們先別忙著拆解腳本,這部微電影最值得一提的,是它的策略。



首先,為什麼是音樂電影?為什麼不是傳統有對白的寫實電影?



再來,為什麼是校園愛情故事?又為什麼是搞笑輕鬆,而不是刻苦銘心?



近年掀起的微電影狂熱,使許多業主都倍感心動,開始規劃預算想跟進這波熱潮,生怕錯過了就會落伍,被同業佔去先機。



但在搶拍微電影之前,其實我們應該要先冷靜一下,檢視清楚到底你拍微電影是希望帶來什麼樣的效益?你現在的行銷目標,到底能不能透過微電影達成?



小農前陣子與一個朋友洽談,他引進了台灣少有的朝鮮薊,想要拍一隻微電影推廣這種蔬菜讓大家食用。但小農建議他,與其拍微電影,不如與美食節目合作,設計相關的菜色讓婆婆媽媽知道怎麼運用這種蔬菜,效果可能更好。



原因很簡單,因為微電影本身就不是一種直接兜售產品的行銷工具。它比較擅長的是品牌形象的經營,以及讓觀眾透過模仿劇中角色行為而與產品產生互動。而這兩件事,都無法滿足小農朋友的期待,所以小農選擇勸退他。



我們不只要追求一部高點閱率的微電影,觀眾看完微電影後會產生什麼效益,才是更需要去思考的。否則像捧紅瑤瑤的殺很大廣告,利用無厘頭吸引了目光,但紅了演員卻失去對產品的注意力(有誰還記得這款遊戲?),相信不是老闆的本意。



回歸到這部微電影,從策略面來回答剛才所提出來的問題,其實一切就很清楚了。微電影的內容企劃,最基本可以從三個角度切入,目標客群是誰?溝通什麼事?產生什麼預期效果?



首先是目標客群。這隻微電影鎖定的目標,是學生族群(年輕人),所以在題材、調性的選擇上,也都向著年輕人喜愛、熟悉的方向走,無論是愛情的題材、輕快的音樂、發生在校園的故事等等選擇,都是因為先有了確切的目標客群,才有這些安排。



接下來,你要和觀眾溝通什麼事?一個產品,比如智慧型手機,其實有很多面向,通話超清晰、連網超快、跑遊戲不lag、有很好的行動辦公室軟體整合、老人家也會用的傻瓜介面......都可能是產品的賣點,但一部微電影通常無法承載如此多的產品資訊(事實上,廣告宣傳單也不行,許多焦點等於沒有焦點),所以你必須挑選你要透過微電影與觀眾溝通產品的哪個部分?



這部微電影其實在彰顯的,是一種生活方式。充滿娛樂的、可以吸引朋友的、更新鮮更便利的生活方式。這也是為什麼影片最後寫的是:愛情故事,現代化的一天,由S4幫了一點小忙。



因為它在示範給你看,有了S4,如果你這樣用S4,你的生活可以變成這樣,你可以擁有現代化的一天,可以擁有一段愛情故事。



結合這兩件事,一來可以鞏固原本年輕愛用者的忠誠度(沒錯,用三星就是這麼炫!),二來又可以吸引新的年輕使用者。



而音樂電影的形式,其實在我看來,是一個節省時間的好方法。如果以現在影片所承載的資訊量來看,若是拍成一般的影片,為了在使用功能Demo、以及轉場的部分維持流暢,必須設定許多額外的橋段和對白,整體影片長度可能會增加1.5~2倍的長度,這無論對觀影人或製作人而言,都不是件好事。



這一連串的安排,在事後看來似乎理所當然,但如果沒有在事前就做過通盤的規劃考量,只是為了拍微電影而拍,那你的這筆預算可能就要打水漂囉。



Share:

皮克斯故事技巧22之1──經過努力的才叫英雄

英雄  

「敬佩一名角色的努力不懈與勇於嘗試,多過於敬佩他的成功。」



我們先前談過角色歷程,談過角色的轉變是故事最重要的關鍵(詳見角色的成長──談角色歷程 ),但一個窮人最後中了樂透變成大富翁,也是一種轉變,但這種故事是不吸引人的,為什麼?



因為這不是一個英雄的故事。



在好萊塢有一個說故事的結構,叫英雄旅程(詳見連好萊塢都在用的編劇12階段 )。故事的主角必須是英雄,所謂故事是一個英雄成為英雄的過程。



但抱得美人歸、變成大富翁、事業飛黃騰達或能力超級無敵強,難道就算是英雄嗎?超人從一出生就是超人,但他並不是從一出生便是英雄。



回憶一下你會敬佩什麼樣的人。是有錢人、有好工作的人、還是堅持著目標,默默做著沒人想做的事的人?



有些人會讓我們羨慕,但不會讓我們佩服。我們佩服的,都是去挑戰那些超出他們能力,卻仍然奮戰不息的人。



所以英雄可以是一個偉大的父親、刻苦的工人、準備考試的女孩......英雄其實可以是任何一個人。他們在故事最後可以不見得成功,但過程中必然需要努力奮鬥。



因此一個窮人變成富翁的故事,不能以中樂透這種與努力無關的事件來達成,而必須讓他自己挺身而出,透過他的努力蛻變。



讓你的角色奮鬥、主動、面對挑戰。而不是讓他們被動的等待運氣降臨。



有的時候我們無法否認運氣對主角的成功有很大的幫助(如遇到一個貴人),但主角的努力必須是關鍵,貴人只是左手,只能當輔助(因為主角的努力,貴人才肯相助幫一把)。



這也是為什麼超能英雄們總要跌跌撞撞100~110分鐘,最後10~20分鐘才真正從一個「厲害的人」成為「英雄」的原因。因為光是厲害、成功是不夠的,他還必須努力才能博得觀眾的認同與掌聲。







Share:

《客家好愛你》微電影賞析



《客家好愛你》是一部由九個小短篇所組合而成的微電影作品,故事主軸集中在從國外回來的孫子Mac在暑假期間,與客家阿婆相處所發生的趣事。



Mac與阿婆,其實都是我們之前提過的討喜角色(詳見討喜角色是什麼? ),卡通化的特質,運用刻板印象中的「年輕人」與「外婆」,一下子打造出了能夠激盪出火花的情境。



運用討喜角色有一個關鍵,就是要一次創造兩個帶有矛盾特質的討喜角色,使他們能夠產生化學作用。仔細回想一下,大多數這種利用刻板印象打造的角色,是不是都有相互矛盾的特質?傻瓜妹配天才哥、貧窮男配富家女、叛逆小孩配古板父親、花花公子配天真少女......原因無它,只因為將這樣的角色擺在一起,才會自然產生出衝突的情境,創造有戲的環境。



所以要讓你的作品立於不敗之地,第一步就要從角色設計下手,設計兩極對立相互矛盾的角色,能讓我們在創造戲劇內容時事半功倍。



我們接下來試著將九個短篇拆開,一一看看發生了什麼事:



一、相遇:利用Mac的亮相開場,編劇選擇了「打卡」這個年輕人熱愛的行為,配上打卡地點,一下子將Mac的年輕特質點出來,行為決定性格。接下來就是離水之魚(詳見跟著好萊塢編劇這樣做──離水之魚 )──把他丟進一個與街頭狂歡、陽光沙灘全然無關的地點──傳統的三合院內,讓他傻眼。再一次,行為決定性格,我們從外婆對Mac垮褲的不滿,知道了外婆保守的性格,並埋下了兩個世代間價值觀衝突的引線。



留意編劇在這裡是如何交待兩人的關係的──她只用了一句台詞:「放暑假,把孫子從美國丟回來給我,實在是......」,簡單明瞭,值得我們學習,如果你從開頭就在鋪陳「哈囉我是Mac,我放暑假了,爸媽要我回台灣鄉下找我外婆,這是我們的第一次見面......」那可就遜掉囉。



二、文化衝突:第二個段落是利用幾個生活小片段,帶出祖孫兩人的文化衝突。搶搖控器、飲食習慣、語言的誤解。這裡用了一點諧擬的技巧,將兩人做成武俠小說高手過招的形式,透過這個形式將看電視、吃飯和祭祖組合在同一個氛圍之中。



我們可以比較一下這個片段和下個片段之間的差異,如果我們將下個片段中的Facebook、燒CD的片段移到這個段落和其他衝突擺在一起,是否會覺得有些格格不入呢?



因為挑選衝突事件,建立統一的氛圍,是在場景之中很重要的事,如果沒有做好,會打亂視覺效果的連貫性,就失去堆疊的效果了。



當然這個片段原則上有一些取巧的部分,例如吃飯的場景,外婆如大俠般的身手,以及Mac無中生有的漢堡可樂,都是為了製造效果而忽略寫實性的作法,這樣的作法在喜劇中能夠被「包容」,但可以的話應該盡量避免,因為會破壞整部作品的寫實調性(趣味、荒謬、純惡搞是全然不同層次的,你只要比較一下《海角七號》、《人在冏途》和《海綿寶寶》就大概知道了,越後者寫實程度就越低,可信度也就越低),編劇在此也確實用得很節制,其他段落中都沒有再使用這種非寫實的手法。



三、世代衝突:第三個段落和第二段其實有不大相同的部分,第二段落偏向孫子融入外婆的生活,第三段落則偏向外婆接觸孫子的生活。這個段落玩的都是語言諧音的趣味。



四、戀情:第四個段落了,該產生一些變化了。當我們創造這種連環小短篇時,要留意觀眾對於相似橋段的疲乏。第一段相遇,二、三段衝突,如果第四段還是祖孫間的衝突,就會顯得重覆,所以我們都會在重覆的第三拍(相遇是衝突的前奏)時,加入一些變化。不是衝突的類型變了,就是加入新角色。



這裡編劇加入了一個明顯是花瓶白雪公主的女主角,在親情線之外增添了一條愛情線,為Mac之後的轉變增強動機。



五、學習:為了博取美人的歡心,Mac開始學習客家文化。到目前為止,每一集都置入了一點點的客家元素,建築、語言、美食,到這集開始置入客委會的學習網站了。



我們到這裡檢查一下每一集的結構,不難發現其實都是由兩大元素組合而成:「趣味元素」+「客家元素」。當我們在規劃我們的短篇集錦型作品時,可以先繪出每一集的格子,然後賦予每一集任務以及要置入的元素,再將元素包裝成生活化的片段或笑話,增加觀影的樂趣。



小農教給大家的編劇方式,都是目標導向的思考,先確立目標後再進行創作,可以使你們的工作更有效率,減少茫然對著空白劇本發呆的恐慌。



六、戀情發展:透過學習,Mac試著向女孩示好,卻因為老套的客家歌而遭到白眼。這是相當巧妙的一個段落,因為在這個段落中,不但置入了客家歌曲、推動了Mac與女孩的戀情、還增進了Mac與外婆間的感情,我們來瞧瞧它是怎麼辦到的?



首先,老話重提,戲劇就是衝突,所以衝突是必然存在的。如果你賦予一個段落的功能是「戀情發展」,那通常這個段落的開頭,就是戀情發展不順利。



某個問題造成了Mac無法博取女孩芳心,而這個問題解決,Mac便能贏得女孩芳心。



而我們知道,我們還需要置入客家歌曲和增進Mac與外婆之間的感情。所以我們讓客家歌曲成為「某個問題」,讓外婆擔任提出解決方案的人,三種願望便能一次滿足了!



這個過程拆解開來可能覺得很簡單,但如果在一開始你沒有規劃這個段落要完成的目標,代誌就不會這麼簡單了。所以事先規劃,目標導向真的很重要啊。



七、和樂:外婆不但有了平板,還有了FB帳號,不只Mac學會了傳統,外婆也學會了流行。一切看來如此美好,但Mac卻將要離開。這個反轉是戲劇中很重要的技巧,在最大的危機來臨前,總是有暴風雨前的寧靜。雪上加霜往往不是最傷人的事,好不容易有了希望卻破滅,才是最糟的情況。



八、別離:奔跑+回顧,相信是非常經典的催淚片段了,但要引出這個奔跑段落,還是需要一點技巧。編劇利用外婆新學到的FB,還有從最開始鋪陳的「孫子讓我沒面子」一直到「我孫子讓我很有面子」的轉變,傳達出了外婆對Mac的肯定,也使Mac在見到外婆的訊息後,飛奔回外婆面前對她表示感謝。編劇非常善用在九部作品中一次又一次埋下的元素,讓這些元素在最後發揮功能,這是編劇很重要能力。



編劇編劇,為什麼不是創劇、造劇,而是編劇呢?關鍵就在戲劇本身應該要像一張密密的網,每個元素被很好的集結在一起,前後呼應,左右對照,被編得密密實實。所以應該在盡可能少的元素內,發揮出盡可能多的功能,才能成就最大的戲劇張力。



說了這麼多,如果你仔細觀察就會發現,雖然是一個講「客家」行銷「客家」的故事,但其實在故事中最主要的元素,是兩代間的相處。我們可以把客家的元素都抽換成閩南元素,是不是依然能保留大部分的趣味呢?我想答案是肯定的。因為這個故事本身的結構就是「趣味元素(由兩代互動產生)」+「客家元素」,只要能夠把握這兩個元素,就能將這樣的故事玩得很好。



最近客委會又推出了《客家好愛你》影片的系列活動,徵求番外篇的寫作(詳見http://www.micromovie.org.tw/?p=1240),其實你要做的,也是把握住這兩個元素。先找出你要行銷的客家元素(例如客家諺語、活動,最好是不那麼為人所知的,像擂茶可能就顯得了無新意了),再將這個元素放進Mac與外婆的相處之中,利用諧音、誤解、調皮搗蛋(人物特質)、尷尬等等元素提升趣味性,你也可以寫出有趣的番外篇故事喔!





Share:

希區考克的電影技法11之3──不要把攝影機當攝影機

 

何謂不要把攝影機當攝影機?難不成要當成肯德基嗎?(誤)



這句話的意思,其實是想打破我們對於攝影機的刻板想像。



回憶一下我們上次拿手機或相機拍出來的影片(你可能正在拍你同事或家人的搞笑舞步),我們是怎麼使用攝影機的?我們將人物放進畫面裡,然後跟隨著人物的移動而移動,努力將人物放在畫面的正中間,對吧?



這就是我們對於攝影機的態度,我們將它視為一種記錄的工具,把發生的事情拍下來。



但這個使用習慣,也影響了我們對於影片及劇本的想像力,我們總是把它想像成不斷說話的舞台劇,而攝影機只是放在一旁的記錄器。



事實上,理想的電影場景,應該是去除掉對白之後,依然能夠看懂的。要表達一對情侶的相愛或相怨,就算沒有對話,也能夠從他們的動作、位置、眼神看得出來。



而編劇的工作,便是要將這些東西無中生有,使讀你劇本的人,能夠在腦中產生畫面。



我們甚至可以利用一點小說的技巧,透過畫面的安排產生出觀點,即所謂第一二三人稱。讓攝影機成為某個人的眼睛,甚至是某隻動物的眼睛,甚至是不存在者的眼睛。



什麼叫不存在者的眼睛?好比說,一個正在爭吵的家庭,你可以站在餐桌旁參與他們吵架(成為他們的一員),你可以成為窗外的一名偷窺者(真的有個人在窗外偷窺嗎?那可不一定),或是像地上的螞蟻似的看著他們桌面下的腳,當人物在平和的說話時,腳卻不安的移動著。甚至可以像神一樣居高臨下,透過天花板上的吊扇觀看這場爭吵,看著吊扇一閃一閃的光影在他們彼此之間切割、切割。



當你意識到這件事時,你的說故事方式便存在有更多的可能,可以創造出不一樣的氛圍。



但切記切忌,不要談到攝影機。你一樣是使用希區考克的電影技法13之2──以情緒構圖 一文中提到的技巧,引導導演看見你心中的畫面,而不是指示他應該怎麼拍。



別讓你腦中的攝影機死板板的定在原地,要開發它的無限可能,使它成為你說故事的利器。





Share:

希區考克的電影技法11之2──以情緒構圖

 

在希區考克的原意中,談的是導演手法,先確定你的場景中需要引導觀眾產生什麼情緒,再以情緒來決定畫面的構圖,是平衡或是歪斜?是緊湊還是寬鬆?



但這個法則,依然可以適用在編劇上。我們將由兩個方面來討論這個主題。



首先是談到劇本情緒的配置。如果有辦過活動和晚會,試著安排過節目順序的話,相信對於情緒配置這件事並不陌生。



大多數的晚會會有一個熱鬧的開場,炒熱場子的氣氛,然後可能接著安排時間較短但有趣的節目,吸引觀眾的目光後,接下來就可以安排比較安靜、長度較長但比較有質感的節目,接著再利用串場將沉靜的氛圍再度拉起,中場休息前最好再有個熱鬧的節目......為什麼我們需要這樣安排呢?



原因在於,人的感官對於重覆的東西是會感到麻木的。重覆的段落、重覆的情緒,會相互削弱彼此的能量。所以我們需要在過程中安插不一樣的情緒,由喜轉悲,由悲轉怒,由怒轉同情,由同情再轉緊張.......觀眾隨著情節的安排一下緊繃一下舒緩,才會感覺戲劇不斷有轉折起伏,如果只是一昧的緊湊、緊湊、緊湊,觀眾很快就會乏力,再刺激的情節也會變得無趣。



所以在創作劇本時,要像安排晚會節目一樣,對節奏與情緒要有快慢悲喜的鋪排。而當我們知道場景輪到什麼情緒需要登場時,我們便要依據所需的情緒來進行構圖。



對白多一點、長一點,講述內在情感時,會讓整體節奏變慢;用畫面說故事,精簡對白、讓人物以短台詞丟接,爭吵、動作、追逐,會讓整體節奏變快。在這個場合裡,你的人物需要講笑話嗎?前一個場景是不是已經悶很久了,接下來有可能安排一場激烈的衝突嗎?用情緒來構圖。



另一個要談的重點是,如果我們決定一個場景要緊湊,希望有許多人物的特寫、近距離跟拍,我們該怎麼做?



千萬不要去談攝影機。特寫。俯角。大遠景。這些是導演的工作,別弄得好像你比他行一樣,我們的本份是用文字說故事。



阿傑的汗水滑落臉頰。試問,是不是特寫就出現了?一隻鴿子從電線桿上飛過,陰影投在阿傑臉上,一閃即逝。是不是產生了一個俯角畫面?



用你的文字去引導鏡頭,你也可以進行構圖。



試著練習一下這兩個技巧,重新安排你劇本的場次,使情緒節奏產生變化,讓你劇本裡的情緒種類越多越好;利用你的文字創造畫面,引導鏡頭,你也可以讓讀者(製片、導演、演員....)光讀你的劇本就讀出一部精彩的電影!







Share:

希區考克的電影技法11之1──以觀眾為主

以觀眾為主  

許多創作者都有一個習慣,就是在面對批評時會這麼表示:「你說的沒錯,但那不是我要寫的東西。」



對於一個創作者來說,保有自己的創作理念與精神是重要的,但許多事情過猶不及,有時對於你的創作理念過於保護,結果只會將你自己關進象牙塔中,失去與觀眾溝通的能力。



是的,溝通能力。導演、演員、編劇,其實都是在進行溝通,只是一個以演技,一個以表演,一個以腳本,但我們都在試著與觀眾溝通,溝通一種情緒、一個故事、一個理念。



想像一下你今天在菜巿場賣菜刀,攤位前站滿了等著買你菜刀的婆婆媽媽,你只有30秒的時間向他們說明你的菜刀有多棒,試問,你會不會盡可能使用這些婆婆媽媽懂的方式來解釋?你是不是拿冷凍魚、椰子來切,一下子讓他們懂得你菜刀的銳利?還是你打算拿出元素周期表,給他們上一堂化學課告訴他們這把菜刀是用什麼元素合成?



以觀眾為主,指的不是老講一些觀眾愛聽的東西,而是要你在創作劇本的過程中,把觀眾的觀感放在第一位。你一樣可以講你想講的故事,但每一個環節要都停下來思考,這樣講,觀眾能理解嗎?



你或許覺得扭曲的色彩很有瘋狂的感覺,覺得雨中爬行的蝸牛很美,但觀眾會有一樣的感覺嗎?那可未必。



如果你不能讓觀眾在觀影的過程中感到舒服,那你的溝通就中斷了。就像你永遠不可能在吵架中與對方溝通一樣,對方只記得他對你的不爽,聽不進你說的話。



但如果你能在講道理之前,先請對方吃頓飯,送束花,把對方的心情照顧得服服貼貼,你說的每句話,對方自然就都放在心上。



承認吧,觀眾看戲,是來找樂子的。你如果不先處理好這件事,滿足他們想找樂子的需求,其他什麼藝術理念都是空談,觀眾不愛看,就像對著空氣放影片一樣。



所以要學會訓練自己,去設身處地的與人相處,瞭解別人的想法與感受。你才能夠慢慢瞭解,有些笑話只有你會笑,有些情節能夠感動中年人,但會讓年輕人打哈欠。



你越能瞭解別人的想法與感受,你就越能將觀眾玩弄在鼓掌之間,讓他們一下子驚呼,一下子大笑,一下子落淚。



等到那時,人們能不叫你大師嗎?

Sh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