皮克斯故事技巧22之2──你想說什麼並不重要

雞同鴨講  


大多數時候,編劇是鴨,觀眾是雞。鴨子伸出手來表示麻吉親切我懂你,雞卻對它露出空洞莫名的神情。



在文學的場域中(尤其是詩人界),很熱衷於一個名為「誤讀」的概念,就是作品本身脫離作者要傳達的意旨,與不同讀者互動能產生不同的意義。雖然誤讀,但別有況味。



也因此,作者只要放心大膽的說自己想說的話,而讀者也放心大膽的解讀作者的作品,就算根本是場誤會,也是美麗的。



但這個概念,終究能接受的是少數,多數人在看小說與影視作品時,其實並不習慣主動參與理解,只會被動的等待接受刺激。



會花錢進場玩猜謎遊戲的,終究是小眾。會花錢進場關心你關心的事(而不是他們自己關心的),也終究是小眾。



如果你想成為大眾作品的創作者,說大眾想看的、關心的,是你的「工作」。如果你真的想傳達一些什麼你個人的執著,那只能算是個人興趣了。



要對付錢的觀眾負責,請先完成你的工作,再來談興趣。



皮克斯故事守則:「切實感受觀眾想要什麼,而不是你想要表達什麼。」




我們都知道設計產品時,應該站在消費者的立場思考,而你的劇本,其實也是一個要端到消費者面前的產品,在設計時,也應該要思考相同的事。



你的目標客群是誰?他們喜歡什麼?他們買票進場是期待得到什麼?



你的劇本最基本應該要具備這些元素,剩下的,是你要端出來的驚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