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出神入化》看電影開場與角色亮相

 

最近小農看了許多電影,要論喜愛指數排行,最愛的便是這部魔術強片《出神入化》。



以整體性而言,《出神入化》算不上什麼經典作品,故事上也顯得有些頭重腳輕,但確實中間包含了許多珍貴且值得學習的編劇技巧,因為小農特別想寫幾篇文章,來聊聊我在《出神入化》看到的東西。



我內心的評價是:光是開頭15分鐘,這部戲值回票價了。「出神入化」為開頭做了一個精彩的示範。



出神入化  

電影開場,透過一場魔術,首先闡述了關於魔術障眼法的原理。



這多少帶著一點編劇賣弄與吊書袋的味道,很多編劇因為資料收集或對一個題材的熱愛,常會出現這個毛病,但在《出神入化》處理得很好,因為它找到一個對的場景(變魔術)、對的人物(男主角性格本來就是愛賣弄愛講道理,透過這場戲來吊書袋,其實是突顯了角色的個性)以及一個對的時機(開頭建立氛圍與全片底蘊),使這個書袋吊起來一點也不無趣,反而讓人可以回味。



觀眾在第一個魔術結束,大樓亮起樸克符號時,全都被這個驚喜吸引進去。但事實上,這在電影中完全是可以套好的,毫無Magic可言,所以這個開場魔術尺度一定要很大,大到光是視覺本身就讓人驚豔,否則就起不了效果。好比說,這時變的魔術是劉謙的戒指穿過杯子這樣的小魔術,就沒有這種魅力。如果你有留意,在這部片中幾乎沒有這種魔術,這是一種拿捏。



接下來這個場景是我最喜歡的,催眠師的亮相:

出神入化  

這個場景值得多看幾回,它不但展現了催眠師讀心術與催眠的專業,同時將他遊走道德邊緣、唯利是圖卻又形象超好的特質發展的淋漓盡致。



剛開始,他是一個討人喜歡的街頭藝人,笑容可掬、態度親切又幽默,但當太太被催眠之後,他利用他的讀心術勒索先生,完全打中先生的七寸,機智又不留情面,但因為先生外遇本身就是道德犯罪,所以觀眾一方面覺得催眠師很詐,但一方面又會認為他是在懲罰壞人,所以又不算是邪惡之徒。



要展現所謂的亦正亦邪,這是一個很好的範例技巧──用不道德的手法懲罰不道德的人。



先出場的這兩人形象鮮明,討人喜歡,光是這兩場戲,全場觀眾便已經被收服了。雖然後續小偷和女孩的脫逃術場景強度普通,但觀眾已經不在乎了。



而事實上,小偷和女孩在整個故事中,確實戲份也不重要,這就顯出了角色亮相順序的重要性。看過戲的人不妨想想,如果角色出場順序不是這樣,會產生什麼效果?



小偷與女孩的場景,都依據角色的性格找了一個亮相方式,替他們確立了定位與性格,只是就沒有前面這兩人這麼清楚又精彩(因為很明顯的他們在劇中確實也是比較扁平的角色,火爆小弟和漂亮花瓶),小農便不贅述。



編劇安排塔羅牌來增添神秘感和強化角色性格,這部分有些矯情(牌在後面其實也沒有真正發揮功能,就是一種Fu),但也是一種手法,可以斟酌使用。



你也希望寫出同樣引睛的作品嗎?研究一下上面所提到的場景,相信你會從中獲得許多靈感的。


Sh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