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什麼寫故事背景,會使你寫不出故事?


        開始與許多人討論作品後,發現了一個現象,就是大家很樂於做人物設定和規劃各種世界觀、種族、過去歷史和傳說等等故事背景,但卻很少「講故事」。如果你也是因為閱讀許多故事後,開始有些奇思妙想,想動筆寫作的話,要小心避開這個陷阱。


        是的,要寫一個故事,確實需要先做故事背景的設定,那為什麼會說,寫故事背景,容易做你寫不出故事呢?

        因為你會自以為在寫故事。

        以寫設定的方式滿足自己講故事的慾望,其實是一件很愉快的事。當我們開始創造出屬於自己的種族、職業、特別設定的人群與情境時,確實會在許多點子之中獲得樂趣,但這些東西常常會成為你筆記本中的一頁,電腦裡的一個文字檔,然後靜靜的死去。

        你常會發現,當你完成一個設定,甚至更多設定時,整個故事不但沒有動起來,反而停了下來,這與你的期待相反。你原本以為,當你有了更詳盡的世界觀,更豐富的參考資料和更長的角色自傳時,你的故事就會開始起飛,就像那些編劇書與傳說教的那樣:「角色自己動了起來。」

        不用覺得氣餒,你並不是缺乏才華,只是搞錯重點了。能夠推動你的故事的,不是更豐富的故事背景資料,而是一個正在面臨改變與困境的主角。他追求目標與逃離困境的努力,才是真正帶動故事的原動力。

        所以,你可能已經設計了兩個特色鮮明的種族,他們彼此仇恨,但如果你沒有在這兩個種族中,各設計出一個角色,他們永遠無法開始戰鬥。是的,表面上是「種族」與「種族」的戰爭,其實是兩個「角色」為了爭奪某個東西、為了某個理由才開始了一場戰爭。

        這個概念不只發生在幻想的世界,在現實世界也是一樣。所以你看到的絕對不會是FBI大戰恐怖組織,而是帥哥特務大戰組織首腦。而你要派出帥哥特務,除了他是特務,理所當然要去消滅罪惡之外,最好還能給他一個「屬於他個人的理由」。

        可能他的家人安全被邪惡威脅,可能他有一個競爭對手,而這個任務的完成可以讓他在對手面前顯擺好幾個月,可能他有一個過去的傷口,是這個組織的首腦造成的。觀眾永遠樂於看到「私怨」,而不喜歡看到「工作」。你一定要讓整個故事「個人化」。

        《魔戒》雖然是一個征救世界的故事,但同時也是一個哈比人追求冒險的故事,而且,是一個特別的哈比人。《阿凡達》雖然是地球人與外星人之間的戰爭,但同時也是一個地球人與外星人第一次親密接觸的過程,而且,是一個特別的地球人。你的故事需要一個主角做為眼睛,做為雙腳來讓你所安排的世界被看見、被旅行。

        有時,你的筆記本裡,記錄的是某種特別的概念,比如說:「一個道士和一個惡鬼,成為一同收妖的搭檔。」這是個有趣的概念,因為惡鬼原本應該是被道士收走的妖,為什麼會變成道士的搭檔?又為什麼要幫道士收妖?設定本身的矛盾帶有許多想像空間。

        但同樣的,這個巧妙的概念常常就這麼被塵封在筆記本裡,他有無限的可能,卻也沒有任何可能,因為它不是一個故事,它動不起來。直到你開始思考,這個道士是誰?他在追求什麼?他可以從這個惡鬼身上獲得什麼?這對搭檔要面對的大魔王是什麼?這個故事,想要傳達出什麼意涵?

        所以,要讓你的故事動起來,你需要四樣東西。

        第一個,便是一個主角,這個主角可能特殊可能平凡,但儘管他是一個平凡的上班族,他依然有某個特質、某種個性,就像和你一同上班的同事們,他們可能和你一樣「平凡」,但他們全都有屬於自己的「不凡」。

        第二個,一個主旨。你故事必然屬於某個主旨,不管這個故事是屬於自我挑戰、自我犧牲、走出傷痛、歌頌美德或是對某個社會議題、某種人生經驗提出看法,你的那些奇思妙想需要一個主旨,好讓你能回答:「你的故事關於什麼?想表達什麼?你希望觀眾看完之後得到什麼?」之類的故事。不要小看這類問題,讀者和觀眾如果無法從你的故事中歸納出一個主旨,他們就會唾棄你的作品。

        第三個,屬於主角的內在問題或目標。這個問題會直接反映你的主旨,你所安排的整個故事與無盡的冒險,都是為了使主角解決這些內在問題而存在。重要的不是哈比人把魔戒丟下火山了,重要的是他在這趟旅程,得到了什麼收獲和成長。

        第四個,屬於主角的外在困境或目標,而且就在眼前。「主角薪水很少」,這不是一個就在眼前的困境,而是一個長久的困境。「主角薪水很少,女兒生了重病急需一筆錢開刀」才是一個眼前的困境。你的故事將會從主角為了掙脫這個困境開始努力,一連串的事件逼著他面對內心的問題,最後以能夠呈現主旨的方式獲得了解決與成長。

        將這四個零件收集完成,你將會發現你故事的引擎,開始啟動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