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逆光飛翔》,以溫暖取代衝突的作品

逆光飛翔  

因為朋友的推薦,小農在這次前往峇里島渡假的航班上欣賞了這部久違的作品,也看到了一種新鮮的故事推動模式,在這裡與大家分享。



學習過編劇基礎的人都知道,「衝突」一向是增加戲劇張力與推動劇情的重要元素(更多對於衝突的瞭解請見有戲與沒戲 ),衝突越密集,故事就越緊湊,也越有劇情在向前進的動力。而《逆光飛翔》一劇中,衝突數量卻很少,小農在看電影的過程中,每個覺得會發生衝突的地方,幾乎都落空了,取而代之的,是一次又一次的希望與溫暖。



是的,《逆光飛翔》是一部以溫暖取代了衝突的作品。



但《逆光飛翔》卻不是一部會令你昏昏欲睡的作品,這當中到底發生了什麼事?



其實原因,就在於衝突都發生在「內在」,整個故事透過角色設定,使劇情滿是溫情,卻依然吸引人看下去。



《逆光飛翔》的兩個主角,一個是天生眼盲的裕翔,他的鋼琴夢與先天的障礙,使他無論走到哪裡,衝突都跟著他到哪裡。周遭的人排斥他是衝突,周遭的人幫助他也是衝突。因為在他心中的聲音是:「我不想依賴別人,我想知道靠自己到底能夠做到哪裡。」



裕翔的兩個設定,在故事開始前,就讓一切衝突完成了:

1. 他先天視盲,生活不便,需要別人的協助。他知道自己需要協助,卻又不希望總是被人協助。

2. 他的視盲造就了他在音樂舞台上的天分,卻也成為他離開音樂舞台的理由。



這兩個設定都是一種矛盾的設定,因此幫不幫都衝突,追不追夢都衝突。



相較於裕翔,張榕容飾演的小潔則是被外在的衝突包圍:

1. 舞蹈夢遭家中反對,她的責任感使她承擔家計,卻也使她遠離夢想。

2. 她試著將她的舞蹈夢轉移到男友身上,卻遭到男友背叛。



在小潔生命的谷底,裕翔出現了,鼓舞了做為「正常人」的小潔,拿出勇氣去向自己的夢前進。而受到幫助的小潔自然回饋給裕翔更多的協助,於是又回到了裕翔內在自身的矛盾裡,直到他最後在朋友與師長的支持下,終於走出矛盾,再次迎向夢想。



於是,整部作品就在人與人之間相互協助的溫情下,創造出了推動故事前進的力量。



沒有車禍、沒有意外、沒有受傷等外來的因素,《逆光飛翔》向我們做了一個良好的示範,讓一切回歸到角色身上,故事便找到了自己前進的方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