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疑難雜症】想投劇本獎,是否有什麼標準?什麼作品比較容易得獎?


劇本獎項是目前新人編劇入行的快車道,只要你能入圍,苦尋好編劇的製片們都會開始主動出現在你的生活中。因此許多學員們都會關心,如果想得獎的話,是不是有什麼竅門?

首先我必須承認,我並不是得獎常勝軍,所以我並不是適合回答這個問題的人選,但拋磚引玉,如果這篇文章能被更多前輩看到,非常期待能看到更多討論和經驗分享。這篇文章,是由朋友之間的討論和有長年投稿獲獎經驗的編劇們的意見綜合成的。


要回答如何得獎這個問題,可能要先理解一個獎項的評選機制。每年投稿優良劇本獎的件數約300件,評審人數約9人,這9個人分成三組,所以這3位評審必須要看約100件劇本。

什麼樣的人能當評審?自然是在業界較有資歷的導演、編劇與製片,而這些人平日裡都有自己的工作,能分給稿件評選的時間自然更少,所以在短短的評審期間內,是不可能真的細心看完每一件作品的。

這是現況的無奈,一來越有能力、資歷的人,工作會越多是必然的結果,二來在劇本獎經費有限的情況下,也不可能支付像這樣等級的人拿出全副心力的費用。但業界確實缺乏會說故事的好編劇,於是評審們多是在一種責任感、榮譽感的趨使下,接受了這份吃力不討好的工作,在有限的時間精力下試著挖掘出大海中的黃金。

這是第一點你要有的心理準備,「運氣」真的是一個關卡,一個不小心,你剛好落入了手頭上工作正忙的評審手中,或你寫的題材剛好是他不感興趣的,你可能一瞬間就出局了。這與你的才華無關,所以即使落選了,也不用覺得太受傷。

那麼,為了在評審有限的注意力下,仍然能夠脫穎而出,你需要思考兩件事:
1. 如何在大綱中就吸引評審的注意力。
2. 如何讓評審好好看完劇本。

第一件事會回歸到你故事的本身,在美國編劇經紀之間流傳著一句話:「非賣不可的好劇本,連讀都不用讀。」這是什麼意思呢?意思是我們能從大綱中就看到故事中噴發的創造力、新鮮感和可能性。

想要在100件作品中脫穎而出,你的作品必須很特別,如果你是習慣去看市場上的作品都寫什麼,然後依樣畫葫蘆的寫,你是註定會被淘汰的。那「特別」到底是什麼意思呢?

一個故事基本上分成兩大部分,說什麼?怎麼說?

比如說一部偵探片,你寫一個天才偵探,靠著精湛的推理能力,破 解了警方無法解決的殺人案,成功將罪犯繩之以法。在這個例子中,「偵探片」、「殺人案」就是「說什麼」。而「天才偵探」、「破案方式」就是「怎麼說」。

我們可以看出,這是一個毫無新意的故事,任憑你在故事中插入了多少俏皮話、帥氣的動作或華麗的場景,這個故事註定不特別。因為他用了一個老套的方式,去處理了一個我們熟悉的類型。

很多人都覺得歷史類型、弱勢關懷的作品,似乎在劇本獎項中有它的優勢。但它的優勢是因為在100件作品中,寫這種類型的人相對的較少,所以顯得比較不一樣,因此在「說什麼」的這件事上,獲得了比較大的關注。想像一下,當你看了20部都會愛情片的作品後,突然看到一部史詩作品,你難道不會對它印象特別深刻?

但就算如此,如果你仍然去寫「二二八」、「霧社事件」,並且依然寫「台北」、「本省外省衝突」、「莫那魯道」、「日本人的殘忍與原住民的英勇」,那你的歷史作品,仍然很難被選中。

寫劇本不是做麵包,菠蘿麵包就該這樣做,紅豆麵包就該那樣做。人們更希望看到的是你的店裡賣了很特別的麵包(水蜜桃麵包,這就是「說什麼」),或是很有特色的菠蘿麵包(這菠蘿麵包裡居然有流沙包的內餡!,這就是「怎麼說」)。

所以如果你要寫歷史題材,最好寫比較特別的,沒有人寫過的,例如海盜時代的台灣。如果是同一個歷史題材,也可以尋找不同的元素來發揮,例如之前高雄駐市計畫有部作品一樣寫二二八,但他寫的是二二八的高雄。這個選擇非常新鮮,他讓我們看到了二二八的另一個面貌,並且讓我們意識到,對,這個事件不是專屬於台北的,而是全台灣的。哪怕最後它的主旨最終可能和其他講二二八的作品都相似,但它的選材提供了不一樣的新鮮感。

「怎麼說」有各種處理方式,有時是用很不一樣的角色(例如《通靈少女》,其實是一個很常見的校園愛情故事,但因為主角選用了「仙姑」,用「仙姑」說的愛情故事就前所未見)、有時是用不同的角度(警匪故事常是以警察的角度來說,但如果主角是匪徒呢?或主角是警察的小兒子?這是一個關於小學生如何穿梭在大人的偏見與謊言間,成功救出被綁架小女朋友的故事?),有時是用不同的詮釋(所有人都覺得劉禪是扶不起的阿斗,但如果他其實是扮豬吃老虎的明君呢?)。

把握這個原則,其實你寫什麼類型的片都可以是特別的。你可以寫都會愛情,寫英雄冒險,但重點是你能找到前所未有的組合方式與說故事的角度,像去年入圍作品中,有部《遮住左眼看見你》,便是一部清新純愛的作品,但它講的是一名少女和瘟神談戀愛的故事。瘟神耶!多麼不一樣的男主角,而且也因為這個設定,故事中的善與惡、對與錯,變得模糊而複雜。

可以上優良劇本獎的官網,裡面過去的得獎入圍作品大多都有提供電子全文或大綱,讀一下這些作品,感受一下這些故事與眾不同之處。

為了要在大綱階段抓住評審的目光,你應該要在這短短的篇幅中使出你的渾身解術,千萬不要「砍步」,讓什麼怕抄襲、怕讀劇本時少了樂趣之類的雜念干擾你,你所要思考的是,如何像一部好預告片那樣,提供一個清楚的故事與懸念,讓評審覺得你的故事值得一讀。

接下來,要用你的故事前三、五十頁決勝負了。

如果你夠有耐性,好好看完優良劇本獎的得獎作品,你會發現,有時故事後半段寫崩的作品,也在得獎入圍名單中。但這些作品前半部大多寫得非常好,不是結構嚴謹,就是趣味橫生。所以你會知道,評審如果不是認定瑕不掩瑜,便是在時間壓力下,提早被征服。

這個現象是完全可以理解的,因為寫本的人功力到哪裡,其實有經驗的人通常讀不到五頁就了然於胸了。在正常情況下,我們很難期待前十頁寫得很糟的人,會有機會到後面起死回生。但前三十頁寫得精彩絕倫的編劇,就算後面寫出了毛病,我們也能體諒:「應該是時間不夠匆匆完稿的吧,真可惜,再給他多點時間,作品就可以改得更完美了。」

因此,你的前三十頁有多迷人,很多時候決定了你故事的成敗。這不是在說你可以交出一個未完成的故事(當你前三十頁寫得很精彩,那評審通常應該會看完,所以未完成是一定會被發現的),而是告訴你,你的力氣應該花在哪裡。

你的角色動機明確嗎?他主要面對的困境是什麼?我們很快便能掌握故事的主線嗎?你是生硬的把故事設定塞進角色口中,還是找到對的場景和情境讓資訊自然的進入對話之中?這些老生常談雖然基本,但確實是決定觀眾是否入戲的關鍵。

同時,劇本的易懂性很重要。

如果你找了幾個得獎劇本來看,你會發現他們很少使用括號,除了格式差異外,基本上讀起來和小說的感覺沒有太大的區別。大量的括號對易懂性的傷害是明顯的,把劇本寫得像是技術操作手冊,而不是流暢的故事,傷害也是明顯的。

請試著閱讀你自己寫出來的劇本,它看起來像是正式的出版品嗎?適當的標點、合理的換行、完整的語句,這些都是基本,但許多新手編劇常習慣把劇本寫得像是和朋友討論的筆記。

特別的選材、吸引人的大綱、易懂的劇本、精彩的前三十頁,將這些原則做到,評審讀完你劇本的機會便會大為上升,自然你入圍獲獎的機會就高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