寫對白前必備的三個觀念(三)

 

第三:用行為寫性格,別只用對白寫性格,更別用形容詞寫性格。



許多新手編劇喜歡用對白來試圖刻劃人物,粗魯的人就是滿口髒話,書呆子就要講話充滿理論文謅謅,更常見的是用旁人的議論直接給角色「貼標籤」,他是一個溫柔善良的人,他是一個活潑的人,他是學校的風雲人物⋯⋯



當你這樣做的時候,基本上你的劇本就已經死掉一半了。因為這樣都容易導致無聊的對白、死板的情節和停滯的節奏。



能最有力刻劃人物的,是行為,而行為,指的不是翹腳、吐痰,而是角色對週遭環境的反應。



在自己家裡翹腳,他可以是任何一種個性,但如果是在老闆面前、重要會議上翹腳,那這傢伙要嘛囂張過度,要嘛玩世不恭。



他都還沒說話呢!



同樣的,當路邊有人遇到麻煩,選擇迴避和選擇見義勇為,這個角色的個性也是不同的。行為本身比語言更有力,所以與其設計對白去突顯角色的個性,設計一場戲來突顯角色會更有效,劇本也會更精彩。



不要安排幾個花癡,對著主角指指點點說他是一個危險人物,直接安排一場追逐或衝突,表現他「有多危險」,是比較精彩的選擇。



當你開始用這種方式思考劇本,你會發生你的劇本結構開始變得不同,不會永遠是以閒聊開場,以問答前進,以突然想起什麼進入下一場戲。



自然,在你寫作對白之前,你的劇本就已經比別人精彩十倍了。



回頭看第二個觀念

Share:

寫對白前必備的三個觀念(二)

 

第二、對白就是對話,是幾個人,為了某個目的,在某個地點,某種情境下而說的話。



你一定要把上面這句話的填空題填完,才有辦法繼續寫下去。對白是有場景的,讓兩個人在一片空白中對話,是不可理喻的。



但當你給了角色身份、場景、時間、目的後,對白就突然鮮活了起來。



因為我們每天都會因為說話的對象不同、地點不同、情境不同、目的不同而選擇說些什麼,還有不說些什麼,所以如果這些事情沒有弄清楚,你就不可能精準的知道角色話什麼能說,什麼不能說。



沒有這些東西,就不存在所謂的「潛台詞」,因為你沒有提供媒介來傳達它。



舉例來說:



兩個男生在酒館裡的對話,與在球場上的對話,就算同樣是要寫「確認對方是不是也暗戀同一個女生」,內容明顯是全然不同的。



當然,如果你還能替這段對話加上動作,整個對話就會變得更精彩,一個火鍋、一個失誤、一個上籃進球,就可以不言而喻很多事。



同樣的,相同的一句「最近怎麼樣?」,出現在久別重逢的早餐店、深夜失眠的手機訊息裡、生死決鬥前、舊愛婚禮上,完全是不同的情感。



所以對白不是只有用嘴巴在說的,是同時使用場景、動作、情境在呈現的。編劇應該要懂得運用你所能調動的所有武器,既然一切都是你說了算,那替你的角色找足一切加分的工具,絕對是你的責任。



千萬不要嫌麻煩,也不要把設定當成是一種交代作業,而是該把這些當成創意思考的元素,幫助你的對白更鮮活。我常看到許多新人編劇,照著編劇書上的指導,寫出了落落長的人物小傳、背景設定、故事發想等等,但完全沒有在劇本中發揮作用,非常可惜。



寫劇本不是在交作業,沒有人規定你一定要怎麼寫(除了格式為了讓業界看懂所以有統一),那些劇本以外的工作,都是為了幫助你的劇本內容。如果你沒有從這個角度去設計和構思,你就會面對無數次的死板、單調與卡關。



回頭看第一個觀念

點此看第三個觀念



Sh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