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漫畫動畫】單格漫畫、兩格或是四格漫畫該怎麼編劇?


延續昨天在聊的搞笑喜劇基礎「準備+出手」,我們藉由進一步的討論短篇漫畫的編劇,來看看這個「準備+出手」裡的幾個技巧。

短篇漫畫大多是做一個搞笑的創意,因為「準備」和「出手」剛好是兩件事,我們以兩格漫畫開頭,幫助大家更看明白準備和出手各是什麼?

上圖的「養老金」便是準備需要的「創造一個情境」,藉由提問把「養老金=錢」的印象確立下來,讓讀者以為是要講一個關於錢的話題。

而下面的「養老金」則是出手需要的「推翻一個情境」。藉由把「養老金」變成「養,老金」,將「養老金=錢」的情境翻成「養老金=人」的情境,於是產生喜感。

我們再看一個例子:


當角色在煩惱時,我們大多會預期另一個人要給予安慰,但角色不但沒給安慰,反而落井下石,使我們的期待被顛覆,於是產生了喜感。

「建立一個情境」,指的是讓觀眾產生一個想法、認知或期待,而「推翻一個情境」則是將那個想法、認知或期待顛覆。

像下面這兩個例子用的是同樣的模式:

第一格創造出我們對安慰的期待,第二格推翻成落井下石。要留意的是,準備和出手之間有多好笑,來自於「推翻的邏輯到底離期待有多遠」。像上面的幾個例子,都是從「安慰(正向)」變到「落井下石(負面)」,因此喜感特別強。

我們看一下下面這個例子:


第一格使我們預期下一格應該是一個和減肥、胖瘦相關的內容,所以如果以推翻原則,第二格說「他變胖了」,雖然期待由「瘦」被推翻成「胖」,但整體邏輯還是在「胖瘦之中」,就不怎麼好笑。反而「曬黑了」因為跳脫了胖瘦的邏輯,距離加大,因此喜感更強。

那是不是全然無邏輯的亂回答,因為距離最遠,所以笑果最好呢?當然不是。如果上面的例子第二格改成「他是一個編劇」,邏輯全無的情況下,我們只會滿腦子黑人問號,而不會產生笑果。

所以「安慰」=>「落井下石」,「變瘦」=>「變黑」,在使我們期望落空的同時,仍然需要存在那一絲邏輯,才會有喜感存在。我們過往曾經流行過一種無厘頭笑話:「小明按了小美家的門鈴,小美家就爆炸了。」就是一種一絲邏輯的最極致,僅僅只有「按鈕」與「炸彈」這種動作上極微小的相關邏輯,但喜感會因為這個而保留下來,所以如果胖子一直跑一直跑一直跑……


就變成馬了。


大約就是一樣的無厘頭笑點。諧音笑話其實靠的也是文字讀音上的邏輯,才保持住喜感,像最上面的「養老金」,唯一的邏輯相連就是讀音。

同時創造喜感還有一個關鍵,就是「受害人」。仔細留意一下,從養老金、落井下石系列、變黑(完全沒瘦),甚至是家裡爆炸、變成馬,這些笑話中都存在一個受害人,受害人常是笑話的關鍵,所以你的「準備+出手」,要創造一個「使人被設計、被嘲笑、被揭穿」的感覺。

試著想像一下,最上面的「養老金」,如果第二張圖中的老金不是一臉色色的看著「受害人」,喜感是不是扣分許多?所以如果你的笑話不夠有趣,記得加入一個受害人。

如果你能抓到這個準備和出手的感覺,其實單格、兩格、三格、四格都是一樣的模式,只是資訊分佈的問題。有的題材要能把所有「準備」做完,需要三格,有的需要四格或更多,有的只需要一格。

例如下面的例子:

上面的漫畫雖然只有一格,但左邊員工的提問是「準備」,老闆的回答是「出手」,推翻了提問的邏輯(老闆的答案不是員工預期的答案),受害者是員工(我雇用你是冒險,代表老闆覺得員工很無能)。

這也是同樣的例子,左邊的話語是「準備」,右邊的接話是「出手」,推翻了訴苦的情境(你以為你苦,我比你更苦),受害者是右邊的可憐蟲。 


像這個笑話就必須三格才能說完,藉由前兩格創造出一個期待(人才還奴才?),第三格推翻,受害者是兩位比奴才還不如的耗材。



在這個一格的例子中,醫生的話把「準備」和「出手」都做完了,把酸人的形容詞「冷血」當成實際的「血」,受害者是被酸的冷血老闆。

四格有兩種走法,一種和上面的方式差不多,最後一格是出手,前面都是準備:


另一種四格的邏輯,是兩兩成對,做成兩個情境對比的兩格漫畫,利用上下的對比產生推翻與受害者:


好,說了這麼多,大家應該已經越來越抓到「準備+出手」的概念,也知道短篇漫畫的技巧在哪裡了,最後提供一些方向,供大家在尋找靈感時可以更快找到可行的東西。

1. 尋找容易產生期待的情境。像「胖子+運動」,自然產生接下來情節是「變瘦」的期待,「胖子+吃+有人勸阻」,自然產生接下來情節是「產生罪惡感」的期待,藉由推翻這些期待,並且創造受害者(被嘲笑、被設計、被揭穿)的方式,找到笑點。

2. 尋找生活中的諧音。打開你的耳朵,從生活中尋找靈感,再把它拆成「準備+出手」的模式。

3. 尋找人生之中的小奸小惡小可憐。因為笑料需要受害者,所以也可以從這個方向出發,像上面例子中「宅男的可悲」、「升成老闆娘」、「冷血」、「耗材」等等,其實都是生活中令人感嘆、憤怒、無奈的東西,試著把這些苦物利用「準備+出手」轉變成笑話,便是幽默高手的工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