希區考克的電影技法11之5──簡單易懂的故事

 

目炫神迷的故事總是吸引人,當撲朔迷離的迷團走到最後真相大白,觀眾無不感佩作者的匠心巧具。因此新進的創作者,總希望故事更複雜一點,彷彿故事越複雜難懂,就會擁有越多的鼓掌。



可惜的是,事實正好相反。最吸引人的故事,往往都是最簡單易懂的,仔細回想你腦海中的經典故事,是不是其實有90%以上都是單線進行,而且有再簡單不過的動機與故事線?羅密歐與朱麗葉、鐵達尼號、玩命關頭、蝙蝠俠......就連夢中有夢複雜到不行的全面啟動,其實故事也都是簡單到不行,也就是一個男人為了回家而做出努力。



越是複雜的概念、設計,越需要簡單的故事來支撐。因為人的理解力與專注力是有限的,一部需要花費大量腦力才能進入狀況的作品,絕對不會讓人喜愛。



觀眾越快可以理解什麼情況?什麼人?在做什麼?為了什麼?那就會越快融入故事之中,隨著情節起舞。



因此故事一定要簡單,簡單到那種人們看完可以用三兩句話說明:「喔,我看的是一部關於什麼什麼的電影。」



這個道理就算是在小說、漫畫當中也是一樣的,故事宏大如笑傲江湖、海賊王等等鉅作,開始都是一個再簡單不過的點:我要成為海賊王,開始找夥伴,出現宿敵,解決......笑傲江湖的複雜故事開頭,不是令孤沖、不是東方不敗,卻是林平之一家的滅門慘案。為什麼不是用主角開場?因為故事環繞的是「武林盟主」,所有人爭的是天下第一,而一本絕世劍譜正是天下第一這個概念的具體呈現,所以透過一本劍譜的爭奪,展開了關於武林盟主的爭奪。



如果你的故事很複雜或要往前追朔才能懂,它就很難產生懸疑感。希區考克片中的懸疑感來自 - 簡單、直線式、好懂的故事。一個精簡的劇本才會產生最大的張力。故事要有張力,就要把不必要的東西拿掉,只留下能抓住觀眾的元素。就如希區考克說的: 「什麼是戲劇,就是,把生命中無聊的地方拿掉...」



太抽象的故事,很難懂。這就是為什麼希區考克喜歡用「犯罪故事」 - 裡面有偵探、間諜、刺客、和逃脫警察追捕的人。這樣的劇情比較好玩弄觀眾的恐懼心,當然,這不是絕對的。



創作新人之所以容易掉入將故事弄複雜的陷阱,往往來自於想像力與生活體驗的不足,所以無法將一個故事說得簡單,卻又不失無趣,故事當中缺乏亮點,只好以複雜來蒙混。



已故戲劇鉅子李國修老師在京劇啟示錄一劇中曾說過:「一個人,一輩子,能做好一件事,就功德圓滿了。」編劇也是相似的概念。



一部戲,如果能有一個漂亮的創意賣點,就功德圓滿了。阿凡達除了外星種族替身這個概念外,整個故事其實是很不特別的,不就是典型的殖民者與被殖民者的抗爭故事嗎?一個原本殖民陣營裡的人因為深入敵陣,結果發現其實被殖民者才是對的,最後倒戈加入弱勢的一方,抵抗強權。但因為用了一個全新的概念將這個故事包裝起來,便成了一個新的故事。



這個典型的故事,其實便是所謂的「故事原型」。只要你熟悉夠多的故事原型,將一個新的創意丟進這個原型裡,就能產生出簡單又精彩的故事。



新手編劇該努力的方向,應該是尋找那個特別的新創意,吸引人的情境和元素,而不是執迷於把人物關係和故事線搞混搞擰。



Sh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