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疑難雜症】如何替自己不熟悉的劇本類型做研究?


想請問假設想寫的內容是自己不熟悉的電影類型,可以用什麼樣的方式比較有效率地去進行相關的研究呢?

這個問題是個有趣的問題,因為首先要問的是:為什麼你想寫自己不熟悉的類型?針對你的理由,其實「效率」可能來自不同的地方。


答案基本上不外乎三個:工作需求、市場考量與自我挑戰。

工作需求指的是你本身在接案,遇到導演、製片希望與你合作,而他們手上的案子,卻不是你所熟悉的類型。

在這種情況下,我個人的建議是:你要先弄清自己的優點。

與別人合作有一個很大的關鍵,就是「摸清對方的想法」。無論是你想交出別人會點頭的作品,或是你希望說服對方滿足你的創作理念,你都必須從對方的想法著手。

而導演、製片有兩種,一種是有想法的,一種是沒想法的。有想法的會找上你,一定是因為你的作品、經歷有某種特質,使他覺得這個案子有你適合的地方。否則,為什麼要讓你寫不熟悉的類型呢?

所以先弄清楚自己擅長的、作品裡的強項,會更知道你應該加強的方法。我們常有「補弱點」的思維,但事實上,「發揮優點」也是很重要的。

如果今天你的強項是搞笑,卻遇上了驚悚題材,有沒有可能發展成驚悚喜劇?如果今天你的強項是角色深度,在驚悚題材上,有沒有可能走往《人魔》的路線,塑造出如同漢尼拔一樣經典的角色?如果今天你的強項是愛情戲,有沒有可能寫一對捲入恐怖事件的亡命鴛鴦?

導演、製片提供的參考資料,為了討論,你當然應該盡可能的看完,但絕對不是照單全收,模仿裡面的元素,而是應該透過作品去理解對方的想法,在滿足對方需求的同時,也發揮自己的強項。


要知道對很多有想法的人來說,他們需要你提出「可能性」,而不是照他們的想法「做筆記」。

試著拿你的強項去和有想法的工作夥伴交手,去激發出創意,並且把你不熟悉的領域,轉變成你的主舞台,這是很重要的。因為在這個基礎上,你也比較能交出理想的作品,而不是迷失在廣大的參考資料中。

如果遇上的是沒想法的,就是剛好認識、想利用你的便宜勞動力、亂槍打鳥的類型,那你首先要思考的是你到底要不要接受這份工作,因為與沒想法的人合作,通常結果都不會太好。影視產業是個變數很大的產業,和動機純正、有想法的人合作,都不見得每個案子都能走到最後,更何況是心術不正、腦袋空空的對象?拒絕壞情人,才是迎接好情人的開始。

而沒想法的人會想做某個類型,基本上都是市場考量。這與沒有人找你,你單純因為市場而想嚐試某個類型的狀態其實沒有太大差別。你可能會覺得多一個品味不好的人來要求你的作品似乎是件麻煩的事,但如何說服這樣的業主其實是每個委託創作者的功課,而說服力其實也是來自某種反映出市場考量的作品。


要向市場取經,最有效率的方式是去看同類型的「新作品」和同類型的「經典作品」。

經典作品不等於老作品。經典作品指的是講到這類型,「人人都會提起」的作品。如《奪魂鋸》、《絕命終結站》在驚悚作品中,就是無法被忽略的作品。這些作品很多都有系列續集,透過整個系列的補全,其實你也可以從中歸納出共通的元素,而找到這個作品在類型中被視為經典的理由(因為續集多是試圖重視相同的理由來創作的),進而學習到這個類型的一些重點。

但市場的作品,都會或多或少試著向經典作品取經,並試著加入自己的獨創。這些取經的過程中,有的成功,有的失敗,而最新的熱門作品中,則反映出這些一次又一次的開創結果,目前的「最新進度」。挑兩、三部近期的作品來看,比較一下它們與經典作品之間的異同,看看最新時興玩什麼技倆。

像近年驚悚片都有和喜劇元素結合的趨勢(或說喜劇片有結合驚悚片元素),如《忌日快樂》或最近上映的《遊戲夜殺必死》。而更傳統的驚悚片,則以加入人性黑暗面的元素為不敗的流行,如《逃出絕命鎮》、《辦公室大狂殺》、《屍速列車》。

在市場考量上,要多著墨作品的「看點」在哪裡。要評估一部作品的看點,可以用「這個場景能剪進預告片嗎?」這樣的問題來檢查。


所以,你猜對了,如果只講求效率,大量看同類型作品的預告片也是一個好方法。

從預告片中你可以很快的比對看出,這種類型的作品中,有哪些元素、場面是必備的。如動作片中的飛車追逐、驚悚片中的血腥或靈異畫面、愛情片中異想天開的特殊愛情情境……如果你沒空一一把所有系列作品都看完,就用預告片來趕進度。但你還是至少要看兩三部完整的作品,才會看到更多鋪陳和高潮的設計。

把這些看點加入作品之中,其實就會成為良好的說服武器,讓沒想法的合作對象買單你的作品。

最後,如果你是純粹為了擴展自己的視野,希望自我挑戰寫看看不同的作品。那除了上面兩個方式之外,我個人建議你最有效率的方式,是去選一部你覺得好看的作品來模仿即可。

以《忌日快樂》為例,如果是你,你會怎麼設計這不斷重覆的死亡謎團?《奪魂鋸》中,你會怎麼選擇一個不同的密閉空間,安排怎樣的死亡挑戰?然後去看人家是怎麼一步一步鋪陳開來的,先說什麼,再說什麼,再看最後的驚喜高潮怎麼換個方式來呈現。

以一部作品為基礎,細細的臨摹,其實也是一個學習的好方式。相較於上面偏全面性的學習,這樣的方式其實反而更有效率,因為你不會花太多時間在搜尋作品。


畢竟,我們的重點是「學到如何寫好作品」,而不是「學會寫每一種好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