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什麼東默農要開免費的編劇課?


        在4月1號愚人節,發出了將要開設免費編劇課程的消息,引來了一些關注。

      「為什麼要開免費的課?」、「免費的品質會好嗎?」、「是不是課裡要賣東西或課程?」這些基本的疑問,都在我的預期之中。

        其實我不只是要開免費的編劇課程,我還希望未來由我自行招開的編劇課程,都能以免費的方式進行。這是一個很大的決定,至於原因,則是與我的信仰與理想有關。


        我是一個資淺的藏傳佛教徒,說起來是個古怪的緣份。我出生在天主教家庭,但沒有受洗,因為我印象非常深刻,我哥小時候受了我媽的誘惑,以一台腳踏車的代價受了洗,結果那台腳踏車半年後就不翼而飛了。這個故事告誡我,不該你的,還是不要亂來比較好。

        從小隨著媽媽每週上教堂,寒暑假還會去冬令夏令營,聖經故事知道不少,還會背天主經和聖母經,但不知為什麼,我對天主教沒什麼向心力和歸屬感,所有宗教我都保持懷疑但不排斥。我一直以為,我一輩子都會是個相信鬼神(做編劇不信鬼神很怪),但不歸於任何宗教的人。

        沒想到,居然因為幾年前一位工作上的前輩介紹,接觸到藏傳佛教。一開始我不以為意,但這位前輩在面對許多人情世故時,都會引幾句佛經裡的故事啟發我,讓我明白人性的面貌。我很意外原來佛經管得這麼寬。

       「佛法是科學。」他這麼說。這引起了我的興趣,我對宗教興趣不大,但對智慧充滿興趣。就這樣,與佛法開始結下緣份。去年年底我去了一趟西藏,還去了內觀。在內觀中心十日課程中,供吃供住,我很訝異裡面的運作完全是靠學員贊助,沒有任何的商業元素在裡面。

        當時內觀中心創立者提出這樣的想法時,也面對內外很多的質疑和擔憂。但創立者依然做了,而且確實運作成功,幾十年來,內觀中心不僅運作正常,而且持續擴大。

        我很喜歡這種對於「對的事」的堅持態度,也受到了啟發。所以內觀回來,我便決定未來也比照這樣的模式,開課一律免費,由學員們自由贊助,來維持編劇課的運行。我知道這件事無法和內觀一概而論,但我覺得,協助更多人在編劇這個領域入門,是很有價值的事。

        說故事對我而言,是平凡人的奇跡,就像唱歌一樣。一個窮苦人家可以因為會唱歌,從此翻身成為明星,甚至變成投資人。所有的藝術型態都具有類似的效力,無論是文字、音樂、繪畫或舞蹈。如果有機會,我也想建一個像內觀中心那樣的道場,讓人們可以來裡面上課修行,供吃供住,然後把裡面學到的東西,帶回外面,改善他們的生活。

        這是一個太遠的目標,但我知道,我現在可以開始走。我不知道我能夠走多遠,但我相信人們對故事的渴求、相信這種善的力量,會走出自己的路。

        所以不用擔心,《編劇修行課》永久免費,不會賣東西,不會賣課程,也不會傳教。你可以反覆來上,也可以跳著上,或只參加你有興趣的主題。我會慢慢把它發展成一組不斷循環的系列課程。

        如果課程結束後,你覺得有所收獲,可以當場或從網路上進行小額贊助,讓這個課能夠繼續下去。當然,如果你覺得沒收獲,不用勉強。

        因為能力有限,所以目前先以一週一堂的方式,在台北租一個小教室來分享。未來如果能夠獲得更多贊助,我很樂意前往其他城巿開課,或是增加不同時段的課程。
        
        我們都會越來越好的,歡迎一起來上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