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心花路放》(又名心花怒放)看公路電影的創作

 

《心花路放》(小農比較喜歡這個片名,因為《心花怒放》實在看不出來和影片內容的關係)是大陸近期放映的公路電影,導演寧浩的作品常帶著黑色幽默和純爺們的風味。



我們今天就用這部作品來談談公路電影的創作。



公路電影的基本模式,就是一群人透過「上路去遠方」脫離了原有的生活,一直到路的終點時,這群人都獲得了收獲與成長。因為是一趟長途的旅程,所以公路電影常見的是不斷變化的場景(通常會有壯闊美麗的風景)、不斷蹦出來考驗主角們的各式人物、感覺沒什麼連貫但都刺在主角痛處的事件、一段漫長旅程的時間,以及吵吵鬧鬧的搭檔。



在創作公路電影時,最開始的挑戰便是:為何上路?



劇情一開始,黃渤飾演的歌手耿浩就面臨了婚變,哥兒們為了幫助他走出失婚的陰影,於是帶著他開始了一段抒壓尋歡之旅。對觀眾而言,這個觸發事件將我們帶到了一個可預想的劇情走向:主角耿浩在這趟旅程裡,要嘛走出陰霾,要嘛另結新歡,要嘛重拾舊愛。



果不其然,在這個MOMENT,馬上就插入了一條支線,一個可憐的大齡剩女,因為受到耿浩的一首歌感動而踏上了旅程。



我們無時無刻不在期待,這兩組人馬何時、何地、用何種方式相遇,並且擦出愛與領悟的火花。



這就是公路電影必須要有的骨幹,許多公路電影因為缺少了這樣的骨幹,使得整部片看起來鬆散無序,或許看來趣味橫生,但就是一波波的流水帳。



創作公路電影的第二個挑戰便是:終點有什麼在等他們?



如果追溯經典,《西遊記》當屬中國最早的公路作品,一條通往天竺的大道上,終點是取經成佛。那我們作品的最後終點,會是什麼呢?



這個終點,不必然與主角上路的理由有關,但必然和主角上路前,困住他的「內心關卡」有關。以《心花路放》為例,上路的理由是好哥兒們的尋歡之旅,但終點是把歡尋夠了嗎?必然不是,因為之所以會有這趟旅程,全然是因為主角「放不下對前妻的愛」這個內心關卡,所以劇本中創造了一個地點「梧桐客棧」,是主角與前妻相遇相戀之地,這趟旅程的終點,就是這個具有重大象徵意義的地點。



當然不是說所有的公路電影都會「回到起點」,重點是你必須為了突破這個「內心關卡」而設計一個場景、一個事件來讓主角面對。它可能是一個人(主角一直不敢面對、或不敢反抗),可能是一個地點,也可能是一個活動(比賽、慶典、神秘的儀式等等),你可以依照你所安排的旅程去發揮創意。



在《心花路放》中,導演利用鏡頭敘事的技巧,創造了一個特別的事件高潮,為了不妨礙所有人的觀影樂趣,就不多說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