東默農網路讀書會 - 讀好書,學編劇



PressPlay  X  東默農編劇 攜手合作打造『網路讀書會』

下課後跟學生聊天,常常會聽到一個聲音。 

『如果可以有長期不斷的學習,就像訂閱英語雜誌那樣,
不間斷的在生活中,持續吸收編劇知識,並且透過實作後的檢討,一步步讓自己的編劇能力增強,該有多好。』

於是,《東默農網路讀書會》的平台誕生了!



Share:

一步一步學編劇:帶你寫出 5 分鐘微電影






編劇這門技術,一直以來都被當成是某種與生俱來超能力,以為只有身體中本就有編劇基因、或是主修編劇的人才能寫出劇本,而其他人卻很難做到。但對我來說,編劇就像一門科學,是能夠分析、拆解,並且按部就班學會的。我想將我對編劇的研究,整理成讓你一步步輕鬆吸收的技巧和實作練習,讓編劇不再是遙遠的神秘領域。

Share:

如何設計劇本高潮?(下)


我們在上一篇文章談到了高潮的原則,以第一種高潮類型「危機/解決」的常見設計方式(記不清楚了?那就複習一下),我們已經瞭解到高潮必須要能使主角產生內在的轉變,使他完成整個故事主旨所提供的成長。

在此要提醒的是,創造高潮事件的那個關鍵因素,必然要是故事的主旨(或者說,觀眾一定會以為那是故事的主旨),如果你使用了與主旨無關的方式來解決高潮事件的危機,那你的故事就容易失去焦點,功虧一簣。
Share:

如何設計劇本高潮?(上)


在課堂上談到三幕戲與短劇的起承轉合時,同學最傷腦筋,也常是作業中最弱的部分,便是「轉」這個階段,也就是故事的高潮設計。

故事的高潮常是一個故事成敗的關鍵,因為它同時肩負了一部戲的主旨傳達,以及一部戲的戲劇張力,高潮設計的好,劇就成了一半,高潮設計失敗,戲基本上幾乎無可挽回。

那究竟該如何設計戲劇的高潮?


Share:

新手寫對白常見的五大錯誤


在寫手訓練營的最後一天,學員們交出作業開始進行讀本,有趣的事情發生了,明明每個句子都是自己嘔心瀝血寫下的精華,為什麼演員每唸一句,台下的學員——包含編劇自己,就開始大笑呢?

Share:

【疑難雜症】想投劇本獎,是否有什麼標準?什麼作品比較容易得獎?


劇本獎項是目前新人編劇入行的快車道,只要你能入圍,苦尋好編劇的製片們都會開始主動出現在你的生活中。因此許多學員們都會關心,如果想得獎的話,是不是有什麼竅門?

首先我必須承認,我並不是得獎常勝軍,所以我並不是適合回答這個問題的人選,但拋磚引玉,如果這篇文章能被更多前輩看到,非常期待能看到更多討論和經驗分享。這篇文章,是由朋友之間的討論和有長年投稿獲獎經驗的編劇們的意見綜合成的。

Share:

從《刺激1995》看雙主角的劇情安排


《刺激1995》是一部相當經典的作品,看片名便知道它是一部20年前的作品,但直到今日你再重看,依然打敗一卡車的新片。而你永遠能夠從這樣的經典作品中,學習到許多編劇技巧和啟發。

今天,我們便先來談談,《刺激1995》中的角色安排。
Share:

常常靈感不足,有點子卻無法發展成故事,怎麼辦?


「靈感從何來」是創意工作者畢生的難題,「有了個點子,卻無法寫下去」也常是許多創作者面對的困境,但當我們將這個問題向有經驗的專業人士發問時,卻又會得到殘酷的答案:「職業編劇如果想依賴靈感,那就註定餓死了。」

所以,到底職業編劇是靠什麼,才不至於餓死呢?好好生活、多閱讀多看作品這樣的老生長談,已經不需要再強調了,除了這些,到底有沒有其他的方式呢?

其實是有的。

Share:

如何在劇本當中使用鏡頭與剪接技巧?

編劇的初學者有兩個常犯的錯誤,一個是不懂得使用鏡頭的技巧,另一個則是用太多鏡頭的技巧。這篇文章,便是試著讓大家明白編劇如何在劇本中使用鏡頭與剪接。

影視劇本和舞台劇劇本最不同的地方,便在於舞台劇無法決定觀眾要看什麼。觀眾只能從特定的位置、特定的角度看戲,同時他想看女主角就看女主角,想看天花板就看天花板,這是舞台劇劇本大多更重視語言的原因。

但影視是一個全然不同的領域,你可以特寫人物的拳頭、嘴角,可以決定觀眾觀察角色的角度,是從天花板、地底,還是正面。影視的時間感也和舞台劇非常不同,這也會使初學者常常忽略一些可以使用的技巧。或是許多人不是不想用,而是不知道該怎麼用(格式不會寫)。

Share:

免費講座對知識產業的殺傷力


今天想與大家討論的內容,可能是很政治不正確的事。

我曾經辦過一系列的免費講座,講述關於編劇技巧的方方面面,從結構、角色到對白,自己花錢租借場地,並且以隨喜的方式請大家贊助。

我當時並沒有想太多,只覺得這是一件有意義的事,
Share:

三招寫作劇本的自我練習


在課堂上常有同學詢問如何提升實力的自我練習,這部文章提供三種方式讓你實際提筆進行練習:

一、抄劇本:

模仿是學習的開始。小說家駱以軍在學習如何寫小說時,曾大量抄寫名家的小說作品,透過大量累積筆感來提升自己的寫作能力,實際抄寫會比閱讀讓你更精細的看見創作者經營的細節。

在劇本創作中,我們也可以用相似的方式來進行練習,但我們並不是實際去找一個劇本來抄。做為編劇,我們需要學習的是將畫面轉化成文字的能力,以及用畫面說故事的技巧。所以在這項練習中,請找一部你喜歡的短片、電影或電視劇,一邊觀看一邊「還原劇本」。

Share:

【好書推薦】老師有推薦什麼劇本書嗎?



許多學員都在回饋單上詢問我,希望我推薦好的編劇書。台灣的編劇書翻譯的其實不多,如果願意,就把外國翻譯的都買一買吧。不是國外的月亮比較圓,而是國外確實有比較好的體系,而且會被台灣翻譯來的,通常在國外都賣得很好,本身就有篩選過。台灣編劇自己出的編劇書,大多比較像整理歸納的總覧,而外國的比較像教戰守則。



基本上我首推《故事的解剖》,

Share:

三個關鍵,讓對白寫得更順暢


常為了寫對白苦惱嗎?望著劇本上的「人名:」,感覺就像兩個尷尬的人坐在一起,試著想找點話聊,卻一句話也擠不出來。

這種痛苦的感覺每個編劇都有經驗,但這種狀況真正的解決方式,往往不是等待靈感的降臨,或是「讓角色自動開口說話」,你需要往更源頭的地方尋找答案。

第一個關鍵,你的角色沒有動機。

Share:

《台北物語》為什麼如此好笑?為什麼不是爛片而成了神片?

最近掀起影視圈話題的《台北物語》,究竟摻了什麼藥,
使它從「爛片無下限」成了人人口中必看的「神片」呢?
隱忍多日,還是擋不住動態裡朋友們瘋狂推薦,趁著端午連假的空檔,進場看了《台北物語》。

原本我並沒有打算湊這個熱鬧,我本人是一個不欣賞負面行銷的人,當年大陸作品《天機(富春山居圖)》靠著負面行銷票房破十億,我在看完之後,嗤之以鼻,高規格高製作,但導演對電影鏡頭語言生澀、編劇粗製濫造、演員演技拙劣,根本不值一提。

但《台北物語》全然不是同一個層次。

Share:

從《我和我的冠軍女兒》等作品,看電影第一場的設計(無雷)

第一印象就像一個隧道,我們從「相信」的入口進入後,就看不見「懷疑」的風景了。
第一印象的重要性,幾乎不需要再被強調了。第一印象所創造的先入為主,常常很直接的左右了我們的看法,人的認知就像隧道一樣,你從這個入口進去之後,就很難再看見隧道外的風景了。

當你先認定一個人是小偷後,他做什麼事情看起來都很可疑,甚至當證據已經顯示他不是小偷時,你都還忍不住懷疑,他一定用了什麼詭計,蒙蔽了全世界。

有很多種理論可以去解釋這種現象,例如「基模理論」或「一致性理論」(想深入瞭解可以Google一下),但無論原因為何,多數的大師都告訴我們同一件事:一部電影的開場,非常重要。

Share:

【高潮設計】高潮創造,關鍵不在「死亡」,而在「絕望」


在課堂上,一個學員提問:「老師,除了把人弄死,還能怎麼寫下去?」我一開始不明白他的問題,細問才知道,原來他是寫長篇故事的,但發現每次要安排高潮時,他都必須「賜死」一個重要角色,但隨著故事篇幅拉長,角色數量擺明不夠死,這使他很困擾,總是寫不出規模更大的故事。

這個問題表面上荒謬,卻突顯出了一個很根本的問題,那就是我們對於戲劇高潮的想像太淺薄了。這也難怪當車禍流行潮結束後,緊接著又有癌症潮的出現,癌症潮才剛過去,謀殺潮又如雪片般湧來。彷彿死亡是戲劇的宿命,你不把人寫死,似乎就不足夠提供夠精彩的戲劇張力。


Share:

【行走江湖】簡易編劇談判入門,三個心態與三個談判關鍵


最近和幾個新認識的編劇朋友合作,談案子的過程中,遇上了大陸資方提出神秘的「編劇建議名單」,導致製作方不得不配合資方轉換編劇團隊,合作只好終止(幸好才在討論階段而已),朋友說了一句讓我驚訝的話:「原來你也會遇上做白工的事啊。」

過了不久,一次在課堂下課後,學員跑來希望我能開課分享「編劇談判術」,我再一次震驚,呃⋯⋯我是不是樹立了什麼奇怪的形象,讓大家以為東默農真是業界吃得開第一把交椅,這實在是誤會大了。如果真有什麼「編劇談判絕招」,能保障你談案子無往不利,那我相信美國編劇也不需要罷工,華人圈也不會有這麼多編劇人員感嘆編劇地位低落了。

「期待必勝」這件事本身,其實就是一種錯誤的期待,它不但可能造成你溝通上的誤判,也可能使你產生不必要的心理壓力與挫折。老實說,我不是什麼談判專家,也不是什麼接案高手,今天就和大家分享我自己的一些心得和操作原則,僅供參考。

首先,請先做好三個心理準備。

Share:

如何進行劇本資料收集?

資料收集是劇本創作很重要的一個環節,透過資料收集,
編劇創作的題材才能夠橫跨不同的領域,不會總是限縮在狹小的範圍裡。
        許多知名編劇都會建議新人,第一部作品,寫你熟悉的東西。因為熟悉的東西,不需要做太多額外的研究,不需要煩惱太多真實性的問題,你也比較容易寫出比較深刻且細節的情感與事物,而且你也可以更專注的打磨你的編劇技巧,不用被繁瑣的細節所困擾。

        但創意往往是沒有線索可循的,尤其在這個資訊爆炸的時代。吸引我們創作的靈感,很多時候並不在我們的生活領域之中(例如警匪、法醫、異國戀等),這個時候,充分的資料收集,不但能夠確保我們的作品不會荒腔走板,更可以刺激我們得到故事發展的靈感,寫出更紮實的角色與劇情。

        那怎麼做資料收集呢?什麼樣的資料,會對劇本創作有幫助?

Share:

什麼是劇本醫生?我能將作品給小農老師看嗎?

劇本醫生就像身體的醫生,不只能夠看出病症,還能提供解法與療程。
(圖片來源:https://stocksnap.io)
        本週開始了中南部的編影人課程,學員們回饋很熱烈,課程才剛結束,便收到許多學員的詢問訊息,想知道是否能夠幫助他們看看作品。

        學員們都很有禮貌,知道冒然給作品會佔用我的時間,也知道給予回饋是一門專業,所以都相當客氣。剛好趁此機會,我也統一說明一下我的態度,以及介紹一下我提供的劇本醫生的服務。

Share:

【戲劇結構】戲劇的魔法數字「2」與「3」

不可思議的是,雖然劇情看來千變萬化,但事實上2和3這兩個數字卻幾乎無所不在。
(圖片來源:網路)
        我常和我的學生算數,每次討論劇本時,我常會數著他的劇本當中的某些東西,無論是對話、節奏、劇情鋪排甚至角色,我總是點著點著然後抬起頭來說:「數字不對。」

        他們會回我一個「你在說什麼東西啊?」的表情。

        但後來他們便漸漸習慣了我這種近乎把劇本當成一種科學在討論的模式。事實上,這確實是一門科學,就像藝術家可以算出所謂的黃金比例1.618,人對於哪些東西「美」或是「不美」,其實在數字上是有些「潛規則」的,但我們常常忽略了。

Share:

【行走江湖】在死傷慘重的編劇業求生的五大管理思維

「編劇」這份工作就像仙女棒,炫麗熣燦,但轉瞬便成死灰。
圖片來源:免費圖庫https://stocksnap.io/
         一年多前,我告別了自己的業務人生,為了糊口,為了「無法養家」的恐懼,我花了六年的時間探索了另外一個世界,並且最終決定放下所有的成果,回歸到自己的專業上,重新開始。

        花了半年多整頓生活,從開始接第一個案子到現在常態滿檔八到九個案子在跑,大概花了半年。我一名戲劇本科系畢業的學生,在知道我的案型橫跨廣告、電影、連續劇後問我:「老師,你到底怎麼做到的?」

Share:

角色小傳是什麼?為何寫及如何寫小傳?

《分裂》中主角擁有多種人格,你可曾想過,對編劇而言,每個人格都需要一個角色小傳?
圖片來源:環球影業
        說到「硬漢」,你會想到誰?是《玩命關頭》中的唐老大?《即刻救援》中的最強老爸連恩尼遜?《終極警探》中的布魯斯威利?還是《限制級戰警》裡的馮迪索?

        呃⋯⋯等等,唐老大不就是馮迪索嗎?是的,但這個角色明顯不是同一個角色。他們雖然都玩世不恭、奉行自己的價值、與危險為伍,但《玩命關頭》中的唐老大以家為重,是街區裡的一方之霸,而《限制級戰警》裡的桑德卻是一隻孤鷹,雖然有為數眾多的崇拜者,但他卻只能在危險中找到歸屬感。讓前者走上險路的是保衛家園的決心,讓後者走上險路的是對於刺激人生與「活著的實感」的追求。

Share:

【疑難雜症】如何替你的角色命名?


        替角色取名字,相信是故事創作者常遇到的頭痛事。這個問題我們很難向西方的編劇借鏡,因為西方的名字有屬於自己的傳統,他們對名字有刻板印象,叫Peter、Mark的形象較為精英,叫Steve的人聰明,叫Tom的人有實在的感覺。如果你拿劇本來檢查,會發現同類型的角色,大多叫同一個名字。

        但漢字名字的排列組合太多,叫相同的名字也不實際,總不能每個角色都叫志豪、淑芬或建國吧?大多數人乾脆選擇直接利用朋友的名字,或利用姓名產生器。這樣的作法雖然少掉麻煩,但也同時犧牲了名字可以發揮,令人玩味的部分。

Share:

【差異比較】從創意到故事,劇本構思展開的兩大流派

你可曾注意到,《蝙蝠俠:暗黑騎士》與《玩命關頭》系列,同為動作爽片,但在編劇的展開過程中,它們其實是邏輯並不相同的兩個流派?


        最近和朋友聊起編劇流派的問題。我覺得這是一件非常有意思的事,因為在過往,我們區分編劇流派的方式,大約是以類似「純文學/大眾文學」的概念切割,區隔出「得獎作品/大眾作品」兩種編劇美學,但朋友卻提出了一個很新鮮的疑問:

        「你有注意到嗎?台劇、韓劇的編劇方法,很明顯的和日劇、美劇不大相同。」
Share:

如何展現劇本主旨?

《動物方城市》是部簡單易懂娛樂性高,卻展現了豐富主旨的優秀作品。
圖片取自網路。
        「這個故事想告訴我們什麼?」這個問題常是聽眾們聽完一個故事後會問的問題。這是一種本能,根據腦神經科學家最近的結論,人們之所以喜歡聽故事,是因為在演化過程中,擁有「愛聽故事基因」的人比較容易透過故事,學習到更多的救生技能。

        想想看,如果部落裡有個人虎口逃生,歷劫歸來,哪種人比較容易吸收他的經驗活下來?
Share:

【行走江湖】賭博、誘騙與壓榨——談入行編劇如何在製片蟑螂前自保

現今的編劇環境,讓新入門的編劇不但要花心力在作品品質上,還需要隨時準備與製作人廝殺。圖片取自網路。

      那是一個下著小雨的夜晚,剛結束一個案子的角色設定,打開另一個文件檔,我開始處理另一個劇本的分場大綱。這種多工的情況是專職編劇的常態,我需要高度的集中力,才能讓自己更有效率的完成手上的工作,但今天,實在有點難集中精神。

      早上那兩通電話令人心煩意亂,一通是與A製片收尾款,得到「還在等修改意見」的答案,但,這是第三次修改了,離稿子送出去,已經過了快一個月,這尾款到底收不收得到,沒人說得準。一個劇本送出去,製片本人有意見,演員經紀人有意見,投資人、平台方都有意見。可他們的意見常常相互矛盾,可笑的是,常常繞了一圈,投資人的意見和我最合。因為我一開始便知道市場要什麼。

Share:

【劇本格式】台式劇本格式為何阻礙了創作者與閱讀者?

圖片取自網路


        我們曾在台灣常見劇本格式中討論過關於台灣劇本的格式,並不是一個最佳化的格式,除了要求編劇分心做一些不必要的工作外,還有文書作業令人困擾的表格和三角符號。但除了這些用起來令人不快的地方外,其實台灣的劇本格式還有許多延伸的問題。

        首先是計時困難。

        有許多新人常會為了如何評估劇本長度的問題求救,但很遺憾,即使在華語劇本發展這麼長的時間後,劇本長度和實際影片長度的計算方式,基本上都沒有一個共識。光我遇過的,就有三種換算方式。
Sh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