什麼是梗概?


因為翻譯的關係,在中文的編劇術語中,充滿了語意類似但卻定義不明的用詞,要區隔這些用詞並不容易,上網搜尋也不見得準確,因此小農決定自己定義,方便討論。

一個劇本的創作,往往開始於一個點子,通常是一個有趣的人物、事件或是議題。例如,同性戀婚姻、為了生孩子向陌生人借精借卵借子宮、或是一個身懷絕技的乞丐。但僅僅只有這樣是不足夠的,如果在這個階段就直接進入劇本寫作,不僅難度很高,成品很醜,而且你也很難與人討論。

所以經過長年的經驗累積,大家大致規劃出了一套基本的流程,透過梗概、大綱、分場大綱等程序,一步一步的熟成作品。小農會建議每個編劇入門的新手,甚至已經俱備有一定經驗的熟手,都應該習慣透過這個過程發展故事,不要跳過任何一個步驟。

為什麼呢?因為這些步驟,每一個都是在處理一些很關鍵的故事元素。常常我們會想改善一個混亂的劇本,但因為劇本包含了太多的資訊,所以我們常常要花許多的力氣釐清問題,原本以為是分場的問題,但到最後才發現是梗概的空洞。如果我們可以從梗概部分就開始檢查我們的作品,你會發現可以節省非常多的時間,而且能很有效的解決問題。

所謂的梗概,有時也被稱為「一句話梗概」或「一行梗概」,但事實上,它並不一定真的只有一句話或一行,但通常會在一百字甚至五十字以下。



這個梗概,包含了一個故事所有基本的元素。所以如果你的故事寫不出梗概,通常就是因為你的創意少了某個部分,而缺少完整故事元素的創意,註定無法發展成成熟的劇本。梗概中具備了哪些元素呢?

首先,決定你故事的類型與基調。這是一部關於什麼的故事?氛圍是什麼?是黑暗的科幻故事?還是勵志的職場故事?是輕鬆的愛情喜劇?還是殘酷的官場鬥爭?每個類別都有屬於它的基本樣貌,千萬不要說「我不想這麼快決定」,因為一部浪漫愛情片絕對不會變成一部偵探懸疑作品,確立你故事的題材與基調,可以加快你發展的步調,也可以幫助你的團隊乃至你的買家進行溝通。

這個基調是可以混合的,比如說,帶有偵探懸疑元素的浪漫愛情喜劇(愛情三選一)或帶有僵屍片元素的浪漫愛情喜劇(僵屍哪有那麼帥)。但你會發現,雖然混合了其他類型的作品,故事的主架構、價值觀其實還是一個愛情故事。衝突的設計都是集中在男女角色間的愛恨分合,而不是破案、正義或拯救世界。帶有愛情元素的偵探片則是相反的(嫌犯X的獻身),雖然角色也談情說愛,甚至愛情比重極大,但故事的架構還是推理解謎為重點。

再來,具有動機或弱點的主角。所有的故事都是一個成長的旅程,角色透過挑戰自我,克服了生命中某些重要的難題,收獲了一些重要的東西。例如:膽小的恐龍(恐龍當家)、失意又孤僻的音樂人(海角七號)、苦尋真愛卻又傻氣的女子(BJ單身日記)。

你會發現,如果你不決定一個基調,你的主角是不是變得很難設定?因為你根本不知道自己要寫什麼故事。當然有時你是先有了一個角色的構想,那麼確定基調,就會決定你的角色該怎麼向下發展。不要沉迷於設定角色或世界觀,因為那不是一個「故事」。(延伸閱讀:為什麼寫故事背景,會讓你寫不出故事?

接著,梗概中,會有一個啟動點。你的主角日復一日過著原本的生活,是什麼讓這個故事啟動了呢?這個啟動點在許多編劇書中有不同的名稱,冒險召喚、鉤子、推動、催化劑、激勵事件⋯⋯無論它被怎麼稱呼,它就是一個「打破主角日常的事件」。可能是一個重大的任務、神秘訪客的來訪、生活中的變故、搬家、比賽⋯⋯這個啟動點通常常都會被剪入預告片中,是故事的主體,如果少了這個部分,你的故事就會變成平淡無味的人物介紹。

再來就是阻礙。戲劇的衝突是需求加上阻礙,如果你的梗概中沒有阻礙,就不會有衝突,就會變成直奔快樂結局的無聊故事。阻礙通常來自於主角的弱點、強勁的對手、時間的壓力與任務的難度。一個故事的精彩程度,常常決定在阻礙的難度有多高,所以用心打造一個兇險的環境,說服觀眾「主角絕對做不到」,是非常重要的。

最後便是目標及代價。主角到底在追求什麼事情?如果他沒有成功,必須付出什麼代價呢?所有的英雄冒險故事都要主角拯救他的家庭、世界並且打倒反派,如果沒有完成,等在眼前的便是死亡。愛情故事的目標與代價也是如此,要嘛你爭取到你的Mr. Right,要嘛你一輩子孤單寂寞又遺憾。你會很訝異當你動筆寫一個故事時,結局就已經擺在那裡等你了。那些說「我通常在寫的過程中不知道結局」的創作者,要嘛他騙人,要嘛他只是沒把話說清楚:「我們都知道一個故事該有的結局,不是嗎?反正就是快樂大結局,但細節我還沒想到,我還不知道哪種快樂法會讓我和觀眾都滿意,但終究會讓大家開心的。」

稍微整理一下,一個梗概基本上長成這樣:

這是一部荒謬、爆笑(基調)的公路電影(類型)。一個高傲冷漠的大老闆,與一名熱情憨傻的農工(主角),返鄉過年時遇上飛機不飛(啟動點),他們必須想盡辦法,在短短幾天內穿越這幾千公里,但可怕的春運卻使他們一再一再的卡在半路上,進退兩難(目標與阻礙)。(人在冏途)

從這個梗概中,我們就能大致看出這部作品的雛型。個性不合的兩人,被迫共同穿透八千里路雲和月,中間必然弄出許多荒唐與狼狽,並且帶出許多城鄉風情與人情風土。我們也能知道主要推動這部作品的力量在哪裡(返家),所以接下來的考驗就只剩下說服觀眾,返家這件事對這兩人有多重要、這兩人又有多麼看不對眼,以及這趟返家之旅,到底有多煎熬。

上面的梗概寫法可以做為一個參考,但它並不是一個限制你的格式。重點是上述所提到的幾個元素:(一)調性與類型、(二)具動機或弱點的主角、(三)啟動點、(四)阻礙、(五)目標與代價。

這些東西,是剝去華麗的場景、逗趣的笑料、浪漫的台詞後,一部戲真正的骨幹,也是一個編劇在最開始,真正應該要去追求的東西。沒有這些骨幹,你的作品就容易成為一些聰明點子塞在一起的拼裝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