認真鬧笑話(四)── 預備.....出拳!!

 

懷念的志村大爆笑系列,是小農兒時在電視機前必看的節目之一,今天就用這志村大爆笑來講解搞笑的一種套路:預備......出拳!!



這個技巧是美國脫口秀常用的技巧,而後來也出現在許多綜藝節目的小短劇中。



「預備......出拳!!」,從字面上便知道有兩個節奏,一個是預備,一個是出拳。不要覺得小農在講廢話,這可是有學問在裡面的,就像國寶技藝相聲會有「滾包袱」和「抖包袱」一樣,要有笑料,必須要先有預備的鋪陳。



「預備」這個節奏中,通常都是使用一些帶著既定印象的元素,比如影片中爸爸洗好澡步入客廳開電扇,兒子吵著要裝冷氣這樣的段落。或是男女朋友出遊,女生吵著要買包包、在考試時老師要求把課本收起來等等,這些都是生活中很常見的段落,我們會先把它秀出來,做好預備。



接下來......就該出拳啦!!!



在正常的生活中,兒子吵著要冷氣,爸爸碎唸幾句開了電扇敷衍兒子,大概就沒戲了。但越是沒戲的地方,越是出人意表的好點!! 快想一個出乎意料的反應,無論這個反應是反差、誇張、無厘頭或有性暗示,這個反應會像一記重拳,擊中觀眾的笑穴。



如何?要搞個笑夠簡單吧?近年來大陸也運用這個模式創造了一些搞笑劇集(如《屌絲男士》),裡面的笑料嚴格來說,好不好笑見仁見智,但整體運用的都是這個技巧。



那到底要怎麼樣的「拳」,搞笑分數才高呢?這個就容小農賣個關子,讓大家自己琢磨琢磨囉。

Share:

故事創作者的基本功課

 



現在已經越來越多人明白故事的重要性,從娛樂到教育,從行銷到品牌塑造,都在談故事。



但身為一個故事創作者,有什麼基本的功課應該要常常進行,好持續的自我提升呢?



一、讀經典:

小農建議,每個故事創作者應該都要讀一點基礎的故事學,如果你喜歡探源,幾乎所有寫「如何講故事」類型的書裡,都會提到亞里斯多德。如果你不愛古文,也可以讀比較近代的創作。之所以強調要讀「經典」,是因為巿面上騙錢的教學書太多(所幸台灣巿場不大,所以翻譯進來的都比較經典XD),要留意作者所說的是否經得起時間和巿場考驗,所以較經典的書及作者至少可以省下過濾的麻煩。



而在這些書中也常提到一些經典作品,也應該找來看看,畢竟聽人家描述海,不如親自去看海,現在是資訊爆炸的時代,結果養成大家只接觸資訊,不習慣自己去親身接觸,有點本末倒置。建議讀這些東西,是因為學習任何東西都應該有個脈絡和架構,才不會霧裡看花,也不會人云亦云或單純跟著感覺走。



小農剛開始學習寫作時,最常犯的一個大忌就是「無知的傲慢」,對於理論、經典都不屑一顧,有一種「我有我自己的路」的感覺,以及「如果剛好看到別人和我想寫的東西一樣,就會被說抄襲,但那明明是我自己想出來的」的鴕鳥心態。要知道平庸的定義不是「糟」,而是「很多人都這樣」,你的點子可能不錯,可惜很多人也都想得到,而且還有人比你先說出來了,所以這個點子是平庸的,沒什麼好怨嘆。



最近台灣新進了一本好萊塢編劇教父羅伯特麥基所寫的《故事的解剖》,內容非常紮實,所談的東西也很實在,雖然對初學者來說,有些地方會有一點深,但值得拜讀。



二、讀熱門:

小農犯過的第二個大忌,就是「裝清高」。熱門的東西一定俗,所以我不看,以免變成俗人,顯得自己平庸。



這其實是一點也沒有必要的想像。因為作品就是要給觀眾看的,熱門的東西代表有大量的觀眾埋單,影響著一個時期的群眾想法,如果你與熱門元素脫節,你就會發現自己其實是和社會脫節。這件事雖然一開始感覺影響不大,但三年五年後你就會發現,你身上少了很多養分,使你無法與你象牙塔以外的世界溝通。



其實觀眾是很要求新鮮感和共鳴的,熱門的東西能夠帶動流行,就代表裡面有一些元素是新鮮的,又能夠與這世代許多人能夠共鳴呼應。讀熱門不是為了讀完之後去抄襲,而是藉由讀熱門去讀懂現代社會的脈動。



三、上點課:

有時因為個人創作經驗較少,或是讀的作品不夠多,一時還沒有分析與鑑賞的眼光。這時透過老師的指導,可以加快速度打通任督二脈,也更能夠回頭看懂那些經典為何可以為經典,熱門為何可以如此熱門。而什麼樣的老師比較好?這個可能見仁見智,因為會寫的老師不見得會教,會教的老師不一定有偉大的作品,還是要看你在哪個階段,老師能幫你什麼。所以其實小農比較鼓勵學員不要光上課,應該在上完課之後拿自己的疑問和經驗與老師交流,才能融會貫通。



不過要提醒一點是,不要習慣拿自己的作品請老師「看看、指教」(除非是老師要求的課堂作業)。因為說實在話,一部120分鐘的電影腳本或5萬字小說,細細讀完可能要花上5~10個小時不只,過程中如果還有給予評點和建議,花費的精神是相當巨大的,除非老師超愛你視如己出,或是他真的超級閒,否則大多數老師通常都會很客氣的收下你的作品,但很難真的用心看完。這與老師有沒有誠意無關,與這年頭大家都很忙有關。



這件事和出版社的編輯是一樣的,他們多以介紹或有點口碑的作者為主,極少收納投稿作品,除非他們真的很缺稿。原因無他,因為根本沒有這種心力。



所以如果要交流作品或請老師指導,建議你拿故事大綱和角色設定,或是某些段落場景就好。國外其實像這樣的作品指導,都是另外付費進行,因為每一次的討論,都是佔用了老師的時間與專業,就像你去看心理醫生一樣。



四、常創作:

任何一門技藝,都要投入一萬小時才會成為專家。而這一萬小時絕對不是「當觀眾」。你很難想像去看過一萬小時的醫生、吃過一萬小時的牛肉麵,你就會精通醫術和廚藝,但不知道為什麼總是有人覺得自己看過很多小說和電影,就足以寫出撼動人心的作品。我知道有人一出手就暢銷,但多數這樣的創作者都只是曇花一現,能持續產生水準之上作品的,極其少數。



我始終相信能夠成就偉大的,不是天賦,而是努力。





Share:

劇本創作流程

 

上了兩堂劇本課,深度交流後發現許多學員在學習後開始有了想法,但卻不知道該如何落筆,想法在腦中很混亂,問小農有沒有什麼創作的流程可以參考?



一般來說,我們會經過三個步驟來完成劇本:故事大綱、分場大綱、劇本。(如果有像電視那樣有分集的,會在故事大綱和分場大綱中間多一個分集大綱)



故事大綱的功能,就是讓你的想法先就定位。在這個時候,請忘掉第一景第二景第三景,也忘掉台詞、畫面等等,就專注在「故事」上。



一般我們在書寫故事大綱時,會依照「時間順序」來寫。一個故事可能橫跨1980、1990、2000年,而80%戲份發生在2000年,但故事大綱在書寫時,還是會從1980年寫起。之所以這樣安排的原因,是為了避免時間跳躍和交錯時,容易產生不被留意到的盲點(Bug)。



等故事大綱擬定後,我們才會拿著故事大綱開始從中切出場景,並且開始安排順序。在這個階段,就是在決定「演出順序」,我可能第一景是2000年的台北,第二景是1980年的高雄,第三景跑到第一景的隔天......在分場大綱中,我們會安排每一場的人(角色)、事(事件)、時(時間)、地(地點)、物(道具),寫上場景中每個角色的場景目標,可能會加上一點點關鍵台詞(非必要),把它們速記下來。



在寫分場大綱時,要留意每一場是否具備衝突、角色價值是否有產生變化,如果發現場景中缺乏了這兩件事,就應該改寫這個場景,或讓它與其他場景合併。



等分場大綱安排OK後,才會進入劇本的部分。這個時候你就可以完全專注在場景當下,將人物場景目標的互動化成對白。



透過這樣的流程,你就可以分階段整理你的構想,不再同時被一堆問題綁住而停擺了。

Share:

如何搜尋題材資訊?

 

如果今天,我想寫一些自己沒有那麼熟悉的題材和主題,該怎麼找到合適的資料來協助我完成劇本?



一般大家最直覺的就是利用網路。但運用搜尋引擎一段時間後,可能常會產生一些無力感,因為網路上的資訊量實在太大,常常要花極大的時間過瀘沒有意義的資訊,除了搜尋引擎外,有沒有什麼其他的方式可以獲得更有品質的資訊?



小農提供給大家三個網路以外的資料搜集管道:



1. 實體書藉:

網路的強項就是什麼人都可以放資訊上去,所以資訊的品質常常良莠不齊,而實體出版的作品,經過出版社的篩選,在資訊的品質上常常較為精良,可信度也較高。大家可以愛用圖書館,利用館藏系統去找到特定題材內所有的出版品。小農常會去圖書館一抱就是十來本書(請善用家人的借書證),回家挑覺得幫得上忙的章節簡單讀過,這樣可以在慢時間內就對一個職業或圈子擁有較多的認識。



2. 主計處資料:

政府的網站其實提供了許多資訊,但這些資訊常常不會在搜尋引擎中出現(或是排名偏後),統計資訊的好處是提供沒有偏見的事實,多利用主計處網站上的統計資料,常常可以發現一些讓你耳目一新的資訊,運用在作品中,也常會有畫龍點睛的效果。



3. 特定社群與人:

無論是網路或出版品,資訊的來源都是「人」。所以想要深入瞭解某個領域的資訊,其實進入某個社群直接去結交朋友,是最快的方式。人都有自己的生活領域,你只要去特定的地方,就會遇到特定的人群。例如你對民間信仰的題材有興趣,就直接去找一間廟,和裡面的信眾或是管理委員會的人聊聊,簡單的打個招呼閒話家常,其實人與人之間的話閘子沒有那麼難打開。一般小農都會去兩三個這樣的社群,這是為了避免因人的偏見而產生的偏頗。不過如果是一些工作忙碌的職業,切記不要在人家工作時打擾別人,良好的印象非常重要。





Share:

《出神入化》的角色元素與結構

 

今天我們要再度進入《出神入化》,談談角色的編排與設定。



《出神入化》的角色眾多,但原則上,我們可以利用陣營,簡單的將他們分為三類,而這三類通常也是我們在設計角色時,常見的編排:

主角勢力(正義勢力):

便是以魔術師為首的四騎士魔術團,在戲劇作品中,主角通常代表著正義的一方,即使做的是為非作歹的事,也必定有一個師出有名的正義理由,才能使觀眾認同。在《出神入化》中,四騎士魔術團是一個劫富濟貧的魔術團,靠著炫技先搶銀行後劫富豪,是俠盜的角色。



反對勢力(邪惡勢力):

必然有一個與主角陣營相反的敵對陣營,這個陣營通常是邪惡的,但不必然。如同在這部作品中,因為主角勢力是俠盜,反對勢力便成了捉拿他們的警察,但警察不是邪惡的(當然,在某些作品中,警察確實是壞警察無誤),只是在作品中魔術師對抗的是資本主義社會,因此維護社會秩序的公僕警察自然就成了對手。



中立勢力(第三勢力):

通常在作品中不會僅止於兩大勢力,會安排第三甚至第四勢力(受限電影長度,通常不會出現第五勢力)。但無論出現多少個,通常都會有傾向,要嘛是主角的盟友,要嘛是反對者的盟友,只是他們會有另外行動的空間,也會有不同的立場、角度和理由,而且有時還會轉換立場。像在《出神入化》中,富豪原本是主角的盟友,最後卻發現成了主角的肥羊;破解魔術的人原本是警察的盟友,後來發現其實是最後大魔頭。



立場轉換會帶來驚喜,但要有立場的擺動,就必須先有對立的兩人勢力,這是不可動搖的基礎。



而在每個勢力之中,都會有主副關係,這個層次要做出來,才不會失焦。以四騎士為例,雖然四人多是同進同出,但可以感覺得出來,男魔術師是主要人物,催眠師次之,女魔術師雖然看起來和男魔術師有段過往,但在劇情過程中絲毫不是重點,和少年街頭魔術師一樣,都是這四人組中的陪襯角色。



通常在主副關係中,副手都與主角存在某種抗衡關係,有時是性格上的互補,有時是立場的對立(但你明顯清楚他們都是同一掛的),如果性格類似,性別上就必然不同(如《史密斯夫婦》)。要時時留意這樣的區分性和層次感,才不會讓一個陣營中的角色面貌模糊,難以區別,這是新手編劇常犯的錯誤,沒有替A角色和B角色做鮮明的區隔。





Share:

腳本製造機與一般編劇課程有何不同?

 

小農自己上過非常多的編劇課程,無論是外面單位或是學校教授的,在那段時期當中,雖然有許多收獲,但上來上去,總覺得不滿足。



多數的老師喜歡談概念,強調創作的精神,或是講講自己的實務故事,或是講賞析,讓整堂編劇課就像電影座談會。



這些上課方式不是不好,但總覺得從A老師換到Z老師,大同小異,講來講去總是那些。



我大約可以體會那些老師的想法,正如知名文學家波赫士曾說的:「故事是由火與代數學構成的。」



火指的是熱情、靈光、樂趣、創意等等性靈的元素,這是身為創作者想走創作路一輩子不可或缺的,而是極重要的。因為技巧可以學,功力可以練,但對創作的熱情是你永遠的原動力。



所以老師們不愛談技巧,愛談概念。



但代數學的部分,總是需要有人教。空有技巧沒有熱情,作品只會充滿匠氣;但空有熱情沒有技巧,劇本大多時候會遭人唾棄。



因為自己走過那段摸索的時期,所以小農很清楚的明白,新人剛想進入編劇之門,絕對是熱情滿溢,最渴求的就是能夠有一些立刻可以派上用場的技巧讓他們步上軌道,使他們的劇本能從60分快速提升到80分以上。



另一方面,小農自己也認識一些業界的朋友,深知他們為自己的工作所苦,但面對接踵而來的案子量,實在沒有辦法僅靠靈感就產出作品,極需一套有效率的方法。



這便是我開設這門《腳本製造機》課程的原因,也是這門腳本製造機課程的獨特之處。



如果你是:

1. 初入門的編劇新人。

2. 有充滿創意的想法,但卻一直沒辦法變成完整劇本的人。

3. 對腳本產出有龐大需求量,需要系統性方法的人。

4. 對編劇技巧有鑽研熱情,希望有人可以交流的人。

這堂課都會非常適合你。



報名網址(時間地點報名表內都有註明):

http://bit.ly/1p54lQi



Share:

希區考克的電影技法11之11──善用「麥高芬」(MacGuffin)

欲練神功~~~必先麥高芬~~~  

什麼是麥高芬(MacGuffin)?它是希區考克自創的一個名詞,據小農的猜測,希哥之所以會隨口用了一個這樣的名詞,是因為他心中對於麥高芬的定義,本來就是一個吸引人注意(一聽到就會想問那是什麼?),但實際上卻什麼也不是(或說一點也不重要)的東西。



如果以大家熟悉的題材來看,金庸是熱愛運用麥高芬的說故事大師之一,他作品中的武功秘笈與寶刀寶劍,都是一個個麥高芬。



以笑傲江湖為例,整個故事的開端,乃至過程中許多推進故事與人物的,都是一本傳說得之者天下無敵的辟邪劍譜。但這劍譜到底是什麼來由,其實大家印象都很稀薄。



倚天屠龍記中,倚天劍和屠龍刀之名如雷貫耳,但說真的,這對兵器到底厲害在哪?還真說不出個所以然來。



這就是「麥高芬」,如同所有的警匪片都存在的「超級毒梟」、「跨國犯罪」,千篇一律而且當真相披露時也不真的驚天地泣鬼神,但卻會在作品一開始的時候吸引觀眾的注意力,創造出強大的懸念吸引觀眾看下去。



直到什麼時候這個「麥高芬」會開始變得不再重要?直到觀眾的注意力轉移到角色身上為止。我們總會在某個時刻開始對角色的喜怒哀樂與安危更關心,比關心辟邪劍譜到了誰手上更多一千倍。



至於這個麥高芬到底是不是一定要「虛無飄渺」倒不是重點。就像《臥虎藏龍》中的青冥劍就很虛無飄渺(沒什麼存在感),但《達文西密碼》中的聖杯倒是一直很重要。



這是創作者個人的見解,希區考克覺得麥高芬是什麼不重要,《星際大戰》的導演喬治‧盧卡斯卻覺得麥高芬一定要非常炫、非常特殊才可以。



無論如何,善用麥高芬在第一時間吸引觀眾的注意絕對是像辟邪劍譜一樣強大的絕學(不過要學會它不用自宮),快給你的作品找個麥高芬吧。



Sh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