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編劇心態】編劇應具備的「心體技」

 

小時候受到日本動漫的薰陶,每回主角在修行時,師匠總會針對「心體技」三方面給予磨練與提升,今天小農回想起這三個字,不禁虎軀一震(什麼跟什麼= =),心中洋溢著頓悟的爆發性吶喊:「編劇不也有所謂的心體技嗎!!!???」



是的,其實小農陸續收到一些問題,都在好奇:「老師,你一直很專注在編劇的技巧上,難道編劇靠的就是技巧,所謂的創意、靈光與人生體悟,難道都只是幻覺嗎?」剛好便從心體技這三個方面來解答這個問題。



「技」很容易理解,就是技巧。技巧是你的表達能力與邏輯,理解每個結構、安排、選擇與取捨的優勝劣敗,可以很直接的提升你劇本的素質,提升技巧,可以使相同題材類似議題的故事,變得更觸動人心、更受歡迎甚至更具有藝術價值。技巧是透過學習與練習,最容易成長的部分。



「體」是身體力行、持之以恆。就算你有前無古人的絕妙創意、後無來者的精湛絕技,你終究需要坐到電腦前,靜下心,一個字一個字的將思緒化成文字,這個過程痛苦而漫長,因為創作過程有苦有樂、有順利也有停滯,你可能必須在工作的繁忙、生活的繁瑣與人際的煩亂中持續這個難受的過程,所以這可能是編劇最關鍵也最難達到的一種能力。



「心」則是多數人對編劇的想像:天馬行空的想像力、精彩的點子與對人性深刻的觀察與體會。除了這些,小農還建議如何你要當個編劇,你最好還能有一顆開放與寬容的心胸,這樣你才能真正去接受與理解你劇本中的每一種立場、每一個角色,否則寫出來的戲最後都會淪為政令宣導與說教。



有技無心,你的作品也許有高潮迭起、有伏筆、有意外,但看起來就是似曾相識,了無新意;有心無技,表達能力跟不上你無窮的創意,看起來的作品就是雜亂無章、漫無焦點。



多數有熱情的編劇,都是「體」的狂熱者,因為他們樂在這種工作型態,有很好的「心」,卻在「技」的部分缺乏,導致許多創意沒有被好好落實,變成自我滿足的作品。



在成為編劇的路上,每個人都在這三個方面上各有不同的程度與造詣,而「體」與「心」很難教,只能靠著自我要求的紀律和生命階段的體驗來成長,唯獨「技」是能夠透過學習與練習成長的。



我想我能夠做的,就是讓更多的人在等待「心」的出現時,能夠在「技」的方面做好準備。




Share:

從《出神入化》看腳本幻覺


 

maxresdefault  

今天我們要再利用《出神入化》,談談透過戲劇的鋪陳,能夠產生的幻覺。



編劇有很多時候,都在努力找一個解釋。為了產生戲劇張力,編劇常會設計一些情節與安排,讓觀眾產生驚喜與意外,但在驚喜之後,如何自圓其說,便成了一大難題。



《出神入化》中設計了一系列劫富濟貧的神奇魔術,確實在過程中產生了無數莫大的驚喜,但真的每個魔術都有很好的解釋嗎?並不盡然。



事實上,觀眾一點都不在意「真正的合理」。你是否有過這樣的經驗,在看戲過程中覺得合情合理的許多事,事後回頭想想,男主角為什麼做那樣的選擇?女主角為什麼會出現在那個地方?有時有些東西其實是安排得極不自然又充滿破綻的,但你只要能夠在過程中創造「當下的合理」,觀眾當下被說服了,一切就成立了。



什麼意思?我們來剖析一下《出神入化》中出現過的幾個重要的魔術你便知道了。



《出神入化》分成三個重點魔術,第一是搶劫巴黎銀行金庫,第二是掃光缺德商人的帳戶還給受騙人民,第三是憑空帶走警衛把守的金庫。



但如果你認真去留意這三場魔術「如何辦到的」,你會發現只有第一場魔術解釋得清清楚楚,第二場幾乎沒有解釋(燈照一照就能把錢匯到對方的帳戶?),第三場則是利用催眠術、催眠術、催眠術。但重點是,觀眾全都買單了。



這就是「順序」創造的魔力。



編劇利用開場的幾場有明確解釋的魔術,取得了觀眾的信任感,當信任感建立後(哇喔,主角就是很有辦法的魔術師沒錯啦!),中間就可以混充幾個不可思議的魔術(好比在偵訊室裡魔術師將手銬變到警察手上),觀眾也不會去追究太多細節。只要最後關鍵時刻的大解密又有一個漂亮的解釋(儘管是來自於無法解釋的催眠術,但前面的劇情證明了催眠術真的存在),觀眾便可以滿足。



這就是編劇的特權,也是許多編劇忽略的重點──編劇可以決定觀眾要去相信什麼。



但這不是可以隨便胡謅的,需要你的巧思與安排。



最基本的順序取得信任法如下:

1. 開頭建立對你有利的規則,讓觀眾知道「這部電影就是這個調調」。

2. 開頭與重要轉折關鍵點的謎團,一定要有細節,因為這是觀眾最容易挑剔的地方。

3. 情緒上的合理比邏輯上的合理更重要。角色可以做毫無邏輯的事,只因為他正處於某種極端的情緒。



這幾個最簡單的原則有把握住,你會發現其實觀眾比你想像的合作,找一個解釋比你想像得更簡單。







Share:

《半澤直樹》與傳統日劇的不同結構

半澤直樹  

常看日劇的朋友,對於現代日劇的結構相信並不陌生。



不同於華人或韓國連續劇,動輒幾十集,通常日劇是以一季為單位,一週播放一集,所以通常長度都落在10~12集。



除了長度不同外,劇情的安排結構也不相同。日劇大多是走單元劇的結構,每一集都有頭有尾,完整作結,不留下懸念。這種設計比較類似美國的連續劇,但日劇有自己獨特的走法。



美國連續劇大多是有一個概念,還有一張人物關係圖,然後就這個概念和人物關係開始自由延伸,展現每個人的特色與生活(如慾望城巿、六人行、美女上錯身等等),也因為這種結構,美劇常常可以延伸好幾季,但過程中的故事線並不明顯。



而日劇除了每集自己劇情外,通常背後還會埋有一個貫穿整個系列的大事件(殺父之仇、沉寂十多年沒破的大案件、傳說中的寶藏等等),這個大事件通常會在第四或五集左右開始有了線頭,然後漸漸成為故事的主軸。



如果以圖型來表示,大概長得像這樣:

日劇結構  

每一集都有自己的主題,同時在每個主題當中漸漸丟出最終大故事的全貌,全系列可能完全不留懸念,或只有最後兩三集會留下懸念。



每一集都獨立成單元劇,和集集都留懸念的連續編劇法,沒有孰優敦劣的問題,基本上都只是收視考量的問題。連續編劇的好處是,可以利用懸念抓住觀眾,不得不在同一時間回到電視機前準時收看,但只要錯過了中間一兩集,或沒有從頭看起,就很容易看不懂,無法進入狀況;單元劇的方式,少了懸念保障觀眾回流,但觀眾無論從哪一集開始看,都可以馬上進入狀況,看了喜歡,也會更有動力去找出之前錯過的集數來看。 



而半澤直樹採用的結構,則採用了較少見的五集為一單元,且每集結尾留下懸念的連續編法。

我真的不太會畫畫........  

這種編法既擁有單元劇的優勢,可以在每個單元上另起爐灶,創造新鮮感,又有強大的懸念支持觀眾黏著在劇情上,就連第一個單元落幕時,也同時有「回到總行後究竟整個報復行動會不會成功呢?」,彌補了一般單元劇當單元結束時,觀眾就失去黏性的缺點。



半澤直樹第一季的結尾,相信很多人不認同那算是有結尾,但明顯製作團隊熱愛這種懸念不斷的手法,就連一季結束也不肯好好收手。事實上,相信有不少人對於劇情往後的發展會有好奇,不只是好奇半澤最後會不會成為行長,還包括如今劇情走到撂倒大和田常務時,已經是口味與劇情強度極重極重了,再往上發展,又該如何加強呢?



小農覺得,在這個極強的劇情之後輒然而止,讓下一季又可以從一個強度較弱的單元起頭,不失也是一種平衡劇情的手法。讓我們一起期待下一季半澤的到來吧。





Sh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