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恐怖驚悚】四個元素,打造獨一無二的「怪物」


請問像是貞子、吸血鬼、狼人、富江等等...經典的「怪物」角色,與人類角色的設定有沒有比較不一樣的訣竅?或是該從何處著手?

反派的強度,決定戲的精彩度,這是編劇的金科玉律之一。這個法則在恐怖驚悚故事中特別明顯,無論貞子、咒怨、還是紅衣小女孩,每個經典恐怖故事,幾乎都扮隨著一個代表性的反派,也就是「怪物」(或「鬼」)。


打造怪物的關鍵,不是豐富的過往,而在於「辨識度」。因為怪物與人不同,人做為主角,在故事中必須進行很多的互動與抉擇,要是沒有建立完整的角色小傳,常常會抓不到角色正確的反應,寫不出真實感與說服力。

但怪物不一樣。怪物大多數時候,在故事中扮演的角色,都是「危機」。危機越致命、越捉摸不定、越神秘,帶來的驚悚效果就越強。所以相較於讓觀眾清楚「變成鬼的原因」,還不如給鬼一個明確的形象。

但這個形象,由四件事情組合而成,第一個是外貌。

像貞子最鮮明的,便是從電視機爬出的樣子;咒怨是嬰兒;紅衣小女孩是類似猴子的模樣,會像蟑螂四處爬;吸血鬼是帶有蝙蝠特徵的伯爵(傳統形象);狼人是半人半狼;富江則是美女。

外貌本身受到怪物的由來影響,嬰靈自然是嬰兒,女鬼自然是女子,但重點是明確的記憶點。如果你的怪物就是傳統白衣阿飄,就缺乏了辨識度,有時甚至不現身還更恐怖。(恐怖片最可怕的時候都是「鬼現身前」的氛圍,真正出來時反而不見得可怕)

有些怪物的外貌不是生物,而是某種道具。如《碟仙》系列裡的碟仙儀式;《鬼來電》是手機;理髮店裡的塑膠人頭等。

第二種形象是「模式」。《鬼來電》是神秘響起的電話;《絕命終結站》是一連串稀奇古怪的死法;貞子是一卷神秘被傳遞的錄影帶;紅衣小女孩是「抓交替」;《IT》中的小丑,會顯現出你最恐懼的事物。

第三種形象是「場域」。《屍速列車》將喪屍放進了火車裡;《厲陰房》就是家;《1408》中的飯店房間;其他常見的像醫院、學校、停屍間等等。


第四件事,是「行為」。如《人魔》中的漢尼拔,優雅的吃著人腦;《鬼影》中女鬼騎在主角肩上;倒著爬的《大法師》等等。

而確立了這四件事,再加上受害者,其實就組成了80%的故事。

因此創造恐怖驚悚故事,最簡單的方式便是尋找一個具體的形象來做為怪物的外貌。例如手機、手表、照片、汽車、小丑、郵差、魔術師、機車騎士……通常越是「藏於民間」的東西越適合,因為觀眾在日常生活中都會遇到。

從這個形象出發,再去尋找一個可能的模式。你可以先從背景故事開始,再建立模式,也可以從模式開始,替模式編一個背景故事。最後,再替這個故事安排適合的受害者,這個受害者可能與背景故事有關,也可能無關,但受害者在故事中擔任主角的角色,所以必須肩負一般主角所需要的成長。

當然你也可以從場域出發,流程和上面相同。因為模式和行為都比較不具體,一開始比較難發想,所以從生活中的物品與空間出來,會比較快有想法。

有些人會選擇向民間故事借鏡,但記得千萬不要把整個故事照搬過來,必須從中玩出新意。而這個新意時常建立在受害者身上,以受害者的情感線與成長線和民間故事裡的怪物發生互動,來形成一個全新的故事。

記得,恐怖驚悚故事中的主角,還是「恐懼」。留意生活當中會令人毛骨悚然、肅然起敬的東西,你所選擇的元素,如果越能勾起觀眾心中的恐懼,你的作品就越容易成功。像《絕命終結站》勾起了我們「生活處處有兇器」的恐懼,看完之後幾乎都有被害妄想症了,就是很成功的作品。

最後,還是必須提醒 ,「辨識度」是關鍵。照著上面的模式,你可能可以很快產出許許多多的《鬼醫院》、《鬼學校》、《鬼司機》……但如果這個題材有人做過了,尤其它還做紅了,就儘量避免再做。試著去挖掘一些沒有人嚐試的元素,才能創造出獨一無二的怪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