希區考克的電影技法11之2──以情緒構圖

 

在希區考克的原意中,談的是導演手法,先確定你的場景中需要引導觀眾產生什麼情緒,再以情緒來決定畫面的構圖,是平衡或是歪斜?是緊湊還是寬鬆?



但這個法則,依然可以適用在編劇上。我們將由兩個方面來討論這個主題。



首先是談到劇本情緒的配置。如果有辦過活動和晚會,試著安排過節目順序的話,相信對於情緒配置這件事並不陌生。



大多數的晚會會有一個熱鬧的開場,炒熱場子的氣氛,然後可能接著安排時間較短但有趣的節目,吸引觀眾的目光後,接下來就可以安排比較安靜、長度較長但比較有質感的節目,接著再利用串場將沉靜的氛圍再度拉起,中場休息前最好再有個熱鬧的節目......為什麼我們需要這樣安排呢?



原因在於,人的感官對於重覆的東西是會感到麻木的。重覆的段落、重覆的情緒,會相互削弱彼此的能量。所以我們需要在過程中安插不一樣的情緒,由喜轉悲,由悲轉怒,由怒轉同情,由同情再轉緊張.......觀眾隨著情節的安排一下緊繃一下舒緩,才會感覺戲劇不斷有轉折起伏,如果只是一昧的緊湊、緊湊、緊湊,觀眾很快就會乏力,再刺激的情節也會變得無趣。



所以在創作劇本時,要像安排晚會節目一樣,對節奏與情緒要有快慢悲喜的鋪排。而當我們知道場景輪到什麼情緒需要登場時,我們便要依據所需的情緒來進行構圖。



對白多一點、長一點,講述內在情感時,會讓整體節奏變慢;用畫面說故事,精簡對白、讓人物以短台詞丟接,爭吵、動作、追逐,會讓整體節奏變快。在這個場合裡,你的人物需要講笑話嗎?前一個場景是不是已經悶很久了,接下來有可能安排一場激烈的衝突嗎?用情緒來構圖。



另一個要談的重點是,如果我們決定一個場景要緊湊,希望有許多人物的特寫、近距離跟拍,我們該怎麼做?



千萬不要去談攝影機。特寫。俯角。大遠景。這些是導演的工作,別弄得好像你比他行一樣,我們的本份是用文字說故事。



阿傑的汗水滑落臉頰。試問,是不是特寫就出現了?一隻鴿子從電線桿上飛過,陰影投在阿傑臉上,一閃即逝。是不是產生了一個俯角畫面?



用你的文字去引導鏡頭,你也可以進行構圖。



試著練習一下這兩個技巧,重新安排你劇本的場次,使情緒節奏產生變化,讓你劇本裡的情緒種類越多越好;利用你的文字創造畫面,引導鏡頭,你也可以讓讀者(製片、導演、演員....)光讀你的劇本就讀出一部精彩的電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