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部電影學會好萊塢6個經典電影場景──《大英雄天團》

 

跨年連續假期,想好要去哪裡玩了嗎?相信許多人不能免俗的想去看場電影,如果你希望看一部充滿笑聲又略帶刺激與感動的溫馨作品,《大英雄天團》會是一個不錯的選擇。



在討論正片之前,小農想先誇誇《大英雄天團》行銷團隊的用心,如果你認真比較一般預告片和正片的差別,就會發現《大英雄天團》的預告片剪得很不一樣。一般如果我們看過預告片,再進場看電影時,常會遇到一個情況:喔,這段是預告片播過的部分,於是腦袋就放空了那麼幾秒。但《大英雄天團》的預告片卻利用改變次序、花絮、拼貼,使你在看電影時腦中的聲音是:咦?這和預告片不太一樣!



所以當初帶著大概是部70分娛樂作品心情的小農,看完之後感覺是部有90分的娛樂電影感受!落差感有很大的加分。



今天小農要和大家分享好萊塢界很知名的一個15節奏表(出自《救貓咪》),但小農沒有打算全部列出來,我只列出一些常見明確的場景:



1. 建構:10~15分鐘,透過主角的生活,建構出電影的世界觀。

2. 觸發:一個誘餌或意外,生命中的契機,使主角在左右為難之下決定改變生活。

3. 歡樂過場:主角獲得某項能力後,運用能力玩耍的過場,或是下了一個決心後,努力特訓的過場,節奏緊湊,氣氛歡樂。

4. 飛車追逐:字面上的意思。好萊塢近年來對這項元素的堅持超乎我想像,幾乎到了讓我懷疑製片預算上會有一項「飛車預算」必須要消耗掉。

5. 翻轉:主角的認知或角色的立場180度大改變。

6. 犧牲與復活: 在接近最後一個高潮場景的地方,出現死亡的主題,通常是主角身邊的重要人物,一個重要的東西,或是信念。在喜劇片中,常伴隨著復活。



我個人覺得《大英雄天團》把這些場景運用得很好,很自然到位,不會讓人覺得有刻意的感覺。這件事文字不好表達,你可能必須親眼看到,然後和一些好萊塢爛片做比較,就能感受出差別。



記得這六個場景(如果你夠認真,把它們抄下來),買張《大英雄天團》電影票和一桶爆米花,進場享受一個充滿歡笑、驚喜、熱血和(託我的福)知性愉快的跨年假期吧!



PS:作品有彩蛋,記得看到最後喔。彩蛋致敬的對象是創作了《復仇者聯盟》所有英雄角色的超級英雄之父史丹李(Stan Lee),是我的偶像之一。



Share:

如何創造節日型電影?

 

聖誕節剛過,新年即將到來,每到了節慶放節,總是難免會想到要找部電影來看看,當然如果有應景的最好。



就像節日行銷是所有領域行銷重要的一環,節日也是電影題材的一個重要元素,將節日作為元素有三大好處:



1. 創造搭售的效果:

就像開頭說的,聖誕節時難免會想看部應景的聖誕電影,過年就會想看看賀歲片(雖然賀歲片和過年好像無關)。這就像是約會時就會看想浪漫愛情喜劇一樣,情境本身會創造去看電影的動力,因此對於票房是有幫助的。



2. 如果口碑不錯,電視頻道會更樂於買單:

每到過年就會要播劉德華的恭喜發財或中國娃娃,在電影圈也一樣。打開電影台,會發現在特定的日子裡,會喜歡播特定主題的影片,因此反過來思考,如果你寫特定主題的作品,電影台基本需求考量,自然會比較樂於購買播放版權。什麼?那是製作人的事?你合約裡沒有賣播放權的分紅?那我想你有機會創造一個好商品去遊說製作人擬個好合約了。



3. 用點心,就容易被記住:

因為節日元素是多數人熟到不能再熟的,每到節日,也總會有好事者歸類一些必看經典作品。如果你在大家極度熟悉、被反覆耕耘無數次的題材上變出新花樣,在有限的意義內詮釋出新的意義,就會特別容易被排入經典之列。因為經典的意義不是你有多老,而是你有多無可取代。雖然新不一定代表好,但就像開車,在同一個車道上,總是比較難超車。



那究竟該如何創造節日型的電影呢?



1. 以節日為衝突引爆點,而結束在節日的意義之中:

節日都會有些意義,真愛、團圓、新希望、奇蹟、感恩祖先等等,而我們的生活中常有許多的不圓滿,因此就會在節日爆炸(相信大家都因為「情人節希望和平常不一樣」這個理由鬧過情緒)。節日作品大多是這樣的類型,挖掘節日的意義,然後再利用衝突最後的解決,使角色在節日這天收獲了人生的成長。



2. 為節日的特定元素翻案:

翻案不一定是完全相反,賦予新的意義與形象也是。我們常利用翻轉與拼貼,替原有眾人熟悉的元素創造新鮮感,例如大家都熟悉給乖小孩送禮物的紅色聖誕老人,但大家知道,有個專門在聖誕節,給壞小孩懲罰的黑色聖誕老人嗎?憂鬱的藍色聖誕老人?助人發財的黃色聖誕老人?聖誕老人機械戰隊?(啊,不好意思,宅男魂發作了XD)



小農個人比較喜歡做新鮮的嚐試,因為節日每年都有,但人人都期待有新鮮事發生,不是嗎?



Share:

我是編劇專家,我在寫部落格

于為暢老師專業的《流量與寫作BMBA》課程

P_20141228_173113  

因為星期六台北場的時間剛好和行程撞到,但11月已經錯過一次,不想再錯過的小農毅然決定報名星期天的台中場,特地殺下去台中去拜見部落客界鼎鼎有名的于為暢(他的部落格天下為暢),他在九月時來上了我的《腳本製造機》的課程,課程結束後給我了許多寶貴的意見。這次也是期待能夠吸收到更多資訊。



我覺得人在三個階段都需要上課(扣除上課的社交功能不論):

1. 新人階段:你對於這個專業不夠理解,不如多找幾個老師學習,吸收他們統整的知識與經驗,可以跳過漫長的摸索期,開始有明確的方向努力。

2. 小成階段:你對於這個專業已經有十足的熟悉感,但還沒有大鳴大放。工作一陣子之後卻總覺得有些事可以更好,這時可以再上些課,甚至別的領域的也可以,會幫助你跳脫日常的循律,看見新的可能。

3. 老手階段:你對於這個專業已經是專家,甚至是名人大師了。這時去上些同樣在頂點的人的課程,能夠讓自己維持在好的狀態,甚至再創更高的成就。



而這堂《流量與寫作BMBA》對於這三個階段的人都能產生幫助,因為:

1. 它夠簡單。為暢的用詞都很淺顯易懂,在課堂上有些人連部落格都還沒有創,但他們也都很有收獲。

2. 它夠扼要。為暢的扼要讓你能夠部落客最開始的任務聚焦而且明確,上完知道什麼最重要,而且馬上知道可以做些什麼。

3. 它夠核心。真理的特性向來是深者見深,淺者見淺,它的出發點是建立身為一個部落客的正確價值觀,而不是技術性的操作,所以既使他所說的東西你可能觸類旁通其實90%都已經知道了,但你還是會很有收獲,因為人在做事時,最需要的有時不是什麼驚人的創意,而是最核心的提醒,讓有點迷路的你重新找到方向。



其中為暢不只一次強調:「你不實際下去寫,說再多也是沒有用的。」這句話深得同在文字創作圈裡的小農的心。是啊,就像寫劇本,你不實際動筆,學再多技巧也是沒有用的。特別與「行動就是力量」的手牌合照一張,期待未來自己更高的執行力。



託為暢的福,接下來小農將要開始創作出更多吸引人的企劃,敬請期待。

Share:

皮克斯故事技巧22之6──給你的角色相反的東西

 

你的角色擅長做什麼,喜歡做什麼?給他們相反的東西,看他們如何挑戰自己解決這些不曾解決的問題。



《超人特攻隊》裡的超人先生無所不能,就是不會當「正常人」,所以皮克斯給了他這個頭痛的任務。如果有個硬漢殺入敵陣如探囊取物,卻搞不定女人,你知道該讓他做什麼了。



這個技巧本身和「離水之魚」的技巧是相似的(詳見跟著好萊塢編劇這樣做──離水之魚 ),而一個角色的本質與性格,往往都是在他們與不擅長事物或意料之外的情況奮戰時顯現出來。



通常這樣的安排都會具有一定程度的喜劇效果,但有時依照你處理的方式,也可能很愁悵(《超人特攻隊》的超人先生就是好例子)。



在開頭做這樣的設計,角色在等待一個機會;



在中段做這樣的設計,角色在逃避自己的弱點;



在末段做這樣的設計,角色展現出了前所末見的勇氣,證明了自己。



這個概念可以做得很大,在故事線上發揮作用,也可以做得很小,只是場景中的一個情緒。想像一下,一個想和女友提分手的男人,在提分手前發生了些小事,使他記起了女友的溫柔、體貼,或女友告訴她她發現自己以為對他太壞了,今後必然改過。現實給了角色與想像相反的事,使男人在說出分手這個消息時,更添加了戲劇的張力。



故事發展沒有受到影響,但這個場景卻一下子精彩起來。



你知道該怎麼運用這個技巧了嗎?

Share:

從《星際效應》看科幻作品中人的定位

星際效應  

諾蘭兄弟無疑是當前電影界的奇葩,近期作品《星際效應》將一部硬功夫的「科技片」拍得扣人心弦,確實功力驚人。



會說「科技片」而不是「科幻片」,是因為在《星際效應》中科幻的程度極低,雖然故事發生在距離現在很遠的時空,但片中的科技幾乎與現實之中幾乎沒有差異。



你會感覺到,在這部片中的人類在面對自然時,是相當無力的。像《星際大戰》之類的科幻作品,裡面的飛船帥氣、科技優雅,在其中活動的角色是「征服者」,能夠運用手中的科技克服所有問題。相較之下,《星際效應》中的科技簡直只能用粗糙來形容。科學對角色而言與其說是力量,反倒更像是問題,在大自然當中活動的角色,是「落難者」、「受操弄者」。



這種落難的無助感受,深深植入在每個角色之中。劇中無論是科學家、科學家之女、父親、女兒、困在孤星上的科學家......每個角色都帶著末日來臨的無力與絕望。《星際效應》在說的,是一種人類的真實狀態,面對外在世界痛苦、無力,為了愛所以我們不得不勇敢、不得不欺騙、不得不隱瞞、不得不痛苦、不得不自私。但反過來說,這些不得不的黑暗,全都源自愛。



有些資深的影評與編劇對《星際效應》的故事頗有微詞,但小農覺得以這個故事的龐然,如果真要做到更多情感的刻畫與描寫,恐怕三個小時無法負荷。



這個難題其實也發生在編劇圈的轉移上,越來越多的編劇離開電影圈,投奔擁有更長故事發展時間,以及編劇擁有更多主控權的電視圈。到底在逐漸成熟(老化)的電影藝術中,還有多少可以發揮再創造的空間?至少在這個突破點上,小農看見了《星際效應》在開發科幻片處女地上的努力。



《星際效應》告別了科幻片中人類的「大時代」,以一種對自然、對神、對科學的景仰,一種直視人類渺小的謙卑,迎向了科幻片的「小時代」。

Share:

皮克斯故事技巧22之5──簡化、專注、整合特色、截彎取直

 


皮克斯的經典作品《玩具總動員》系列,出現的玩具角色種類不少,在像這樣參考資訊爆滿的題材中理出一個主線,常常是許多編劇新人的巨大考驗。



編劇常面臨兩大致死危機:不做功課,或功課做太多。



不做功課,編劇走不出自己想像的框架;功課做太多,這也要,那也好,能發揮的有趣素材很多,但就像各種風味強烈的香料,統統放進鍋裡,出來的只會是場災難。



從眾多的素材當中學習「簡化、專注」是很重要的,你必須學會取捨,才有可能得到理想的故事。還記得米開朗基羅的名言嗎?他不是雕出大衛像,而是把不必要的部分去除掉。



當你從眾多素材中挑選出一條主線時,角色本身應該具備多少特徵?牛仔胡迪可以有各式各樣的發揮,騎馬、槍法、套索、擠牛奶......各種可能,你可以都放,也可以都不放,關鍵在於你如何「整合」。他是身懷千種絕技的牛仔?還是充滿母愛的另類牛仔?或是不會騎馬卻槍法神準的牛仔?「特色」其實是整合之後的結果,讓這個角色不同於其他角色。「不同」是關鍵字,像《超人特攻隊》中人人都有超能力,所以每個人只有一個超能力做為他的特色。但在《來自星星的你》之中,都教授是唯一擁有超能力的人,所以就算他有一千種超能力,也不會使他的面貌有半點模糊。



最後,截彎取直。人們都習慣選最輕鬆的途徑,劇中的角色也一樣。千萬不要為了劇情需求讓他們做不合理的繞路,也千萬不要刻意塞過多的陰謀與背景設定。如果你真正把一部電影寫成大綱,你會發現其實可能沒有你想像的曲折。大多數時候,你光是交待角色的設定、關係與對事件的反應,就已經花掉大半的篇幅了。其實很多時候編劇的功夫會花在怎麼用更精簡的方式把情況解釋清楚(但又不能精簡到只是讓角色大剌剌的說出來),所以讓衝突直奔衝突,轉折直奔轉折,往往才是最聰明的安排。



簡化、專注、整合特色、截彎取直。這樣雖然可能讓你覺得失去了有價值的東西,但它可以幫助你從固有思維中解放。



Share:

《逆光飛翔》,以溫暖取代衝突的作品

逆光飛翔  

因為朋友的推薦,小農在這次前往峇里島渡假的航班上欣賞了這部久違的作品,也看到了一種新鮮的故事推動模式,在這裡與大家分享。



學習過編劇基礎的人都知道,「衝突」一向是增加戲劇張力與推動劇情的重要元素(更多對於衝突的瞭解請見有戲與沒戲 ),衝突越密集,故事就越緊湊,也越有劇情在向前進的動力。而《逆光飛翔》一劇中,衝突數量卻很少,小農在看電影的過程中,每個覺得會發生衝突的地方,幾乎都落空了,取而代之的,是一次又一次的希望與溫暖。



是的,《逆光飛翔》是一部以溫暖取代了衝突的作品。



但《逆光飛翔》卻不是一部會令你昏昏欲睡的作品,這當中到底發生了什麼事?



其實原因,就在於衝突都發生在「內在」,整個故事透過角色設定,使劇情滿是溫情,卻依然吸引人看下去。



《逆光飛翔》的兩個主角,一個是天生眼盲的裕翔,他的鋼琴夢與先天的障礙,使他無論走到哪裡,衝突都跟著他到哪裡。周遭的人排斥他是衝突,周遭的人幫助他也是衝突。因為在他心中的聲音是:「我不想依賴別人,我想知道靠自己到底能夠做到哪裡。」



裕翔的兩個設定,在故事開始前,就讓一切衝突完成了:

1. 他先天視盲,生活不便,需要別人的協助。他知道自己需要協助,卻又不希望總是被人協助。

2. 他的視盲造就了他在音樂舞台上的天分,卻也成為他離開音樂舞台的理由。



這兩個設定都是一種矛盾的設定,因此幫不幫都衝突,追不追夢都衝突。



相較於裕翔,張榕容飾演的小潔則是被外在的衝突包圍:

1. 舞蹈夢遭家中反對,她的責任感使她承擔家計,卻也使她遠離夢想。

2. 她試著將她的舞蹈夢轉移到男友身上,卻遭到男友背叛。



在小潔生命的谷底,裕翔出現了,鼓舞了做為「正常人」的小潔,拿出勇氣去向自己的夢前進。而受到幫助的小潔自然回饋給裕翔更多的協助,於是又回到了裕翔內在自身的矛盾裡,直到他最後在朋友與師長的支持下,終於走出矛盾,再次迎向夢想。



於是,整部作品就在人與人之間相互協助的溫情下,創造出了推動故事前進的力量。



沒有車禍、沒有意外、沒有受傷等外來的因素,《逆光飛翔》向我們做了一個良好的示範,讓一切回歸到角色身上,故事便找到了自己前進的方向。

Sh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