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疑難雜症】如何寫出一個好劇本?


如何寫出一個好劇本?好劇本需要甚麼元素構成呢?

劇本是影片的藍圖,好劇本是好影片的前提,但這個「好」是指什麼?從我們的觀影經驗來看,這個「好」並不是單一標準。


從演員的角度,一個好劇本應該要提供層次豐富的角色,能幫助他發揮個人魅力,不僅僅只是適合他,甚至可以幫助他超越原本的自己。像《血觀音》之於惠英紅,《鋼鐵人》之於小勞勃道尼。

從製片的角度,一個好劇本應該能提供有殺傷力的賣點,吸睛的噱頭與精彩的場景。如果你的作品無法在預告片就吸引觀眾進場,對製片來說都是不夠好的。扣除掉演員和導演名氣,你的劇本要嘛奇思妙想如《縮小人生》(但正片實在難看到令人髮指)、《人在冏途》,要嘛有個勾人的懸疑點如《佈局》,要嘛有特殊的創意點如《疆屍哪有那麼帥》、《忌日快樂》、《獵殺星期一》,要嘛它有議題的話題性,如《我只是個計程車司機》、《決勝女王》、《動物方城市》,再不然就是它有搭上某個熱銷的元素,如許多二次元、BL、穿越的作品。像《海邊的曼徹斯特》這種平淡的、幾乎沒有賣點的故事(但它實在是個好劇本),除非製片有特殊喜好,否則單靠劇本本身是很難受到青睞的。

從影評的角度,一個好劇本應該具有藝術性、可詮釋空間、有可討論的議題、特殊的主旨意涵,使他們在看完之後,能夠好好的品味以及延伸再創作。好的劇本、場景應該具有兩面性,表面上是一個模樣,實際上在談另一件事。如《少年Pi的奇幻飄流》,表面上是在講少年與老虎的海上飄流記,實際上是在討論信仰。

從導演的角度就比較複雜了,因導演介在多種角色之間,而且受個人喜好影響很大。但不外乎精彩的場景、深刻的情感、有趣的可詮釋空間。他們會想從劇本中看到他們可以發揮的部分,而要達到這件事,我個人覺得最關鍵的,是場景的兩面性。好的場景都是不直說的,如果你想表達愛,讓角色直接說出愛都是最糟的作法,讓角色罵對方,罵著罵著哭了起來,讓觀眾明白,其實那個罵是擔心、是愛,這是一個比較有意思的寫法。

排除掉這些差異性,當然精彩的轉折、出乎意料的結局是所有人都在乎的。戲劇最關鍵的部分是高潮,好的高潮場面是讓所有人滿意的必要條件。

事實上上述所講的每個條件,雖然是切分開來談,但大家其實也都混在一起。在我們每個人身上,都在乎影片的不同面向,有人這邊要求多一點,有人那邊要求少一點。有些人喜歡娛樂感(偏製片),有些人喜歡深刻性(偏影評),有些人重視角色(偏演員),有些人重經典場面、另類詮釋、影像語言(偏導演)。

這也是為什麼票房好不代表作品好(這裡是指偏影評的好),作品好不代表票房好,票房差也不代表作品差。因為一個人會不會買票進場,看完一個作品後會不會喜歡,其實有很多複雜的因素在影響著。我曾看過一部我覺得相當難看的作品,但我朋友很喜歡,我好奇問他為什麼喜歡?他說他知道作品本身有很多缺點,但因為有許多與他相似的生活體驗,所以他喜歡。

不要去追尋爆紅的秘密,因為這裡面沒有答案。沒有任何一個人能告訴你什麼東西絕對會賣,怎麼做就會賣,如果有人膽敢掛這個保證,那個人必定是騙子。

但是不是代表這件事就沒有一個可以依循的邏輯了?當然也不是,就好像帥哥不一定會紅,紅的不一定是帥哥。關於帥哥的定義也有百百種,有人覺得周杰倫帥,有人覺得金城武帥,有人覺得吳亦帆帥,但這三人還真沒多少共通點。難不成,我們就因此無法判斷出什麼叫「帥哥」嗎?我們當然可以。

市面上大量的戲劇理論、教學,就是在講這個「帥哥的標準」,有的人講得很廣,像麥基的《故事的解剖》,你會覺得他說的都對,但不太確定怎麼做。有的人講得比較窄,走比較偏製片的路線,如《救貓咪》,你會覺得他講的好像有點偏頗,個人喜好比較重,但至少怎麼做的過程是比較清晰的,他沒有打算教你寫出所有劇本,他只打算教你寫出《救貓咪》式的熱門劇本。

所以如何寫出好劇本?明確的人物、明確的事件、合理的動機、意外卻成立的轉折、強烈的情感、令人滿意的高潮,這些是基本元素,剩下的就是個人美學了,有的人娛樂性強一些,有的人深刻性強一些,有的人角色經營強一些,有的人劇情轉折強一些,在綜合分數之下,只要過了某個平均,我們都會承認它是一個好劇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