希區考克的電影技法11之4──對白本身沒意義

廢話  



廢話指的當然不是真的廢話,對白沒意義也不是真的沒意義。



希區考克所說的,是在還原生活的真相──人與人之間的對話,其實有80%是由無意義的話構成的。



但我們之所以會說這些無意義的話,是因為我們心裡有些想要的東西,不敢直接表達。



比如一對互有好感的男女,羞於表白,於是兩人繞著公園一圈兩圈的走,從天氣聊到貓狗聊到外太空,話題不著邊際,卻怎麼也不想分開。



再比如明爭暗鬥勾心鬥角的同事,有看過甄環傳的人都知道,嬪妃們聚在一起話家常,講得都是廢話,但其實骨子裡都是想爭寵。



說出來的對白確實都是廢話,但這些廢話都是有意義的。



所以真正在說故事的絕對不是對白,而應該是角色的行為、立場與態度。他說出來的話可以是反的、是亂的、是不著邊際的,但行為應該讓觀眾一眼便看出他實際上心裡在想的事情。



這就是我們常說的:嘴巴上說不要,身體倒是挺誠實的。



電影要求的對白少,所以要多著重在描寫、安排動作;電視劇要求的對白多,所以要多著墨於話中有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