希區考克的電影技法11之10──大驚喜、大反轉



當你抓住了觀眾的心,不要給他們所期待的結尾。有炸彈,也先不要爆,聲東擊西,帶他們往另一個方向 (誤導),在他們不注意時,把地毯抽掉,給他們一個大反轉、大驚喜。



誤導是導演一個很重要的技巧,對編劇而言也是。觀眾在從電影開始的第一秒,就已經在猜測接下來會發生什麼事,如果你落入了他們的期待,就沒辦法得到他們拍案叫絕的讚賞。



而創造反轉和驚喜有四大方式。



第一個方法,就是「不要告訴他」。這是新手編劇為了創造驚喜,最常運用的方式,也是最粗淺的方式。把重要信息蓋住、隱瞞,直到關鍵時刻才丟出來,觀眾當然會驚訝,但驚訝完了之後通常會翻白眼,尤其你在結局時用這個方式(中間過程的揭露就視情況而定)。



為了避免這種「機械神」式的處理(指天外飛來一筆,如古代希臘悲劇常見的機械天神降臨解決一切),就產生出第二個方法──伏筆。在劇情展開的過程中,以不顯眼的方式置入重要的人物與線索。在偵探作品中為求作者與讀者鬥智的「公平」,常見這種手法,但其實無論任何一種類型的作品都會不斷運用這個技巧。這個技巧的關鍵在於如果淡化一個重要環節的重要性。



第三個方法,就是「誤導」。不只是不讓你注意到,而故意讓你注意到其他的東西。在偵探作品中,最常見的誤導方式就是設定一個「假嫌犯」,把所有暗示、可能、猜測都指向他。這種「假定位」的作法可以廣泛運用來製造「假盟友」、「假敵人」、「假中立」等等的角色,這個技法用得熟練很能抓住觀眾的心。就像「甄環傳」中的安常在與皇后,亦敵亦友,亦正亦邪,使人對她們又愛又恨,又同情又憤怒,是相當成功的配角。



前三種方法靠的是「安排」,編劇自己清楚答案,想方設法讓觀眾不知道。而第四種方法,是對編劇而言最危險但最有樂趣的方式,叫「我也不知道」。



大膽的把劇情推到連自己都不知道怎麼收拾的地方,不斷的往自己預想相反的方向前進,反覆搶救卻反覆往更深的深淵而去,直到你束手無策。這是編劇對自己最大的挑戰,但也因此可以產生最大的樂趣,激發出自己最大的潛能,寫出連自己都沒有料想到的精彩作品。



你有膽量接受自己的挑戰嗎?



x
Share:

《露西》的特殊雙線結構

 

《露西》無疑是近期最火熱的話題,關於片中哲學的討論網路上也有很多,小農在這不去深究其中的哲學含意,而是以編劇的角度討論關於《露西》的編劇結構。



《露西》無疑是一部哲學意涵濃厚的作品,盧貝松導演企圖心旺盛,企圖打造一部兼具哲理與觀影樂趣的作品。



在《露西》片中一直存在兩條故事線,這兩條線很特殊,因為它們不是以情節區分,而是以功能區分。



一條專注維持動作片的刺激感,一條專注在進行哲理的敘事與說明。



所以當露西還沒有因CPH4開啟大腦潛能時,她的部分充滿了懸疑、暴力和驚悚。另一部分穿插的則是教授的生物學課程,在為之後的腦部開發做鋪陳。



當露西的大腦開始啟動,她的故事線開始轉變成哲學線,不存在太多「危機」的懸念(因為她近乎無敵了),帶動大家的懸念反而更像是李棠華雜技團那樣的特技驚奇。



但特技的驚奇無法支撐故事太久(就像所有超級英雄剛得到超能力時都會有類似的炫技場面,但不可能一直炫技),所以編劇運用了一條黑道復仇與回收毒品的故事線,維持動作片的力量。



如果你仔細留心《露西》整部片的節奏,幾乎都是這樣,哲學──動作──哲學──動作......不斷穿插進行。一直到最後露西即將到達100%的時刻,都是與槍戰場面穿插進行,就是在平衡哲學與動作兩個區塊。



雖然結局的感覺有點失衡,哲學意味大量壓過了動作片(這部分小農感覺是因為露西感覺太無敵了,實在不容易替她感到緊張),但我覺得是導演的刻意安排,用意是為了提醒觀眾,喂喂喂,這是部哲學影片喔。



原因有二:

1. 要削減露西的無敵感,只要安排一些元素或情節就能做到(就像無敵的超人會有弱點或暫時失去無敵),這樣可以強化危機感。

2. 以篇幅來說其實《露西》僅有一個半小時,要插入更多的劇情是可以允許的。



在篇幅允許下,卻沒有增加更多的情節來增強戲劇效果,如果不是失手,就是導演擺明在拍哲學片,只是技巧性的調動動作元素來維持作品的趣味性,壓根沒有打算妥協的意思。



你是屬於文以載道型的編劇嗎?《露西》的敘事技巧,有沒有帶給你一些啟發呢?



Share:

希區考克的電影技法11之9──懸疑感來自資訊的供給


他看到了什麼?讓角色先看見,而觀眾還沒進入狀況的懸念創造,是常見的手法,但如果反過來呢?

角色正悠閒的在河上划著船,對正逐漸接近小船的食人魚群一無所知,觀眾看著魚群就要準備撲向角色,角色卻依然渾然不覺......

我們發現,當我們讓觀眾多知道一點,卻讓角色渾然不覺時,反而創造出了更大的懸疑感。

希區考克的方法是:秀給觀眾看戲中角色沒看到的東西。如果有東西要傷害角色,一開場就秀給觀眾看,之後,讓那場戲正常演下去。不時的提醒觀眾有東西要傷害主角,會讓緊張感加溫。但記得,角色腦中是沒有懸疑感的,他們是狀況外的。

在 Family Plot ( 大巧局 ) 中,希區考克在角色不知情的情況下,先給觀眾看車子漏油的畫面。在 Psycho (驚魂記) 中,觀眾比警官馬丁更早知道媽媽是個壞蛋,所以,當警官馬丁進到媽媽家時,緊張感就來了,這段也成為希區考克影史中最刺激的一段。

這就像是世界末日的預言一樣,如果沒有預言,沒有預先知道的危機,人們就會一天又一天稀鬆平常的活著。但當預言明確指出某個日期、某個惡魔、某個勇者時,隨著時間的近逼、惡魔特徵的出現、勇者來臨的跡象,人們因為自己的預期,就會創造各式各樣的想像。而這正是我們希望觀眾進入的狀態。


Share:

希區考克的電影技法11之8──兩件事同時發生

分割畫面  

許多人聽到兩件事同時發生,就會想到類似這樣的分割畫面。但其實希區考克做的比這個更多。



希區考克會讓兩個不相干的事情同時發生,觀眾會專注於一個事件,而會一直被另一個事件打斷。通常另一個事件,只是個好笑沒意義,用來擋路的事件而已。



在 The Man Who Knew Too Much ( 擒兇記 ) 中,一群不速之客來到了一個旅館房間,男女主角正如火如荼的在電話中吵架,觀眾也看的很緊張。這時,不速之客無聊的嬉鬧喧嘩,跟認真的吵架就形成一個很大的對比。或是,在 Spellbound ( 意亂情迷 ) 中,女主角 Ingrid Bergman 看到一張門縫中傳來的紙條,她正要彎下去拿時,她同事突然進來,開始在問男主角為什麼會不見,完全不知道她就踩在男主角傳來的紙條上。這種拍法,觀眾反而會更注意正在發生的事。



在上面這段的例子中,提到兩種「兩個不相干事情」的運用方式。



一個是讓一個氣氛相似的附屬事件,來烘托主要事件的氛圍,加強氣氛的營造;另一個是運用氣氛完全不同的事件,融合了希區考克的電影技法11之7──用幽默感增加張力 中提到的技巧,運用一個沒有進入狀況的角色來讓緊急的狀況更具張力。



兩個不相干的事件可以讓你的故事線變得豐富,而不會很單純的一根直腸子通到底,顯得很單薄。而且可以因為延長主事件的發展時間,使張力和情緒因為時間的延長而加強。(時間的延長可加強張力,所以許多要加強情緒的地方導演會運用閃回或是慢動作來處理)





Share:

希區考克的電影技法11之7──用幽默感增加張力

333399  

希區考克的故事中,「幽默感」是很重要的元素。可以像在對角色惡作劇一樣,給他一個最諷刺的事件,讓最糟糕的事情發生,用這個來製造張力。



希區考克喜歡用滑稽的老太太在他的電影中增加一種天真的幽默感。這些老太太通常都很有主見、長舌、對犯罪持很樂觀的態度。如果有人正在犯案,她們搞不好還會幫忙。



幽默與前一個技巧希區考克的電影技巧13之6──打破刻板印象 其實有某種雷同之處,因為幽默本身就是靠著在結構中的出人意表達到令人會心一笑的效果。



什麼叫「在結構中」?結構指的是一事一物的連結關係,拿文章開頭的圖案為例,這個畫面在一般情況下,就是「一個人在喝水」。但藝術家刻意將這個人在喝水的杯底做了一個豬鼻的造型,使杯子看起來就像是這個人的鼻子一樣,這個出人意表的安排使我們發笑。



同樣的道理,希區考克的電影多為驚悚電影,裡面不乏精神病、警探、槍枝、惡徒......各種令人感到緊張的事物,在情節上也多為暴力、謀殺、挾持、追逐等懸念張力十足的橋段。滑稽的老太太與這些元素先天上格格不入,但正因如此,當她以不進入狀況的方式介入時,就顯得格外逗趣。



關鍵是,這些逗趣的用意不在於惹人發笑,而是為了增加張力。如同在甜食中加入微量的鹽可以提味,創造的口感更勝加入大量糖粉的死甜,劇情也是這樣的。在充滿緊張的元素中適時的加入輕鬆的元素讓觀眾放鬆,會讓接下來的驚悚情節更令人震撼。



這樣的效果在喜劇中也一樣可以用上,在大量搞笑的情節中,如果能適量加入正經嚴肅的元素,會使整體的喜感獲得提升,這個部分港劇很常處理,有興趣的人可以看一些香港作品參考,你就會發現為什麼有些搞笑作品雖然笑料橫生,但卻總覺得不夠味。



Share:

希區考克的電影技法11之6──打破刻板印象

 



刻板印象可說是編劇最大的武器,懂得善用,你可以減少角色塑造的篇幅,用一些特定的動作與符號使觀眾快速進入狀況(符號部分可參考:電影作品中的符號 ),或是反過來運用,使觀眾們產生驚喜。



電影的新鮮與驚喜常是伴隨著刻板印象而來的,越是大家所熟悉的刻板印象,越容易運用來製造效果,打破刻板印象這個絕活,星爺其實是箇中好手。



肌肉小子

藏身在人群中的小孩,一看就知道是最好欺負的,沒想到......相信大家都知道下一秒為什麼我們會笑了。小孩也能是肌肉超人,打破我們的刻板印象。



如花

如花也是一個運用刻板印象的好例子,一般在這種橋段出現的仰慕者,都是貌美如花的女主角,《食神》一片中卻安排了一個大丑角,自然替此丑角的喜感增色幾分。



從這個案例也可以說明為什麼很多作品都有扮醜,但有些扮醜特別有效,有些卻顯得刻意又無聊。原因就是因為沒有扮在有反差效果的刻板印象上。



天生奇骨  

打破刻板印象不只可以用在角色上、橋段上,也存在有角色與橋段相互合成的效果。



在《功夫》這個橋段,橋段本身是高人現身的橋段,高人又常是無名小卒或落魄乞丐的形象(這也是種刻板印象),但《功夫》卻將他安排成真正的騙子,自然產生了力量。



打破刻板印象不只可以運用來搞笑,也可以運用來製造驚喜。偵探作品中常安排有兩種角色,一者充滿了觀眾對罪犯的刻板印象(兇惡、孤僻、低教育水平、與死者有過節......),一者充滿了善良守法人士的刻板印象(親切、熱心、神聖的職業......),藉此使真兇現身時產生驚喜和意外。



如果你的作品中,無論角色或是情節都缺乏新鮮感,或許你已經掉入刻板印象的陷阱中。將刻板印象打破,你的作品就會開始煥然一新。





Share:

想成為想寫就能寫的『腳本製造機』嗎?你絕對不能錯過這門課!!

東吳講課  


你有很好的拍攝技巧,卻苦無內容可以拍攝?


你有絕妙的點子,卻不知該怎麼化為腳本?


你的工作需要大量生產腳本,想知道怎麼更有效率的創作?


 


你不能錯過這門腳本製造機的課程!!


報名網址:


https://docs.google.com/forms/d/1SwtqNi_QKGuNpEamF04gkLaO9svfz0f01iRvlWilaio/viewform?usp=send_form


 


 



 


講師東默農簡介:


第一屆《中國好劇本》入圍百大編劇


第九屆《青年才俊戲劇競演藝術節》入圍最佳導演、最佳編劇,獲評審特別獎


曾於中華民國微電影協會、新北巿產經大學、國北師、東吳大學、淡江大學、台灣大學等處講課,深獲在場觀眾一致好評。


 


 


對大多數的人來說,寫劇本,說好聽是靠靈感,說直接就是憑運氣。但這是事實嗎?絕對不是。


世界上沒有一門工作是可以靠運氣維生的,編劇也是,它是一門專業,是一門技術。


其實,劇本創作是有跡可循的,只要你跟著該有的步驟一步一腳印的前進,要完成一部劇本絕對不是難事。


 


這門專業很少有人教,但絕對不難學,


只要你依照方法勤加練習,你也能夠成為腳本製造機!!


報名網址:


https://docs.google.com/forms/d/1SwtqNi_QKGuNpEamF04gkLaO9svfz0f01iRvlWilaio/viewform?usp=send_form


 


 



我曾利用課程中所教的這套方法:


1. 在兩週內從無到有完成一部漫畫劇本。


2. 利用兼職時間三個月完成三小時的舞台劇腳本。


3. 一週內完成一部微電影劇本。


 


在這堂課中,你將學到:


1. 有效率構思劇本的正確方式


2. 輕易建構作品的關鍵結構


3. 讓劇本平淡變迷人的秘密元素


 


無論你是:


1. 想學習一技之長


2. 試著轉換跑道


3. 打算提升專業精益求精


這門課都非常適合你。


 


微電影的熱潮越來越發燒,快報名參與這門課程,限額30人,名額有限,要報要快喔~~


 


報名網址:https://docs.google.com/forms/d/1SwtqNi_QKGuNpEamF04gkLaO9svfz0f01iRvlWilaio/viewform?usp=send_form


 


Share:

從《背影》看親情催淚電影的劇情鋪排



《背影》是一部中國廠商配合父親節推出的行銷微電影作品,內容講述一對心中有矛盾的父子,因為父親得病失憶而使孩子後悔莫及。



如果近來有經常在網上觀看微電影的習慣,你一定有發現這類親情類的微電影故事有種似曾相似的感覺,因為它們大多走一個相同的結構。



若以我們談過的微電影結構(可參見從「起承轉合」到「三幕劇」結構 )來展開,就能看到親情微電影的常見劇情鋪排。



起:關係交待。

承:好越好,壞越壞。

轉:打破循環。

合:發現。



當我們在構思時,這四個階段就像是一個房間門上的四個鎖,只要你找到可以配合的鑰匙,就能夠一一解開,看到門後的故事,這四個鎖分別是:



起:關係交待。(角色是誰?他們平常是怎麼相處的?)

承:好越好,壞越壞。(他們的生活有一個怎樣的循環,在這個循環中,通常會有一個做為象徵的動作或物件。關鍵象徵可參見:什麼是象徵? )

轉:打破循環。(一個突然的事件,打破了原本生活的循環)

合:發現。(透過象徵,發現一些原本不知道的事(或驗證了原本就很明白但沒說出口的事),完成角色歷程。何謂角色歷程請見:角色的成長──談角色歷程 )



因為近期親情電影大多以失憶做為「轉」,所以都會有一種似曾相識的味道,最大的關鍵都是找到讓「承」與「合」能夠呼應的象徵。



在《背影》中,就是每天煮三紅水去交班地方等待的動作,之前很紅的《阿嬤的衛生紙》則是用阿嬤塞衛生紙的動作,在更早之前合庫人壽《我失智的父親,最卑微的願望》用的是房子前合照的相片。



你可以試著把它們抽換成其他的物件或動作,就會發現你可以生產出幾十部相似的微電影:常常煮的中將湯、一個俏皮的眼神、一顆佈滿灰塵的籃球、全家出遊的大合照......



腦中是不是已經開始浮現各種情節了呢?寫下來吧!!



Share:

從《只想讓你聽見思念-東京篇》看「知與不知」的情感力量



我們曾在懸念的秘密(二)中介紹過,只要懂得操控「知」與「不知」的落差,就能夠製造出不同的懸念力量。



但事實上,「知」與「不知」的操控者如果不是編劇,而是劇中角色,那就會產生懸念以外的力量──情感。



人與人之間有一個默契,就是彼此之間應該是「誠實」的。但這默契常常因為各種理由而被打破,善意或惡意的,人們每天都常在說謊。



說謊和隱瞞本身都是很有戲劇力量的行為,因為這個行為本身就是一種衝突,如果懂得善用就會製造出力量很強的場景。這股力量往往來自於說謊或隱瞞者的「理由」。



《只想讓你聽見思念-東京篇》這部作品做了一個很好的示範,劇中女主角透過語言的差異,以說謊和隱瞞操弄了知與不知,理由很單純──這是一段想說,但絕對不能被聽懂的愛。



我們都被女主角的「理由」感動了,因為想說,我們為愛的強烈而動容;因為不讓對方聽懂,我們為她的溫柔揪心難受。



你能找到一個好理由讓角色說謊嗎?這個理由永遠都是善意的,出於保護、出於溫柔、出於愛。

Sh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