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環太平洋》內的哈日結構

環太平洋  

最近熱映的《環太平洋》號稱是一大爽片,精彩的特效加上豪邁的巨型對戰,娛樂效果十足。



雖然與《變型金剛》同為巨型機器人題材的故事,但如果深究其腳本設計,會發現《環太平洋》絕對是一部美日混血鎖定哈日族群的作品。



一、神經連結的巨型機器人:

新世紀福音戰士  

大家第一時間一定都想到了《新世紀福音戰士》,而且機器人與戰鬥服的造型是不是也有相似之處?事實上巨大機器人在日本動漫中一直佔有重要的地位,除了知名的鋼彈系列以外,魔神英雄傳、魔動王、絕對無敵......絕對都是許多人的童年回憶,對於日本動漫迷而言,巨大機器人實在是個難以抗拒的元素。



二、海底來的巨獸:

哥吉拉  

這又是另一個日本空想作品的傳統,特攝片最知名的便是《哥吉拉》。認真說起來,《環太平洋》根本是《福音戰士》大戰《哥吉拉》的故事。



三、性格古怪帶有兒時創傷的女主角(並且崇拜司令):

凌波零  

無意外的,多數人都意識到《環太平洋》的女主角與福音戰士女角凌波零相似度高達90%。但這個性格設定其實在日本動漫界並不罕見,日漫女主角三大類型:溫柔天真美少女、粗魯吵鬧傻大姐再來便是孤僻冷漠實力強的彆扭女孩。



四、最終武器一定要是劍(近身兵器):

屠獸劍  

明明有超帥氣的等離子炮等高科技武器,最後秘密武器卻是原始肉搏武器──劍。這也是在日本動漫中有趣的傳統,就算故事主角是超強的魔法師,最終武器也必定是刀與劍,就效果與帥氣度而言,近身肉搏確實比起子彈飛來飛去爽快千百倍。



五、救贖的(蘿莉)童年:

蘿莉  

日本動漫必備,童年裡遭遇危機的小蘿莉或小正太,即使在機器人與怪獸環伺的動作片中,仍然不能少去萌一下的機會。



六、有苦衷的大人物

元帥  

不同於好萊塢作品,正義一方的大人物常常是隱藏的邪惡魔頭或神仙一般的神秘人物,日系作品中的大人物通常都背負著巨大的苦衷與悲劇,並且在最後關頭犧牲幫助主角完成使命。



儘管如此,《環太平洋》依然僅僅是部披著日本皮的美國羊。日本作品的核心,永遠都會指向一個普世的人性,關於突破自我與人性的真相,而不僅僅只是正邪交戰,最後終於拯救了世界的英雄主義。



這條界線其實不是美日之分,而是在終極爽片與爽快之餘還有可供回味的好片之間,一個重要的分野。

Share:

皮克斯故事技巧22之2──你想說什麼並不重要

雞同鴨講  


大多數時候,編劇是鴨,觀眾是雞。鴨子伸出手來表示麻吉親切我懂你,雞卻對它露出空洞莫名的神情。



在文學的場域中(尤其是詩人界),很熱衷於一個名為「誤讀」的概念,就是作品本身脫離作者要傳達的意旨,與不同讀者互動能產生不同的意義。雖然誤讀,但別有況味。



也因此,作者只要放心大膽的說自己想說的話,而讀者也放心大膽的解讀作者的作品,就算根本是場誤會,也是美麗的。



但這個概念,終究能接受的是少數,多數人在看小說與影視作品時,其實並不習慣主動參與理解,只會被動的等待接受刺激。



會花錢進場玩猜謎遊戲的,終究是小眾。會花錢進場關心你關心的事(而不是他們自己關心的),也終究是小眾。



如果你想成為大眾作品的創作者,說大眾想看的、關心的,是你的「工作」。如果你真的想傳達一些什麼你個人的執著,那只能算是個人興趣了。



要對付錢的觀眾負責,請先完成你的工作,再來談興趣。



皮克斯故事守則:「切實感受觀眾想要什麼,而不是你想要表達什麼。」




我們都知道設計產品時,應該站在消費者的立場思考,而你的劇本,其實也是一個要端到消費者面前的產品,在設計時,也應該要思考相同的事。



你的目標客群是誰?他們喜歡什麼?他們買票進場是期待得到什麼?



你的劇本最基本應該要具備這些元素,剩下的,是你要端出來的驚喜。





Share:

希區考克的電影技法11之4──對白本身沒意義

廢話  



廢話指的當然不是真的廢話,對白沒意義也不是真的沒意義。



希區考克所說的,是在還原生活的真相──人與人之間的對話,其實有80%是由無意義的話構成的。



但我們之所以會說這些無意義的話,是因為我們心裡有些想要的東西,不敢直接表達。



比如一對互有好感的男女,羞於表白,於是兩人繞著公園一圈兩圈的走,從天氣聊到貓狗聊到外太空,話題不著邊際,卻怎麼也不想分開。



再比如明爭暗鬥勾心鬥角的同事,有看過甄環傳的人都知道,嬪妃們聚在一起話家常,講得都是廢話,但其實骨子裡都是想爭寵。



說出來的對白確實都是廢話,但這些廢話都是有意義的。



所以真正在說故事的絕對不是對白,而應該是角色的行為、立場與態度。他說出來的話可以是反的、是亂的、是不著邊際的,但行為應該讓觀眾一眼便看出他實際上心裡在想的事情。



這就是我們常說的:嘴巴上說不要,身體倒是挺誠實的。



電影要求的對白少,所以要多著重在描寫、安排動作;電視劇要求的對白多,所以要多著墨於話中有話。





Share:

認真鬧笑話(三)──諧擬

諧擬  



看到最後,才知道這影片原來不是哪個日本綜藝節目,而是一隻幾可亂真的宣傳影片。



這種手法,在專業的術語中,被稱之為「諧擬」,類似我們平常所說的「模仿」,但諧擬不是單純的模仿,這個模仿本身,會帶有嘲諷的意味在。



模仿是為了創造喜感,而不是單純的模仿。



現在風行的許多搞笑網路影片,大多是在諧擬的邏輯下完成的,如知名的搞笑團體這群人:





這便是一部諧擬台灣八點檔鄉土劇的作品,他的趣味便是來自於大量堆疊八點檔常見橋段,使熟悉這些橋段的觀眾會心一笑。



諧擬的關鍵在於「認真」,許多搞笑影片不夠認真,知道自己在刻意模仿搞笑,所以表演起來就不夠誠懇。但搞笑的關鍵其實在於「你必須成為被笑的那個人」,而不是和觀眾一起嘲笑你在演的人。



要做到諧擬,在腳本的設計上,需要下的功夫就是「觀察」,抓到你想諧擬對象的特色與固定的形式。如日本節目影片之所以可以做到幾可亂真,是因為它無論在用語上、畫面上和段落鋪陳的順序上,都完全抓到日本節目慣用的質感。(如背景全黑、側光、簡潔的示意動畫、訪談、字幕的打法,「傳說中的男人」、「站上打擊區就自動顯示一隻安打」這類誇飾的修辭等等)



通常諧擬的對象有兩種:本身並不好笑的(如日本節目)與本身就好笑的(鄉土劇)。



前者通常會花一點時間嚴肅認真騙過觀眾,最後丟出一個全然無厘頭、一看就知道與節目內容不符的東西做為破梗(桃園球場的日照),使觀眾發覺原來這是一部搞笑片,因而會心一笑。



後者要達到趣味效果,往往只要有抓到諧擬對象的特點,觀眾就買單了,效果好壞通常是由觀眾對題材的熟悉度決定的,但要有大獲好評的成效,關鍵在於除了模仿(觀眾能預料的),應該要能夠更上一層樓,丟出觀眾無法預料的東西,才會引起更大的共鳴。如這群人的影片中,不只是單純重複鄉土劇的內容,更抓到鄉土劇愛用成語、愛講英文等等特色,從中發揮新笑料,才真正產生了笑果。



「不停留在表面」是諧擬最重要的關鍵,要諧擬鄉土劇,絕對不能只是捏爆橘子而已。要真正看見鄉土劇之所以好笑的內涵,才能從中變化出新鮮感。

Sh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