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編劇技巧】如何解決真人真事改編,故事太平的問題?

【戲劇結構】如何使太平的故事變得起伏?

業主希望改編真人真事,寫完大綱發現故事很平,不精彩,怎麼辦?

這其實是一個實務上很常遇到的問題,我們可能要從兩個方向來思考這個問題,故事素材面與故事結構面。

故事素材面

真人真事的改編,素材多來自被改編者本人的口述,但被改編者常有一個習慣:只想說好事。光榮的、有成果的、成功的,這和有些品牌主的迷思一樣,總覺得任何一點「不夠堅強、正向」的訊息,都是一種汙點。

這個情況就會比較難辦,因為我們知道故事的精彩,源自於主角的受挫、困境與成長。而且有缺點的主角,其實比完美的主角更吸引人,如果角色一登場就完美,過程也順利,結束也完美,這故事有什麼可看的呢?所以在取材上,要多去理解改編故事中,主角犯錯、失敗的過程,會有更多的素材使用。

試著準備一些範例與對方溝通,讓對方瞭解到放入這些失敗的過程,不會帶來負面的觀感(畢竟他最後是成功的、好的),更可以加強故事的精彩度。這種範例不難找,因為好看的故事都是這樣的。

但如果你做了最大的努力,但對方堅持不肯吐露更多適合的素材,那我們就只好從故事結構面來下手。

故事結構面

同樣一個故事,會隨著你講故事的方式不同而產生不同的感覺,有時一個曲折的故事用錯方法,也會被講成一個平淡的故事。

故事曲線便是一個基本要被運用的技巧。用順境來鋪陳逆境,逆境來鋪陳順境,故事自然就會開始產生轉折。

切忌「直奔結果式」的寫法,他遇到了問題,試著解決,順利解決了,這就是直奔結果。

我們應該把故事寫成:他遇上問題,試著解決,解決不了情況變糟,再度嚐試,狀況仍然不見改善,眼看就要完蛋了,最後的嚐試終於解決了問題。

你可能會說:我們沒有這麼多素材可以用。這時就需要做一些拆解,我以之前我做為寫手所鋪排的微電影《激立》為例:




這個故事便是真人真事改編的,我抓出了故事結構,由唐崇達老師做了修改,唐老師是文案達人,所以裡面的台詞都還滿有文案的味道。(我原本的故事對主角比較差一點,還讓工程師因投入開發而忽略家庭,太太難過離開,在發表會上才重修舊好。唐老師也把它改得比較溫情。)

當時我們去採訪工程師時,工程師和我們分享了他幾次參展經驗,以及從做機器到和人相處之間發覺的感動,就這樣,其他的所有故事內容,從頒獎、案主、案主母親、工程師與工程師家庭、甚至連研發過程都是虛構的(只有產品是實際有的)。

如果我照實將採訪內容寫出來,大概就只能寫成:工程師遇到案主,決定幫忙,開始開發產品,產品開發完成,案主成功站起來。這就成了直奔成果式的平淡故事了。

怎麼解決這個問題?就是把步驟增加,在中間塞入不同的阻礙。所以我將兩人初見面開始,就讓他們不合,讓工程師提出第一次設計,案主又不滿意,問題加劇。這個過程在原始故事中是不存在的,我刻意新增這些內容,來使故事豐富性增加。

如果有一些原因無法增加情節,那就利用敘述的細節安排,來創造轉折感。如果事主的故事有不被家人支持,就在前面增加「期待家人支持、以為家人會支持」的一點情節。如果主角一開始就認定家人不支持,家人也果然不支持,這就成了沒有轉折的鋪排法。

最後談一個很多人常用的手法,想試著把平淡的故事變得曲折,那就是打亂時間軸(倒敘、插敘)。要留意的是,打亂時間軸的目的,是為了在不增加事件的情況下,創造有故事曲線的結構,而不是故意吊觀眾胃口。「把故事說得零亂」和「把故事說得高潮迭起」是有差異的,如果只是想用打亂來解決平淡的問題,反而會勢得其反,而用精彩片段開頭,再切回平淡的鋪陳,其實也沒有解決平淡的問題,還不如用上面兩個方式好好調整故事本身,才是正確的解決之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