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疑難雜症】如何從一個概念到一個故事?


學員提問:如何從一個概念,一句話,變出一篇5分鐘的戲劇呢?太多怕廢話但又要撐到那個時間(或字數)

這個問題其實包含了兩個問題,一個是如何發展故事,一個是如何掌握故事的時間。我們先來談談發展故事的部分。

我們說故事,常常都是從一個點開始的。一個引起你的場景,一句動人的對話,或一個深刻的道理。但常碰到的情況是,好像總是起了一個頭,不知道該怎麼進行下一步,於是大綱總是只有短短幾行字,只有概念,長不成一個完整的故事。


會產生這個問題,真正的原因是你對一個故事應該具備的元素太少了。因為一個故事是一個牽一髮動全身的有機體,今天你設定角色是高中生,高中生能做什麼?會在乎什麼?平常的生活環境在哪裡?其實就已經替你的故事畫出了一個範圍。

同樣的,當你決定了你故事的類型時,懸疑、溫情、勵志、俠盜……也會畫出一個範圍,並且產生一些不得不完成的事。所以當你懂得從故事不同的面向切入,你就會獲得一個又一個的線索,彼此激盪,最後漸漸融合成一個故事。這也是我常說,角色、情節、主旨,你可以從任何一個開始,而你決定一個,就會影響另一個的原因。

以我曾寫過的冷硬派推理小說《》為例,因為一開始就決定要投推理文學獎,所以本身就決定了一個類型,我需要謎團,一個解謎的過程、兇手、偵探,但我最開始什麼都沒有。

我那時便從角色出發,當時我正在讀卜洛克的作品,很喜歡他筆下的馬修,於是我便決定要寫一個冷硬派的故事,不要本格派的硬解謎,我希望故事本身情節性可以強一點。於是我想到可以寫一個私刑偵探,專破法律無法管的案子,然後自己槍決犯人。

我開始發展這個角色,為了使這個角色更有趣,我決定給他一些矛盾的持質。「矛盾」是使角色立體化、趣味化的基本技巧,於是我將這個角色設定為法警,因為法警本身就是負責執行死刑的人,上班時他是一個合法的行刑者,下班後他是一個非法的行刑者。

但偵查不是法警的主要工作,加上冷硬派故事中的主角大多是40至50歲,受盡生活冷暖的老男人,所以我想,何不讓他先當法警,再轉刑警,最後退休才變成私家偵探呢?

為了使這個過程合理化,我給角色安排了一段過往,當法警時碰上冤案,錯殺了一個年輕人,所以他轉當刑警,想藉此贖罪,但又發現很多案件刑警無能為力,於是心灰意冷的退休,最後成了私刑偵探。

你看,我為了完成一開始「私刑偵探」這個角色,其實已經發展出不少內容了。但這僅僅只是角色的設定,還不構成一個故事。要形成故事,必須要有衝突,要有啟動點。

關於衝突啟動點我之前都有寫過文章介紹過,而這兩個東西往往在故事開頭是同一件事,因為戲就是衝突,所以啟動點本身就是一個衝突,而如果你的角色有一個特殊設定時,最簡單的方式,就是讓他的設定破功。

他如果是數學天才,給他一道解不開的難題;如果是戰士,給他一個打不倒的敵人;如果是老師,給他一個管不動的學生。

因為故事的高潮也是一個衝突(而且是故事中最大的衝突),所以當你給角色難題時,也可以考慮一下,這個難題是故事的高潮還是起頭?如果是起頭,就是啟動點。

當時我給了主角一個難題,他私底下殺壞人,如果有一天他被發現了呢?我安排了一個場景,他的信箱裡,放了一封信,上面寫著:「我知道你做了什麼」。

這便是我故事當時在構想的第一個起點,如果你看小說原文,你會發現這並不是啟動點,因為我後來寫的時候發現如果把這個點放得太前面,沒有機會好好把角色介紹清楚。所以我安排了一個稍微小一點的衝突(發現他犯案的現場有異狀),讓他在前面就開始行動。

但那封信基本上幫我鎖定了故事的外部事件,一個暗地裡威脅主角的犯人,他是誰?我利用雙面人的角色技巧,再加上偵探故事常見的誤導,為了增加嫌疑人,我開始設定反派。冷硬派故事中常見主角個人的生活問題,於是我開始設定主角的感情世界與家庭。因為偵探故事常有接二連三的屍體,於是我開始設定死者……在這過程中我漸漸形塑出更多主角的細節,於是主角的內部事件也成型了,並且結合了「死刑」這個概念,使故事除了情感線,也有一個社會層次的衝突做為背景,支援著整個故事的主旨,於是故事的厚度就比較飽滿。

大約到這個程度,我已經抓得出故事幾個看點了。主角的私刑、信箱的信、街頭的槍戰、戀人的死亡、與死敵的對決、最後的揭密……剩下就只差把故事整個寫出來了,找一條順暢的敘事線將每個點串在一起。

在實際寫作的過程中,我又為了理順邏輯,更動與加入了一些細節,好讓最後的謎團沒有破綻。於是一部中篇的偵探小說就這樣完成了,我的進度不快,這部作品我大概寫了一個多月。

留意我說的過程,這部作品有明顯討論死刑存廢的「主旨」,但這個主旨其實根本不在我最初的創作想法中。在這個例子裡,我是先發展出角色,再利用類型故事中必要的情節點,一點一點的把故事拼出來,死刑存廢這個主旨,是因為有主角這個行刑者的存在,很自然便存在的主題,它會自然深化這個角色。如果把死刑存廢這個議題去除,這個故事會顯得單薄,只是個殺來殺去的故事。

一般篇幅較長的故事,我都比較建議這個從角色出發的流程,因為在長篇幅中的故事,角色的豐富層次是比較重要的。

短篇故事就不太一樣,像5分鐘以內的故事,常常就只有一條故事曲線,一個大的奇想點或主旨,角色通常比較平面。所以我如果要短篇故事,常常是從情節開始著手,找到可以與主旨相呼應的衝突,然後由衝突來去向下發展。這個部分我在Hahow平台上的「一步一步學編劇:5分鐘微電影」課程中,有比較完整清楚的解說。

簡單整理:重點是找衝突,發展角色。不要停留在沒有戲的概念或設定上,遊戲中常見很多花俏的角色設定,但那些都不是戲,無法變成故事。

為什麼我的教學文章總是在談結構?因為你越熟悉結構,你就有越多的線索發想你的故事。故事其實是一個很整齊的東西,前後呼應,內部外部事件呼應,主角和情節呼應,主角和主旨呼應,主旨又和情節呼應。

接下來是第二個問題,我給你一個簡單的基本評估,如果你想做一個5分鐘內的故事,就是做一個故事曲線,起承轉合,基本上就是3-5分鐘。

很多人會說,5分鐘要說完一個故事太難了。這絕對是一個錯誤的概念,因為網路上許多感人的短片都是3-5分鐘,不但清楚明瞭,而且情感豐沛。

會覺得5分鐘太短,只有兩個情況,第一個就是你的故事太複雜了。把你故事最重要的情感元素抓出來(親情?友情?愛情?職場?自我成長?),然後把其他的部分都去掉,專心處理一個重點、一個主要衝突就好。

第二個情況就是你的故事廢話太多。短片不是電視劇,不要用對白架構你的故事,要用場景和動作來架構。對白非常佔時間,一個眼神一秒就能表達的東西,寫成對白要念十秒。去找幾部泰國廣告來研究,看看人家是如何善用旁白、畫面、場景,把對白精簡到最少的程度。

如果你無法準確判斷故事的重點,那就研究你故事的高潮。把與高潮無關的情節和資訊都去除,不要刻意搞笑的內容,也不要用對白去表現角色性格。想表現角色性格,就讓他直接去做和他性格有關的事。

我寫的《刑》的故事開頭,便是一個用動作來表現角色的方式,在熱鬧的店面一個人面壁吃飯,在畫面上就看得出這個角色的孤僻。同時利用電視節目的內容帶出主角的過往,完成角色的亮相。但這是一個比較偏小說的寫法,內心描寫比較多,比較難直接拍成影像,如果要改成劇本,我可能會從他行私刑的部分切入,除了因為畫面感比較強之外,角色的行為也比較適合用來轉場到過去的記憶(開槍轉場到開槍)。

至於必須「撐」到那個時間,三個方面可能都有問題,鋪陳不足、放大不夠、或是高潮不夠強,這些都是沒有架好故事曲線的情況。你可能沒把角色推進絕境,或是推得太突然,觀眾來不及進入狀況,不然正常拍起來不會這麼短(至少超過3分鐘)。

如果硬被要求要拍5分鐘?其實導演在情感戲上加強一下,多幾個調度畫面和鏡位,其實時間就到了,哪需要你改本啊XD
一個本A導拍3分鐘B導拍成5分鐘在華人圈是很常見的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