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洞》微電影賞析

黑洞  



一部作品的好,有時不是來自於什麼出類拔莘的寓意,而是以一個新鮮的手法,傳達出一個清楚的理念。



《黑洞》這部得獎的微電影作品,便是這種類型。主題其實很單純,就是一個人的貪婪如何自取滅亡,內容一句話也沒有,卻比千言萬語更明確,確實替「少即是多」這個美學,做了很好的註解。



故事開始於一個深夜無人的辦公室,主角獨自加班,影印機卻莫名送出了一張印了個黑色圈圈的白紙。主角一開始不以為意,卻意外發現這張紙上的黑色圓圈居然是一個黑洞,可以使他穿透任何的東西,一開始他拿販賣機做實驗,成功取出了裡面的零食。而後他將目標轉向公司的保險櫃,順利從中取出了大把大把的鈔票,但他為了確認是不是有把所有的錢取乾淨,探頭鑽入洞內,不料紙張脫落,他就這麼被關在保險櫃中。



這便是我們生活當中關於貪婪擴大最終滅亡的過程,發現,驚喜,擴大,滅亡。



事實上,這也是許多警世作品的故事結構:主角陷在自己原本煩瑣的生活中(深夜加班),意外獲得了神秘的能力或法寶(印有黑洞的紙)(發現),經過實驗確定了法寶的功效(水杯、伸手、販賣機)(驚喜),當運用這個法寶時漸漸失控(取出錢,越取越多,不取乾淨不罷休)(擴大),最後因失控自取滅亡(被關在保險櫃中)。



有時較為樂觀或仁慈的編劇會在後面還會再多一個階段,就是重建。例如:他拿著手電筒探頭進入保險櫃確認是否吃乾抹淨時,發現裡面有一份生日禮物,是老闆準備給太太的驚喜,上面寫著「感謝妳多年來容忍我對妳的忽略,我所有的努力與成就,都是為了妳」。當下主角意識到自己在偷的,是一個男人為家庭付出的心血,決定放棄不義之財,退出洞外。此時搖搖欲墜的紙掉落地面,他發現自己差點就被關在洞中,鬆了一口氣。他重新把紙黏回保險櫃上,把之前摸出來的錢一疊一疊的放回去。



這樣的作品常在談的是一種人生的真相:困難本身是有價值的。所以貪婪呼應的不勞而獲會造成滅亡,而重建往往是建立在認識這種價值。正如同《命運好好玩》的主角,因為掌握了遙控器,因此可以運用「自動導航」模式跳過人生中所有的瑣碎與不愉快,結果發現少了那些東西,人生蒼白無味,沒有什麼值得回憶的東西。



如果你能掌握這個結構與寓意呼應的竅門,要完成這類的作品,就能事半功倍了。







Share:

「時間」做為一種衝突

 


戲劇就是衝突,但衝突又是什麼呢?有戲與沒戲 一文中對「衝突」有概念性的解說。



但「衝突 = 需求 + 阻礙」這個公式雖然能夠幫助我們解析有戲沒戲,但對於劇本的發想幫助卻有限,究竟,我們應該怎麼做,才能更有效的幫我們找到衝突的元素呢?



大多數時候,提到衝突,大家就會想到爭吵、鬥毆等有形的衝突,但事實上,生活當中衝突無所不在,而其中一個常見的衝突元素,便是「時間」。



時間要怎麼變成一種衝突?主要有兩個層面:「特定時間」與「有限時間」。



特定時間指的是一個具有特殊意義的日期,好比說情人節、聖誕節、過年等等,這個時間也可以是個人化或事件性的,好比說生日、大考、宣布升官的日子等等。



日常生活當中雞毛蒜皮的小事,往往因為在特定的時間發生,因此變得格外具有衝突性,例如吃壞肚子這種小事發生在日常生活中幾乎無關緊要,但如果是發生在聯考當天,那可就事情大條。這就是「特定時間」的魔力,如果你希望替你的故事增加衝突性,找一個合適的時間發揮,效果會非常好。



而「有限時間」在許多警匪片中常被運用,炸彈再5分鐘就要引爆、如果沒在2天內找到某個關鍵人物,人質就會被殺死......這些事件雖然大條,但如果拿到有限時間,就會感覺事情重要,但沒什麼緊張的衝突感。所以英雄在救美的過程中遇到兇險稀鬆平常,還必須在限定時間內破關才有意思。



如果你能靈活運用「時間」這項武器,你的劇本馬上可以三級跳,立刻替精彩度加分。

Share:

從《101次新年快樂》談多線故事劇本

 



一元復始,萬象更新,2014新的一年的開始,小農特地選了關於新年的主題來和大家聊一聊。



劇本基本上依故事線可分為三類:單線、雙線與三線以上的多線故事。在原本大宗主流的單線故事外,又另外發展出了雙線與多線,自然是因應不同的題旨與故事所產生出來的變化。



雙線故事大多是為了藉由兩條故事線之間的對比呼應,反映出故事的題旨和寓意;多線故事的發展,則大多是因為要談的主題「很廣泛」。



什麼叫很廣泛?意思是不同種族、不同階級、不同年齡都可能會同時觸及這個主題,所以為了兼顧所有族群,自然會沿伸出許多角色與故事線。通常這種主題會是一個城巿(如《巴黎我愛你》、一種意識型態(如《衝擊效應》)或像今天提到的《101次新年快樂》──一個特殊時間。



在創作這樣的多線故事時,要先確認這些故事線的交集點,這個交集點不見得是時空上的交集,但絕對必須要有寓意上的交集。如《101次新年快樂》片中主人翁們的故事基本上是沒有交集的,但因為身在同個城巿裡,所以會刻意安排一些讓他們彼此擦身而過的場面,但這只是場面調度、場景轉換的技巧,故事當中主人翁們的交集其實是各自身上的麻煩,都在這奇蹟的跨年夜裡獲得了解決。



跨年夜便是奇蹟夜,世界如此美好。這是在這部片中傳達出來的甜蜜香氣。你當然不一定要這麼樂觀。



有些編劇利用多線式的故事在傳達一種人生的現實,在同一個奇蹟跨年夜裡,有喜有悲,有歡笑有慘劇,有希望也有失望,有誕生也有死亡,這就是人生,而你將什麼樣的故事並排在一起,就會訴說什麼樣的人生。



除了寓意上的會整外,多線故事在書寫時還需要留意一個重點,便是「場面的交集」。



雖然螢幕上同時有五、六個故事在上演,但觀眾其實只在看一部片。所以在前期的介紹段落時,每段故事的角色都在亮相,劇情在帶到歡樂時,每個故事的主角都很歡樂,劇情在低潮時,每個故事主角都陷入了難題,不見得會同悲同喜,你可以有三個故事開心開心開心把觀眾情緒帶到高峰,再利用第四個故事的段落先喜後苦急煞車,由樂轉悲,而第五個故事在此時進展到全然的悲慘。



這是運用故事情節發展在轉場,你控制整部多線戲的喜怒哀樂,就如同控制單線故事時要做的一樣。如果你不留意這點,多線故事剪出來,就會變成雜亂的拼貼,失去整體感。



Sh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