認真鬧笑話(三)──諧擬

諧擬  



看到最後,才知道這影片原來不是哪個日本綜藝節目,而是一隻幾可亂真的宣傳影片。



這種手法,在專業的術語中,被稱之為「諧擬」,類似我們平常所說的「模仿」,但諧擬不是單純的模仿,這個模仿本身,會帶有嘲諷的意味在。



模仿是為了創造喜感,而不是單純的模仿。



現在風行的許多搞笑網路影片,大多是在諧擬的邏輯下完成的,如知名的搞笑團體這群人:





這便是一部諧擬台灣八點檔鄉土劇的作品,他的趣味便是來自於大量堆疊八點檔常見橋段,使熟悉這些橋段的觀眾會心一笑。



諧擬的關鍵在於「認真」,許多搞笑影片不夠認真,知道自己在刻意模仿搞笑,所以表演起來就不夠誠懇。但搞笑的關鍵其實在於「你必須成為被笑的那個人」,而不是和觀眾一起嘲笑你在演的人。



要做到諧擬,在腳本的設計上,需要下的功夫就是「觀察」,抓到你想諧擬對象的特色與固定的形式。如日本節目影片之所以可以做到幾可亂真,是因為它無論在用語上、畫面上和段落鋪陳的順序上,都完全抓到日本節目慣用的質感。(如背景全黑、側光、簡潔的示意動畫、訪談、字幕的打法,「傳說中的男人」、「站上打擊區就自動顯示一隻安打」這類誇飾的修辭等等)



通常諧擬的對象有兩種:本身並不好笑的(如日本節目)與本身就好笑的(鄉土劇)。



前者通常會花一點時間嚴肅認真騙過觀眾,最後丟出一個全然無厘頭、一看就知道與節目內容不符的東西做為破梗(桃園球場的日照),使觀眾發覺原來這是一部搞笑片,因而會心一笑。



後者要達到趣味效果,往往只要有抓到諧擬對象的特點,觀眾就買單了,效果好壞通常是由觀眾對題材的熟悉度決定的,但要有大獲好評的成效,關鍵在於除了模仿(觀眾能預料的),應該要能夠更上一層樓,丟出觀眾無法預料的東西,才會引起更大的共鳴。如這群人的影片中,不只是單純重複鄉土劇的內容,更抓到鄉土劇愛用成語、愛講英文等等特色,從中發揮新笑料,才真正產生了笑果。



「不停留在表面」是諧擬最重要的關鍵,要諧擬鄉土劇,絕對不能只是捏爆橘子而已。要真正看見鄉土劇之所以好笑的內涵,才能從中變化出新鮮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