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差異比較】寫小說與寫劇本有何差異?兩者是否會互相衝突?


關於小說創作和劇本創作內容上的重點差異,我們在「編劇與作家最大的差異是什麼?」便曾提到過,但若兩者創作的方式有差異,會不會小說寫多了,就無法寫劇本了呢?

要理解這個問題,我們應該回到「說故事」這件事上。

編劇、導演、演員的任務區隔」一文中,我們曾提過不同的創作者,是使用不同的工具在創作,編劇提供了故事架構(結構),演員靠肢體表情聲音做角色詮釋,導演整合所有內容形成一個個畫面,大家都在說同一個故事,但運用不同的方式、角度,來幫助這個故事用最好的方式呈現給觀眾。


同樣的,小說也是需要將你腦中的故事架構,以文字的方式呈現給讀者。因此,無論舞台劇、漫畫或其他任何說故事的媒介,學會故事的結構是最核心的技巧,剩下的便是看你怎麼配合你說故事的媒介,來把故事做呈現。

小說的強項在角色內心的描述,以及無法視覺化的理論運用。例如《少年Pi的奇幻飄流》,原著小說中有大量使用動物行為學來講故事,細緻的說明少年為了馴服老虎的每個策略,這個在改編成電影之後,幾乎完全被刪除了,轉換成其他視覺化的東西來支撐故事。

小說的另一個強項,是時間的停滯能力。故事說到一半,我們可以離開場景,進入幾百甚至幾千字的說明,等一切都交待清楚了,我們再回到場景之中繼續演下去。每個角色的細小動作你都可以延伸說明,所以可以讓一個短短的情節承載極大的資訊量。這一點影視、舞台劇就做不到,因為表演是動態的,無法停止下來做說明。

影視的強項則在畫面呈現和動作演出,有許多小說用幾百字也無勾勒出的震撼畫面,如《少年Pi》中夢境一樣的海平面、騰空而起的鯨魚、奇幻古怪生物的島嶼,那種由視覺直接撼動人心的美,是文字永遠無法企及的領域。角色一個眼神的暗示、一個手勢,很多時候也是文字不容易表現的。

影視的強項,是時間流動的節奏。前一秒還慢吞吞的家常對話,下一秒突然有人動手,轉變成激烈的快節奏。笑話一來一往的趣味,如乒乓球一般丟接的喜感,或是多人交錯的言語攻防,這些都是文字的台詞寫不出來的。

所以小説有小說適合的題材,影視有影視的。如果你一開始的目標就是小說要改編影視,那你就要挑影視擅長的題材寫,但盡力展現小說的優勢。如《達文西密碼》,在整個故事題材上,它是非常影視的冒險尋寶故事,它的許多重點都可以被視覺化,無論是基本教義派的暗殺者,或是埋藏秘密的圖畫。

但你也會發現,丹布朗並沒有因為寫的是冒險尋寶故事,就很傻氣的去試圖經營許多動作場面。《達文西密碼》有大量的篇幅其實是在處理複雜的人文歷史背景典故,這才是小說擅長的部分,雖然要翻拍成影視這些部分幾乎都會被去除,但他所提供的冒險尋寶部分的架構,足以在轉換成影像化時有足夠的素材進行改編。

你也會發現,《達文西密碼》雖然放入了大量的典故,但對於角色內在的掙扎與思辯卻不多,因為影視比較擅於處理人際與社會的互動,所以這種「自己與自己互動」的部分,丹布朗幾乎沒有著墨,留下的大多是顯而易見的內在情緒,恐懼、懷疑、對歷史文物的朝聖與崇拜。

漫畫則介於影視和小說之間,因為它有圖像可以做到影視的強項,而且也有小說可放入大量資訊的能力。但它的圖像是靜止的,沒有影視的流動。它又有自己獨特的分鏡語言,可以同時在一頁上呈現多個畫面,又有翻頁來做區隔。

總之,當你越深入瞭解一個媒介本身的強項與弱項,你就越明白怎麼透過那個媒介創作。除非你深陷在某一個媒介中,不肯去瞭解另一個媒介的特點,你的創作才會發生衝突產生限制。

很多小說創作者之所以無法寫劇本,是因為他們太依賴文字的自由度和大量的敘述語言,這些東西掩蓋了他們經營情節薄弱的事實,而他們也無心改變。所以真正帶來問題是這種慣性的心,而不是先從哪個文類學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