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腦筋急轉彎》談故事的衝突

 

《腦筋急轉彎》再次證明了皮克斯故事工廠的創意實力,將這部作品標榜為「全新原創故事」確實一點也不為過。



長久以來,全球故事界都面對一個巨大的瓶頸——衝突的重覆。我們都面臨故事必須靠著衝突不斷的前進,但在人類悠長的故事史上,人類行為的衝突幾乎都被說遍了。莎士比亞的偉大,在很多時候是因為他提供了許多故事經典的原型與人性衝突的可能性,而後世大多數時候都在努力耕耘兩件事:相似的衝突,如何說出新鮮感,以及深入人性更幽微之處,找尋新的衝突可能。



容我雞婆的重申一次,這在編劇圈已經是常識,但「衝突」這兩個字還是時常被誤解。衝突代表的是「需求」+「障礙」。(可參考「有戲與沒戲」一文)



但太陽底下沒有新鮮事,當故事成為一個產業,日常生活就開始被生吞活剝,原有的故事類型從英雄講到了小人物,從男性談到女性談到同性,從國家大事談到日常瑣事,從歷史談到現代談到架空世界,受歡迎的作品被留下,創作者越來越瞭解讀者與巿場,不同類型的故事開始建立起自己的模組,不同國家的說故事人也建立起自己的模組,於是我們看到了被核彈與恐怖份子填滿的美式英雄與間諜片、被黑道毒品與內鬼駕御的香港警匪片、日常生活總有奇妙荒誕情境與怪人的日式劇情片等等(其實日本應該舉例純愛、友情、努力的動漫才對XD)。



這就是所謂的「相似的衝突,如何說出新鮮感」。近年來流行開始將不同的類型重組混搭,暫時替這個挑戰找到了一個出口,但編劇和觀眾永遠不會就此滿意。



而另一條路,就是開始尋找新類型的衝突,如果顯而易見的衝突都被講過,那有沒有那些更個人化、小眾化、不被看見不被明白的衝突?大多數「看不懂」的作品都是這樣來的,因為導演與編劇(通常是同一人或編劇完全服務於導演的組合)細膩的觀察、豐富的知識與個人的偏執,他們處理的都是一些「你必須讀過超多書」、「你必須超專注」、「你必須超有同理心」或「你願意超任性」才能夠看懂的衝突和議題,所以你才會經常聽到「這個作品講的是一種少年狀態的焦慮」或「那是一種人生甘苦滋味」之類的評論。(這是一個很好的提示給所有想挑戰藝術片的朋友,如果你不要抱著「被娛樂」或「被教育」的期待,任性一點的把自己投射進藝術作品裡,去享受思考的樂趣,你會找到觀賞這種片的趣味,當然,如果你看電影是為了放鬆和娛樂,就別折磨彼此了)



選擇這條路,代表你放棄了多數人可能經歷或可以理解的情境,而能理解你作品的人數下降,就代表票房的下降。這不是商業電影或想透過這行賺大錢樂見的結局,多數青年學子對這個標新立異的區塊樂此不疲(但通常他們不是想清楚了才做這件事),小農建議大家腦袋清楚一點,如果你想任性,就請放膽任性並提升專業知識(不然都以為自己在做新東西,但其實可能18世紀就流行過類似的東西),如果你希望搏票房搏掌聲,就請好好把故事講成會受歡迎的樣子。



這次皮克斯的《腦筋急轉彎》,確實是巿場上少有新鮮感十足的作品。如果單純的以外顯故事來看,它就是一個幾乎無聊到爆炸的故事:一個少女因為搬家,無法適應新環境,差點喪失自我卻突然頓悟想通的「內心戲」。但皮克斯利用動畫的優勢,把那些內心戲都做出來了,而且這些內心戲不是內心的小劇場,而是大腦各種運作機制的擬人化。



這個故事原型,讓人不禁聯想到三五十年前的作品《聯合縮小軍》,當年在特殊攝影和後製技術剛茁芽的時代裡,這些以各種方式將人類送進人類體內以解決疾病問題,背後暗自進行健康衛教的作品,充分滿足了當時社會對於人類身體器官的好奇心,對比於現在《腦筋急轉彎》許多觀眾的映後心得,也可以發現這個作品大大的滿足了現代人對於心理機制和情緒根源的好奇心。



更進一步的,這個作品把內在情緒這個「自己的事」,透過幾個情緒小精靈的代表,轉變成「別人的任務」,創造出了一個巧妙的投射——每個人腦中也有自己的樂樂、憂憂、怒怒等守護者,在每分每秒都認真的守護著我們。而精靈們守護女孩的過程,也是我們在成長過程中性格所面對的每一個危機,甚至有人願意犧牲自己,只為了保護我們的完整,這是一件多麼溫暖而美好的事。



這也讓我們看清楚了衝突的根源,所以渴望的核心——我們想要「快樂」而「完整」的自己。那些名利愛情核彈危機,都是每個人彼此之間為了快樂而戰的包裝。如果你能看見這個衝突的本質,在你構想故事時,你就比較能跳出呆板故事的漩渦,除了正與邪、貧與富,有沒有讓人不快樂、迷惘、矛盾、沮喪的時刻,是需要我們筆下的角色需要去面對和克服的?



把它挑出來,找到最能夠勾起其他人回憶的那個,用充滿樂趣的方式把它說出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