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場景設計】該如何設計兩難情境?


說到戲劇要精彩,老經驗都說要創造「兩難」。那這兩難情境,應該要如何設計呢?

人生隨時都在選擇。點什麼飲料、去哪裡玩、幾點出門、該說什麼。選擇是為了兩件事,一個是追求快樂(想要的),一個是逃離痛苦(不想要的)。餓了就想吃,寂寞就想有人陪,想賺更多錢便去兼差或創業。

每個選擇,都會帶來相對應的代價,勇敢告白,萬一被拒絕,可能會丟臉,或是見面尷尬無法當朋友。出去旅遊,花光存款,可能就無法買PS4。點了A餐,就吃不下也很想吃的B餐。


每個人心中都有一個天秤,一個計算機,時時在衡量不同選擇所帶來的好處與壞處。甚至連衡量本身也是一種選擇,有人覺得想很多很麻煩,所以他選擇跟著感覺走,寧可承擔風險,也不想想得太遠。

計算機的標準很多,但基本上不脫幾件事,金錢、勞力、時間、安全(安全感)、尊嚴、未來(理想、可能性)、情感、道德。有人為了安全感而犧牲可能性,有人為了可能性犧牲勞力,有人為了金錢犧牲時間,有人為了情感可以犧牲尊嚴。

一個角色取捨事情的傾向,便是一個角色的價值觀。同樣是金錢,可能A覺得比命還重要,但B卻覺得不值一提。所以我們要設計兩難,首先必須認識我們角色的價值觀,尋找在他的價值觀中,有哪兩件放在天秤上「等重」的事。

這個角色痛恨花錢,偏偏談了戀愛,約會不得不花錢,是要花錢求愛,還是守財到底?兩難。

這個角色渴望成功,偏偏阻擋在他面前的對手,是他昔日的恩人。是要忘恩負義追求成功,還是為了報恩放棄渴求?

兩難,指的是「選這個也對」,「選那個也對」。新人最常犯的失誤,便是讓「角色的選擇太明顯」。

例如寫愛情劇,男一所向無敵,男二差強人意,請問女主角會選誰?當然是男一,毫無懸念,沒有兩難。

所以兩難的重點是什麼?是平衡。我們應該放大「錯誤選項」對角色的魅力,操控角色心中的天秤,使他左右為難。

男一因為有主場優勢(觀眾理所當然認為男一會和女主角在一起),所以如果你寫了一個80分的男一,請務必寫一個100分的男二,才有辦法平衡這個天秤。

以剛才痛恨花錢的例子,如果這是一部愛情片,那兩人相愛就有主場優勢,所以如果你有一個100分的愛人,請務必讓角色愛錢有120分。

所以你發現了嗎?兩難的關鍵不是「你期待的結果」,而是期待結果的「對手」。為什麼我們會說一部戲的反派越強,故事會越精彩?因為角色越有機會陷入兩難。

這個「反派」不一定是人,也可以一個誘惑、一個陷阱。我想救出我的愛人,就必須深入虎穴,虎穴對主角越致命,兩難就越強;我想保守我的道德,就必須面對誘惑,這個誘惑對主角越有魅力,兩難就越強。

這樣聽起來好像理所當然,但為什麼總是會有人犯錯呢?因為當我們把這些原則,和故事想表達的意涵或結果擺在一起時,發現居然是矛盾的。

我想讓女主角和男一在一起,就不自覺的一直寫女主和男一的戲,男二就是來插花的,一點都不想加強他,萬一觀眾都愛男二不愛男一怎麼辦?

我想講夢想的價值,就不自覺一直歌頌夢想,對現實不屑一顧,萬一太強調現實,現實戲份那麼重,觀眾被說服了,怎麼辦?

於是無數新人寫不出精彩的故事,都是敗在這樣的擔憂之中。附帶一提,無數照著業主要求把產品、理念寫得又大又亮的故事都很難看,也是因為這個原因。

但,如果連你都無法說服自己,夢想確實可以克服現實,那你又憑什麼創作一個關於夢想的故事呢?你對夢想根本就沒有信念。

如果男一輕易就可以被男二打敗,你又為何堅持讓他當男一,認為他才是女主心中獨一無二的愛呢?

正因為你願意放大阻礙,搬出對手最強的武器,並且不斷深入去思考、研究,你也才能真正找到為什麼現實如此可怕的情況下,堅持夢想的價值。你也才能證明,在女主角心中,無論未來出現再強勁的對手,男一永遠是她的Mr. Right。

如果我們創作,憑的僅僅只是自己的一廂情願,而不是帶領觀眾去思考、去看見更深層的真相,那我們的故事就無法撼動觀眾。

所以你要懂得「替壞蛋說話」。如果你要寫角色清廉,就給他一個非貪污不可的理由。如果你要寫角色勇敢,就給他一個非逃走不可的理由。如果你要寫角色有大愛,就給他一個非自私不可的理由。


當德蕾莎修女面對麻瘋病人時,你應該加強德蕾莎修女的無私、麻瘋病人的可憐,還是她的脆弱、牽掛與猶豫?

如果你選了前者,很抱歉,你可能要回頭重看這篇文章。因為你強化前者,解救病人就成了理所當然,但當你強化後者,兩難就出現了。

你完全不用擔心「蛤?這樣不是醜化她了嗎?」,因為劇情最終她還是完成了偉大的事。但一個完美的人做了偉大的事比較動人,還是一個渺小脆弱的人做了偉大的事比較動人?

所以不要小心翼翼的維護你的角色和主旨,要露出他們的弱點,要讓他們不斷犯錯,但在最終的高潮時,他們都做出正確的選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