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疑難雜症】角色和情節發生矛盾時,該保全哪一個?


我們通常在設計大綱、安排劇情時,常發現下列情況:
1. 想到一個很精彩的畫面或衝突。
2. 開始千方百計的把角色們推往那個畫面或衝突,讓好戲發生。

但很多時候,我們會發現會有違和感產生。角色動機不足、性格不一致、背景設計無法相符,簡單的說:依角色設定,他不可能去做這件事。

可是偏偏這個衝突和畫面又非常棒,使你非常想寫這個情節。這時,我們到底該保全情節,還是該保全角色?

其實這個問題也常發生在我們接案編劇身上,業主、製片、導演,有一個非常想放進故事裡的元素或情節,你發現硬弄進去,實在是相當突兀,但又迫於要求不得不執行(假設溝通無效),這時到底該怎麼辦呢?

先說結論,以故事完整度來看,保全角色才是正途。因為角色的失真會造成觀眾的出戲,過激的反應便是煽情,出格的反應便是角色崩壞,場面再精彩,觀眾失去了同理的對象,都很難真的被感動。

但為了保全故事的完整度,弄得故事變得不精彩,似乎也不是正解,畢竟我們不想只要一個「真實的故事」,還想要一個「好看的故事」。但,我們為什麼只能擇其一,不能兩全其美呢?

如果在維持角色設定的情況下,可以找到另一個精彩事件,就維持角色。但如果在維持角色設定的情況下,實在找不到好看的情節,我們就該把心思動到角色身上。

我們只說「角色失真會帶來傷害」,可沒有說「我們不能改變角色設定」啊。為了完成某個不可能的精彩情節,實際上的做法是大膽的調整角色設定,看是要修他的性格,還是修他的背景,或是修他的人際關係。

如果角色沒有一個強烈的追求,那就替他設定一個喜好。如果角色沒有機會露出脆弱的時候,那就替他設計一個弱點。如果角色沒辦法解決情節中的問題,那就替他安排一個技能。

只要你彈個手指,你要角色有媽他就有媽,你要角色有錢他就有錢,你要角色有痔瘡他就……總之你因劇情需要,甚至要角色從男人變女人都是可以的。

關鍵是,角色設定一變,就會影響到你先前已經寫好的情節。你必須回頭檢查,你所做的變動,會不會造成前面情節裡的角色出了問題,畢竟那是你用前一版的角色設定寫出來的。

另一個容易發生的問題,是鋪陳的生硬。如果你那個精彩的衝突是一場槍戰,你到槍戰發生前才突然讓我們知道原來這個高中生主角的日常興趣是玩槍,就會因為變得過於刻意。

像《星球崛起:終極決戰》中,就有這樣過於刻意的鋪排。與猩猩們同行的小女孩,在前一場突然得到了一朵花,下一場其中一名猩猩便被殺死,小女孩將花放到死去猩猩的屍體上。

這個獻花的動作,當然是一種女孩與猩猩間建立起情感的表現,但問題是那花出現得太刻意了。如果那花可以出現得更早一些,而且是以一個更不經意的方式進到女孩手中(而不是寫一個場景專程讓女孩得到花),那效果就會好上很多。

所以不要做「直奔結果式」的鋪陳,當你為了調整人物設定而必須新增情節時,記得讓它提早發生,把這個鋪陳和前一個事件與衝突融合在一起,或把你想寫的精彩場面推遲一些,在前面先寫一個鋪陳用的煙霧彈衝突,在能夠平衡這件事的情況下,你愛給角色增加什麼設定就增加吧。

在《絕命毒師》中,主角華特心中的野望,源自於年輕時輝煌時光與朋友的背叛。但編劇相當有耐性的,沒有第一時間就將他被朋友背叛的部分拋出,那對朋友夫妻,甚至在第一季中,只是攻擊懷特自尊心,以及供華持做為販毒收入煙霧彈的配角而已,戲份極輕。(華特騙妻子說他有錢付化療的費用是因為他接受了朋友的支援,但其實他是去販毒)

但到了最後一季,他們之間的矛盾浮上檯面。你說編劇們真的在第一季就把這一切都想得一清二楚了嗎?這就很難說了。畢竟在前面的劇情中,我們完全沒有機會看到任何關於他們的背景故事。編劇巧妙的將「自尊心放不下」的戲,加料變成「因為曾被背叛所以自尊心放不下」,幫華特的黑化提供了更清晰的理由。

所以你說,已經連載好一段時間的故事,有沒有辦法變更角色設定,來使角色合理的進入你想要的精彩衝突?當然還是有機會的。你可以回頭檢視你過往故事中,還存有留白空間的部分,借前面的情節來展開後面的設定。

當時是怎麼想的,其實不重要。重點還是觀眾讀者看到的故事,到底是什麼樣子。這種回頭去挖掘前面情節可能性的做法,或是為了接下來情節,多做一些劇情來鋪排角色原本沒有設定的手法,其實很常見於日本漫畫之中,突然來的遠房親戚、過了兩集才讓我們知道的角色秘密嗜好、過了三集才看到的角色家庭情況……這些都是為了精彩故事,被調整的角色設定。

這也提醒了我們,除非主線需要,否則不用鋪陳太多角色資訊的好處。過多無用的鋪陳,只會減少創作的彈性,因此我們都常見故事都是從角色的小世界開始,講著講著才看到整體的大設定,或大設定下更多的細節。要是一開場就花了許多篇幅解釋極細的世界觀或角色背景,不僅無趣,更使你寫起故事來,舉步難行。(不愛寫大綱的人,知道怎麼取巧了吧X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