什麼是分場大綱?


寫一個劇本,就像在做菜。相同的原料,可能會因為不同的比例、料理方式,變成不一樣的菜色。有的需要先炸後煮,有的需要先煮後炸,而這裡面並沒有對錯,只有合不合適,能不能發揮食材的美味,是不是符合你想做出來的口感。

分場大綱,就是這個料理的過程。當梗概和故事大綱這些食材都被準備妥當後,不同的分場會創造出不同質感的故事,好的分場邏輯嚴密、節奏清晰,壞的分場混亂不明,有時反而把一手好牌打壞。

如果把劇本分成發想和落實兩個階段的話,分場便是落實階段的開始。當一個故事大綱敲定後,編劇便會開始依照「實際的演出順序」進行分場,有時會看到那種場景跳來跳去,時間軸打亂的作品,就是在分場時進行的處理。




分場有幾個關鍵,第一個重點是你所分出來的場景,是實際可以被演出,而且有戲的。比如說,在劇情大綱中寫著「一個住在鄉下的媽寶,一天突然決定進城」,當你在做分場時,就必須思考要如何表現這個「一個住在鄉下的媽寶」。故事大綱中這短短的兩句話,很可能分場時會變成十場戲。

你可能第一場讓這個媽寶主角闖了禍,第二場帶出媽媽對這孩子的態度,第三場寫村裡人對主角的輕視和主角受欺負,第四場寫他和青梅竹馬的相處,青梅竹馬對他的期待,第五場寫他決定進城。

你也可能只分了一場,第一場就是媽寶打包好行李,準備進城,在與母親十八相送的過程,表現他的性格,以及村裡的人對他的態度,還有青梅竹馬的期待。

這兩種分法,依照實際劇情的需要,有好有壞。第一種節奏較慢,但對於媽寶的角色塑造、村裡的人際關係和他與村裡人的情感,可以有更多細部的描述和加強的處理。但這部分可能對整體劇情一點幫助也沒有,反而顯得多餘。

第二種精簡明快,但如果這個媽寶進城後,有重要抉擇和他與青梅竹馬的約定有關,這種的處理會顯得不夠說服力,因為觀眾沒有明確接收到青梅竹馬對他有多重要。

這便是分場的第二個重點,利用不同的分場方式,來達成不同的效果。透過一個段落的場次分配,你可以調控故事的節奏,並且透過分配不同段落的戲份,來強調某個主題或突顯某些情感。你能不能抓到你的故事最重要的重點在哪裡?又是否知道哪些場景是突顯這些重點的關鍵?這便是決定分場好壞的地方。

分場還會產生其他諸如拍攝預算等的影響,但剛開始初寫劇本,就不要一次考慮到這麼遠的地方,先從基本的練習做起。

事實上,分場大綱的熟練與否,便是小說創作和劇本創作的重大分野所在。因為小說可以利用文字描述帶過許多東西,但分場寫下來的,就必須是要實際可以被演出的部分。沒有「他感覺受到了侮辱,內心燃起熊熊的火焰」,只有「第13場,白天/外景,公園。小華在公園沙坑裡堆起一座漂亮的城堡,卻被小明一腳踢壞。小明不但沒有道歉,反而笑小華像個小孩子一樣盡做些無聊的事。小華覺得受辱,鐵青著臉,忍著淚水,對著小明離去的背影發誓,他一定要討回公道。」

你要將所有描述性的東西都具體化,變成是視覺實際可以拍攝的東西。你會發現在故事大綱中被簡單帶過的部分,到了分場都浮現出來了。

一般我們分場,都是利用場景和時間來進行分場。每當場景和時間有所改變時,便拉出一個新的場次。大綱上註明場次(第N場)、時間(白天/晚上)、內景或外景、場景在哪裡(公園)、還有這個場次發生了什麼事情。

在理想的情況下,每個場次應該都要有戲(衝突),並且有一個適當的起承轉合。我們也可以分場大綱中檢查,我們是不是有不必要的場景存在。去除那些純粹為了交代而存在的場景,試著把交代的訊息放進其他有戲的段落裡,可以幫助你的作品變得更精彩紮實。

有時因為一個段落內有雙線在進行,不容易一一切出場次,我們可能在進行分場大綱的時候,就直接把雙線分在同一場,等到實際進本之後再一一切分。

分場大綱的寫法和劇本大同小異,除了不用寫出對白之外,該有的場次和場景都可以寫上,就像在寫劇本的草稿一樣。

透過分場大綱,我們可以很直接看到整部戲的骨肉,在沒有對話的情況下,是不是也能夠產生足夠的力量來支撐整個作品。到了這個階段,作品的討論可以變得很細,從整個故事的走向,進入到每個段落、場次的討論。如果到這裡作品的主題與主角的個性都還無法浮現,那可能就有問題了,因為這代表你沒有安排場景或事件來展現角色的性格,也沒有透過故事本身來表達故事的主旨。

這些東西都不應該等到對白時才被處理,因為對白處理角色性格和故事主旨的能力是很弱的。光靠對白處理,就會出現說服力不足,或是說教的問題。這個部分等我們談到角色和主旨時,再進行細節的討論。

到這裡,相信你有點明白從故事大綱到劇本之間,還存在這個分場大綱的意義為何了。這個步驟就是為了避免寫對白這件事,混淆了其他的工作。當我們在分場時,就是依照故事場景應有的結構來架構故事,先不去煩惱對白,這樣才能確保故事本身的力量。

同樣的道理,如果你寫的是電視劇,就必須在故事大綱和分場之間,先完成分集大綱,好確定每一集的故事重點為何?是否有成功推進整個故事?這個部分你可以參考近年的美劇,因為美劇是一季一季在進行規劃,你如果仔細留意就會發現,雖然每一季的結尾,故事都沒有結束,但主角在每一季的結尾時,往往都會完成一個大的角色歷程,他追到了心愛的女孩(生活大爆炸)、坐牢的老公回家了(傲骨賢妻)、原有的組織遭到瓦解(神盾局特工)、當上了副總統(紙牌屋)。

反過來說,也就等於在規劃之初,他們便安排了一個巨大的事件在整季中要被完成,然後把這巨大的事件切分成十二集,一點一點的進行推動,並且替這十二集每集都找到一個自己的主題,變成獨立的一集。所以分集大綱就是在處理這件事,如果一上手便從第一集第一景第一句對白開始寫起,怎麼可能完成這樣的工程呢?同樣的道理,分場大綱也是為了讓整個規劃能夠更精緻而存在的,而不僅僅只是一個流程而已。

你的筆記本裡已經存了好幾個故事大綱了嗎?挑一個你最喜歡的開始試著分場吧。你會在分場的過程中發現自己需要更多的角色和事件,以及許多矛盾與難題需要自圓其說。而這正是你編劇實力在過程能獲得進步的地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