希區考克的電影技法11之3──不要把攝影機當攝影機

 

何謂不要把攝影機當攝影機?難不成要當成肯德基嗎?(誤)



這句話的意思,其實是想打破我們對於攝影機的刻板想像。



回憶一下我們上次拿手機或相機拍出來的影片(你可能正在拍你同事或家人的搞笑舞步),我們是怎麼使用攝影機的?我們將人物放進畫面裡,然後跟隨著人物的移動而移動,努力將人物放在畫面的正中間,對吧?



這就是我們對於攝影機的態度,我們將它視為一種記錄的工具,把發生的事情拍下來。



但這個使用習慣,也影響了我們對於影片及劇本的想像力,我們總是把它想像成不斷說話的舞台劇,而攝影機只是放在一旁的記錄器。



事實上,理想的電影場景,應該是去除掉對白之後,依然能夠看懂的。要表達一對情侶的相愛或相怨,就算沒有對話,也能夠從他們的動作、位置、眼神看得出來。



而編劇的工作,便是要將這些東西無中生有,使讀你劇本的人,能夠在腦中產生畫面。



我們甚至可以利用一點小說的技巧,透過畫面的安排產生出觀點,即所謂第一二三人稱。讓攝影機成為某個人的眼睛,甚至是某隻動物的眼睛,甚至是不存在者的眼睛。



什麼叫不存在者的眼睛?好比說,一個正在爭吵的家庭,你可以站在餐桌旁參與他們吵架(成為他們的一員),你可以成為窗外的一名偷窺者(真的有個人在窗外偷窺嗎?那可不一定),或是像地上的螞蟻似的看著他們桌面下的腳,當人物在平和的說話時,腳卻不安的移動著。甚至可以像神一樣居高臨下,透過天花板上的吊扇觀看這場爭吵,看著吊扇一閃一閃的光影在他們彼此之間切割、切割。



當你意識到這件事時,你的說故事方式便存在有更多的可能,可以創造出不一樣的氛圍。



但切記切忌,不要談到攝影機。你一樣是使用希區考克的電影技法13之2──以情緒構圖 一文中提到的技巧,引導導演看見你心中的畫面,而不是指示他應該怎麼拍。



別讓你腦中的攝影機死板板的定在原地,要開發它的無限可能,使它成為你說故事的利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