皮克斯故事技巧22之11──別把點子放在腦裡

0.jpeg


你是否也有好的點子,時常在腦中蘊釀、沉澱,卻始終沒有把它寫下來呢?



或是你常常速記了許多腦海裡閃過的點子,但永遠都只是「把它記下來」而己?



這兩點都是非常可惜的,因為你可能有機會成為偉大的作家,卻把自己的才華浪費在速記員的工作上。



皮克斯的故事技巧明確的指出這件事:把好主意寫在紙上「不斷地修正完善」,「不表達出來只會爛在腦子裡」!



人的大腦是非常有趣的,它擁有極為強大的處理能力與創造力,但它只會處理「你問的問題」。所以當你把它用在記憶,它就默默記憶,當你用它來發想,它就默默發想,當你用它來解決問題,它就默默解決問題。



而一個故事的形成,其實就是不斷解決問題的過程。當你有一個絕妙的概念或場景在腦中形成時,請趕快把它記下來,並且開始試著完善它。



如何完善?你可以開始前後延展,前面需要些什麼事?後來會發生什麼事?角色是什麼樣的人?他的人際圈如何?個性如何?有沒有什麼特點或弱點?他是生活在什麼樣的世界?



試著問自己更多的問題,然後去試著回答它們。



好的點子就像一枚種子,如果你不灌溉它,它就會永遠保持種子的狀態。你細心的把它放進土壤中,也有可能在灌溉的過程中莫名死去。但好消息是,它們比植物優秀的是,它們都具備起死回生的能力。



當你灌溉過一百顆種子時,你可能開始具備有讓第一顆死去的種子復活的能力。



你會突然間明白,要用什麼樣的設計,可以使原本前後矛盾的環節運轉,你會知道怎麼讓原本無趣的故事,變得趣味橫生,你會瞭解到原來你以為無法成立的故事,其實有不同的角度和拼貼,可以讓它運轉起來。



這一切都源自於你開始給你的點子更多的養份,而不只是把它放在腦中與筆記本裡,等待它們被時間遺忘。



就從今天開始,讓它們開始發芽吧。

Share:

用對白建立有意義的動作








小農之前談過很多次「動作」大於「對白」的概念,你如果想寫出一部出色的作品,一定要學會使用動作去表達角色的想法和情緒,用畫面來說話。



但難道在電影之中,對白是毫無意義的嗎?當然不是,對白與動作其實是好朋友,只要你懂得善用對白,其實你可以用對白把沒有意義的動作,變成充滿力量的畫面。



以《間諜橋》為例,在橋上蘇聯間諜與美國間諜即將進行交換,主角唐納文擔心,蘇聯間諜回到祖國,真的還能被信任嗎?蘇聯會不會以為他洩秘?會不會以為他被美國吸收成了反間諜?會不會對他嚴刑拷打?



編劇在這個Moment有兩個選擇:



一、讓答案隨風而去,任憑觀眾朋友自行想像。這個方法有點壞,但也不見得無效,還能留點餘韻,只是必須冒著故事力量減弱和觀眾想揍人的危險。如果這個信任問題又剛好是全片的核心,你還故意不說,那情況又更糟了。



二、說個明白。為了給觀眾一個交代,你當然必須說個明白。但要說個明白,有時必須大費篇幅,有時又會破壞美感。我們常會發現一個古怪的情況,一個有力的畫面,往往都在說了個明白之後,變成了一個無聊的結尾。



於是對白與動作成了好朋友,用演的,沒說明白,但吐露了一些線索,供觀眾玩味。



唐納文問間諜:「他們會信任你嗎?」



間諜回答:「你看他們是擁抱我,還是只是請我坐在後座,你就知道了。」



一句話,就創造了一個懸念和有力的動作,究竟,當間諜走向他的祖國時,會得到擁抱還是後座呢?(答案請自行進電影院品味~)



這就是一個巧妙的設計,透過對白,讓角色的動作產生意義,這個技巧也很常用在愛情故事上。



總會有人說:「你請他吃飯,如果他摸摸鼻子有點為難,代表他喜歡你;如果他爽快的答應,還和你討論哪家餐館好吃,代表他只把你當朋友。」



當然,這個意見不見得總是準的,也可能是一個天大誤會的開始,但觀眾的心立馬在此刻被揪了起來,期待起接下來對方的反應會是什麼。



這個對白建立有力動作的技巧,你學會了嗎?

Share:

《間諜橋》的小人物與大英雄








一個為敵人挺身而出,捨身悍衛心中真理,誓死不退的人物,你會如何描寫?



在《麻醉風暴》獲獎後,我曾寫過一篇文章點到了該劇集美中不足之處(詳見:《麻醉風暴》在關懷社會時,請別忘了身為人的部分),一個月後再看到《間諜橋》這部作品,覺得實在是為這個美學做了最好的註解。



一直以來,台灣電視電影在嚐試討論嚴肅議題時,總是容易「對事不對人」,把一個議題(或時代)挖得又大又深,卻對主角的人性刻劃過少著墨,使角色成了編劇說理揭密的工具。



這是一個非常可惜的結果,當一個編劇擁有足夠的慧眼去發掘一個素材時,如果懂得把重心放對,就能創造出叫好又叫座的作品。



戲劇的重點永遠在「人」身上,觀眾的眼球也總是跟著角色在活動。當一個議題很好的從環境進入到角色的生活時,儘管議題只是個配角,也能夠發揮出強大的力量。



《間䜓橋》中的主角唐納文(湯姆漢克飾),原本是一個保險律師,後來應政府要求,在美俄冷戰的最高峰,被迫替蘇聯間諜辯護。一瞬間,他成了全民公敵,他越想扮演好這個角色,他就越被社會、工作、家庭敵視。



你問我《間䜓橋》在說些什麼?我覺得它在談一個英雄的偉大,屬於英雄的素質,以及國家機器的冰冷與殘酷。



你問我《間諜橋》好不好看?它不是一部驚心動魄的作品,沒有什麼刺激心跳的動作場面,但它絕對是部勾著你心弦向前走的好看作品。



全賴編劇筆下的唐納文,是個人味十足的小人物。



你會在作品中看到唐納文身為父親、丈夫、律師、人類之間不同的面向,你會看到他的徬徨、困惑與恐懼,你會看到他脆弱與可愛的一面,他並不是一個刻板印象中的英雄,也不是無所不知的智者,他是一個受大局操弄無法自主的凡人,但他確確實實擁有了不起的精神與行為。



在整部片的結尾,唐納文完成任務回到家時,累倒在床上的畫面,把他的平凡表露無遺,卻成了最精彩的畫面。



是這個小人物與大英雄的結合,成就了這個角色,和這部值得一看的作品。

Share:

什麼是結構?






如果你是編劇書籍和編劇課程的愛好者,一定對於「結構」這個名詞不陌生,但對於這兩個字實際指的到底是什麼,可能就有點一頭霧水。



小農在開始接觸編劇這門技藝,也對結構這兩個字的定義感到困惑,感覺每個老師、作家口中提到這兩字時,它們代表的意義都不盡相同,彷彿他們說的是「人生」。後來在通常無數的交叉比對和討論後,小農最終終於豁然開朗,其實也沒這麼複雜,實際上是相同值得細細品味的。



結構(Structure),在英文的字義上,用的是和蓋大樓建築學裡的是同一個字。如果把劇本當成一棟房子,結構就如同裡面的鋼筋骨架,無論你房子的外牆、裝潢是怎麼樣的千變萬化,結構的骨架都是相似的。



房屋結構在一開始的用意無它:提供一個最堅固的組合方式,好支撐住整個房子,在添加了外牆、裝潢、家具和無數的踐踏後,可以依然安然無損,屹立不搖。



這就是所有文學結構的根本:起承轉合。一個最堅實的故事組合方式,告訴我們你只要先說什麼,再說什麼,整篇文章就會流暢易讀。



但隨著時代的演進,房子的建造並不只為堅固而已了。人們開始對居住有了各式各樣的需求,要通風、要散熱、要禦寒、要高、要美、要隔音、要防潮、要抗震⋯⋯因此房子的結構骨架開始改變了,為了適應各式各樣的需求,不同的結構誕生了,每個結構都有不同的優點和缺點,也都有適合的材質和極限,文學也是這樣。



我們從小國文教育給我們的,始終是最遠古的「堅固文章」,但文章的功能是多樣化的,用來思辨的、用來抒情的、用來辦公的、用來驚嚇的、用來媚惑的⋯⋯因此不同類型的結構開始產生,而且有粗有細,用來支撐各式各樣的素材和技巧,使整部作品不至於在承載過多的資訊後變得雜亂無章或平淡無味。



而朂終「結構」這件事在時代、哲學、政治、評論家與文學家的努力下,形成了「結構主義」這個美學巔峰(這句話也總結得太總結了吧XD)。後來漸漸什麼事都可以結構一下,做為某某區塊的討論,比如情節順序、整體包裝、角色安排等等。



但跳過複雜的理論不談,簡單一句話解釋結構:結構就是「東西組合的方式」,或用另一個說法,結構就是「你組合了什麼?怎麼組合的?」。



這也是為什麼「結構」這兩個字這麼萬用了,因為劇本當中能夠組合的東西太多了,幾乎你每個選擇都會形成一個組合,一個結構。所以下次當再有老師或文章提到「結構」兩字時,你不用再心慌慌,只要冷靜下來,確認一下,他是在談「什麼東西的結構」。



但結構這件事,和我們的創作有什麼關係呢?關係可大了。事實上,學會去看懂結構,對於你在創作上或評論上,都會有飛躍性的進步。當你學會這件事時,你也可以開始結構來結構去,在喜歡的女孩或學長面前賣弄一下學問了(喂~)。



為了便於學習,小農建議初學者可以先從三個結構開始練習分析(如果你是創作者,試著把它運用進你的創作中):

一、劇本整體結構

二、角色設定安排。

三、元素結構的一致。



小農將各別寫作一篇專文來討論這三個結構,當你這三件事都瞭解清楚後,我們就可以進一步聊聊「得獎作品怎麼寫」了。



--

寫文不忘廣告,小農10/25(日)晚上將在台北舉辦一場講座,主題是:如何將真實故事改編成劇本?

歡迎有興趣的朋友報名參加,絕對讓你不虛此行!

活動資訊與購票請洽:

http://www.accupass.com/event/register/15100404591...



Share:

皮克斯故事技巧22之10──明確自己究竟喜歡的是哪些元素



相信每個創作者都有類似的經驗,看到一部作品,覺得真是太棒了,期待自己也能寫出一部相同的作品。



在你捲起袖子前,請先思考一下,你到底是喜歡這部作品的什麼?



身為編劇,小農絕對反對抄襲,但也無法否認天下文章一大抄的事實,但這個「抄」字指的,到底是什麼?



其實所有的學習都是從模仿開始的,模仿讓人有目標,也讓人有樂趣,但模仿無法使你獲得「成功的成就感」。這是一件顯而易見,卻很少有人深入看懂的事情:每個功成名就的背後,身為創作者,其實我們在追的是創作為我們帶來的滿足感與成就感。



這也是為什麼有些藝術大師會在自覺自己江郎才盡時選擇自盡,也是為什麼永遠有大師為「下一部無法更好」而焦慮。因為我們真正要的都不是金鐘金馬,而是「證明自己」。



所以當你在抄時,你應該要試著去拆解你眼前的作品,去找到這個在你眼前閃閃發光的東西,到底是哪個部分吸引你。



是角色設定嗎?還是人物關係?還是表達這個角色的方式?是誇張的情節安排?還是堅貞的愛情?陰狠的詭計?趣味的笑料或與社會議題共鳴的方式?



皮克斯第10個建議就是:把你喜歡的故事打散,明確自己究竟喜歡的是哪些元素,然後才有化為己用的可能。



你的抄襲是為了學習,你的創作是為讓下一次創作更好,如果你能在這個點上把眼光放在正確的焦點上,你會成長得很快。



在你還不夠茁壯前,不要光是「為了抒發自己而創作」。那是一件非常可惜的事。因為你絕對可以為了抒發自己而創作,但你同時也可以學習怎麼抒發,可以與讀者產生共鳴,創造出奇迹。(是的,文字創作是個奇迹,把幾萬個符號拼在一起化成一股觸動人心的力量,難道不是奇跡嗎?)



學會拆解作品,是你學習成長最快的途徑之一。

Share:

從《高年級實習生》淺談角色的塑造






同樣的直奔結論:這是近期最好看的電影之一,非常推薦大家觀賞,無論是在戲院或是家裡,都可以充分體會到這部作品的溫暖與幽默。(電影的宣傳並沒有成功傳達出作品的魅力,非常可惜,打在電影海報上的那句話和作品本身實在沒什麼關係)



近期確實非常少有這種類型的作品,有一點像溫馨家庭喜劇,卻又有很豐富的職人故事,我想如果以「工作就像你第二個家」這樣的角度來切入,可以更理解這部片為什麼能在這兩個區塊上取得成功,因為勞伯迪尼洛的角色就像是個父親,在這公司裡看顧著每個年輕的孩子,去以他豐富的人生閱歷給予他們在待人處事上的建議,使每個孩子都因為他而日趨成熟。



我們都很期待自己的筆下,能夠創造出像這樣鮮明又討人喜歡的角色,但到底要怎麼做,才能夠建立這樣的角色嗎?



一部作品在劇情上有所謂的起承轉合(可以參考舊文:起承轉合是什麼?),角色塑造其實也有起承轉合,只是它是隨著故事的進行在推動,所以不容易發現。



起:亮相。

小農已經不只一次強調角色亮相的重要性,亮相是觀眾對角色的第一印象,也是觀眾在劇情進行中,解讀角色行為的重要指標,亮相做得好,你的角色塑造就已經成功了一半。



在著名的編劇書《救貓咪》中提到,要讓觀眾喜歡上英雄,就必須讓英雄先救一隻貓,這就是亮相的一個很好的應用。在《高年級實習生》中,編劇是如何讓勞伯迪尼洛和安海瑟威的角色亮相的呢?這個部分我就不破梗,留給大家進場觀看,留意他們第一次登場時說了什麼做了什麼,在什麼情境下,再對應他們的角色,我相信你有所收獲。



承:發揮。

充分展現角色的特色。安排一些事件,讓他們對這個事件產生反應,無論是行為或語言,都是讓角色印象更鮮明的部分。在發揮上有很多的技巧,在此不一一列舉,也許未來有機會可以再寫幾篇文章深入談談,只簡單做些舉例。



第一個我們常用的方式就是對映,主角的發揮通常會建立在與配角的對映上,例如勞伯迪尼洛第一天上班,編劇就透過他與年輕同事擺放在桌上東西的不同,既表現出了他的鶴立雞群,同時也從他的東西看出他的性格(反過來也強化了年輕同事的性格)。安海瑟威的秘書忙得一點方法都沒有,這點也和勞伯迪尼洛產生了對映。



這同時用到另一個技巧「側寫」,也就是透過角色擁有的事物去強化觀眾對角色的想像,比如年輕同事在辦公桌上放著公仔,你馬上就可以聯想到宅男、重視個人風格與工作環境、對動漫和電玩的喜好等等形象,而勞伯迪尼洛的小時鐘、筆與筆記本等,則顯示出了他的講究與有條不紊。



比較直覺的方式當然包含了設計劇情,比如協助年輕男同事解決感情問題,但切記電影是一個連續兩小時的作品,所以你所設計的事件最好有階段和連續性,不要讓你的作品看起來像拼裝車一樣片片段段(這是目前大陸電影腳本常見的問題),會讓觀眾無法順利的融入劇情中。《高年級實習生》裡很擅於鋪陳這種連續性的情節,開頭的每個小事件都不斷的有後續,使整個故事充滿了讓人舒服的流暢感。



我們會從每個事件裡拼出角色的模樣:充滿正義感與責任感、溫柔親切、工作能力強、寂寞、永遠替人著想、敢於挑戰與冒險⋯⋯這就是勞伯迪尼洛飾演的班,有點像羅賓威廉斯,但更有一種騎士精神與紳士風度。



轉:揭露與抉擇。

一個立體的角色常有多個面向,但這並不僅是指他同時會十八般武藝或多重人格,而是指他有一些「像真實的人」的特徵。當一個角色只存在一個標籤,比如宅男、工作狂、敗金女時,他就「沒這麼像人」,比較像某種符號。所以你當然可以透過亮相和發揮去建立一個角色,但如果缺乏這個步驟,你的角色就會不夠立體(這與好壞無關,單純的就是不夠立體),如果主角本身不夠立體,觀眾就會比較不滿。



以片中兩個配角為例:宅男同事與忙碌秘書,秘書比宅男更立體,因為當勞伯迪尼洛得到安海瑟威的讚賞時,秘書崩潰了,哭喊著自己一直以來付出的努力,透過這個「揭露」,我們突然間在她身上看到一個拼了命想證明自己,即使犧牲了自己私生活也在所不惜的年輕女孩。



抉擇則是另一種概念,是透過一個兩難情境,讓角色在抉擇中去表達出自己真實的一面,因為好聽的話每個人都會說,但關鍵時刻的行為才是一個人真實的內在。那為什麼是「轉」呢?因為戲劇是一個變化的過程,什麼變化?角色的變化。這部分可以參考舊文角色的成長──談角色歷程,抉擇通常都會幫助主角進化,使他變成更好的人。



合:成長。

透過一個決心與行動,主角突破了自己,成長成一個更好的人。無論是無名小卒變成英雄這種外在的成長,或是迷惘少年找到人生方向這種內在成長,角色都透過了整部戲的努力,使自己到達了一個更好的領域。



以上請原諒我都只能舉配角的例子,我想這樣比較不會破壞太多大家觀影的樂趣。對於編劇有更進一步想瞭解朋友,可以帶著這些知識進電影院觀賞,相信你一定會有一個愉快的夜晚。



Sh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