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手寫對白常見的五大錯誤


在寫手訓練營的最後一天,學員們交出作業開始進行讀本,有趣的事情發生了,明明每個句子都是自己嘔心瀝血寫下的精華,為什麼演員每唸一句,台下的學員——包含編劇自己,就開始大笑呢?


搭上最近白話文與文言文的討論風潮,小農必須在這裡鄭重澄清一件事:白話文並不是「我手寫我口」的口語書寫,而是像文言文一樣的「非口語」文體。

我隨手在網路上搜了一篇散文,它其中一個段落是這樣的:

生命像向東流的一江春水,他從最高處發源,冰雪是他的前身。

我想它是白話文應該是無庸置疑的,但我想它的不口語,應該是顯而易見的。這便是新手寫對白常犯的第一個錯誤,錯把寫台詞當寫作文,文采很好,但讀起來明顯有問題。

這個錯誤的延伸變化型,就是玩文字遊戲。某個學員的作業上有句對話是這樣的:「你不是整天想和他比賽嗎?比啊!賽啊!」

從字義上來看,「比」、「賽」確實可以獨立成詞,都有比較、爭高下的意思,但沒有人會這樣子說話,就算真的有,聽起來也相當的可笑。

這種文義上可以成立,但演出上無法成立的情況,很常出現在有點文采的新手編劇筆下。

第二個常犯的錯誤,便是常把至理名言塞進角色的口中。我們來看下面這個例子:

我不敢說生命是什麼,我只能說生命像什麼。

這句話也是我從網路上的散文摘下來的,語句本身已經很貼近口語了,但它仍然有點尷尬,你可以試著和你朋友聊天時說說這句話,你一定會發現空氣突然凝結。

為什麼?因為它忽略了角色性格、忽略了對話的情境、忽略了角色說話的動機。我們到底在生命中哪個時刻,在誰的面前,會想和對方說「我不敢說生命是什麼,我只能說生命像什麼。」?

同樣的,任何錦言佳句都有相同的殺傷力。當編劇心中有太多感觸想要抒發,太想要告訴觀眾自己想說的話時,你就會忍不住離開你正在寫的情節,進入到個人的演講時間。

第三個新人常犯的錯誤,便是喜歡在台詞中放入名字和稱謂。

如果今天是姐妹對話,對話中就會充滿「姐姐⋯⋯」「妹妹⋯⋯」,如果是朋友,就會充滿「阿德⋯⋯」「小雅⋯⋯」。但我們日常對話中,其實很少會提到對方的名字或稱謂。

要改善這個問題最簡單的方式,就是用「搜尋」功能找出每一個有名字和稱謂的地方,然後把它們刪掉。讀讀看刪掉之後,會不會使對白產生問題,如果會,再把它加回去(但大多數情況是不會)。

第四個新人常犯的錯誤,是習慣濫用動作指示。無論是三角形或括號,新人很喜歡替每句台詞加上語氣和情緒的註解,例如:

小農:(失望)真的不行嗎⋯⋯
大農:(堅決)不行。

但事實上,這些註解都是多餘的。你可能對於你所打造的情境、對白不夠有自信,才會覺得需要這些註解,演員才會明白你想傳達什麼,但事實上,去除掉這些註解,我們也完全可以讀到該有的情緒,例如:

小農:真的不行嗎⋯⋯
大農:不行。

發現了嗎?雖然沒有註解,但在情境與上下文的鋪排下,我們也很清楚可以讀到角色的語氣和情緒。這部分在動作上也是相同的,我們常看到新手會寫這種三角形。

小農:真的不行嗎⋯⋯
△大農喝了一口水,放下杯子,將右手的杯子移到左手上。
大農:不行。

多加這個三角形,看似好像畫面更明確了,但多這個動作和少這個動作,真的有差別嗎?這個問題的延伸變化,就是過多的細節,例如:

△大農喝了一口氣泡礦泉水,放下手中那有著細緻鳳凰雕花的玻璃杯,將右手的杯子移到左手上。

這是新手編劇常犯的「小說病」,我們總以為提供更多的細節,才是最好的表現方式,但既使是在小說中,多餘的細節也是沒有必要存在的。真正有意義的細節,常是在與表面上矛盾的部分,例如:

小農:(諷刺)我愛你。



△小農的拳頭在桌面上捏得死緊。
小農:謝謝你。

我甚至不用在「謝謝你」的前面加上(刻意的)或(僵硬的),也可以從前面的三角形和情境中,知道這句感謝必然是言不由衷。通常我們在這種情況下,才會做表演指示,因為這時文字本身無法呈現出我們想表達的意義。

和名字稱調的檢查方式一樣,試著蓋住你所寫的三角形和括號,讀讀看你的劇本,看看哪些三角形和括號非存在不可,哪些其實是可有可無的存在。

你可能會覺得:有必要這樣嗎?既然是「可有可無」,那我寫進劇本裡,也沒有關係吧?

當然你想放多少細節在劇本裡,是你的自由。但如果製片、導演、演員的專注度是100,每讀100個字就會減少1,那過多無用的細節,只是在耗損他們的耐性,當他們讀了5000字的無用細節後,發現他們還沒找到精彩有意義的部分,他們就會把這劇本歸類成爛劇本,那損失的,可是你自己。

相信我們在看小說時也有類似的經驗,你最常在什麼時候放下手中的小說?是在你一言我一語,情節正緊湊的地方,還是大段大段的場景細節描述?你絕對可以安排你想安排的描述和指導,但拿捏恰好的分量,是一門重要的功課。

新人常犯的第五個錯誤,是喜愛解釋。

不知道為什麼,很多人總是在不重要的地方畫蛇添足,卻在最重要的地方選擇隱藏不說。

例如有某學員在我看完作品後詢問:「為什麼他們的對話感覺突然變很生疏?」

他回答:「因為這一場是他們二十年後巧遇重逢。」

呃,你不告訴我,我怎麼會知道這場和上一場之間隔了二十年呢⋯⋯加個三角形說明就好啦。這裡說的「喜愛解釋」,不是在故事中解釋,而是用口頭解釋。

他們總會有一萬個理由,去解釋他們的場景背後,到底有多少苦心的安排。但只要劇本中看不到的,就一律不算。

編劇唯一能夠替自己故事辯護的地方,就是劇本本身。如果讀者無法從劇本本身讀到你想表達的,如果讀你的劇本需要你在旁邊做附加解釋,那你的劇本就是半成品。

這是很高的標準,但不代表我們不應該試著去接近它。所以在你的劇本寫完後,試著冷靜下來,重讀你的劇本。如果你的劇本讀完有什麼可能被誤解的地方,或是沒有講清楚的地方,那些就是需要被修改的地方。

很多人都習慣依賴一個老師,希望有人能幫忙看作品,然後給一點意見。但其實自己就是自己最重要的老師。

我在讀學員作品時,其實有時是很失望的。裡面錯漏字很多,這代表他在寫完以後,沒有照課堂上教過的,大聲讀過自己的劇本。如果你有讀過自己的劇本,怎麼會沒發現裡面有錯漏字呢?

你也會發現,上述所提過的五大錯誤,只要願意自己讀一讀,馬上就可以解決一半。只要願意自己檢查稱謂和三角形,馬上又解決了一半。如果你真的只有一次機會(例如優良劇本獎,一年一次),你卻選擇將手中的半成品送出去,而沒有自我檢查,這不是很可惜嗎?

請務必看重自己的作品,當自己最好的老師,勇敢面對自己的問題。創作確實是痛苦、漫長且孤獨的過程,但這也是自我鍛練很重要的過程。

我們不只在追求更好的作品,也在追求更好的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