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品賞析】怎麼看待美劇《大小謊言(美麗心計)》的懸疑鋪排?(微雷)


美劇《大小謊言》最後謎底揭曉時,感覺還是懸疑的套路,最不可能的那個人,就是凶手!劇情的鋪排整體算是順理成章,但是又覺得,很多地方是刻意故弄玄虛,有一點被騙的感覺。默默老師怎麽覺得?

《大小謊言》是一部短短的電視影集(共7集),以一件命案為勾子,講述一個富人社區裡的爾虞我詐。

有趣的是,它採取了一個特殊的敘事手法,把對關係人的盤問與事件發展重疊在一起,我們除了知道「有人死了」之外,什麼都不知道,誰是死者?誰是兇手?為了什麼犯案?怎麼犯案的?一切成謎。


接下來就要討論關於劇情鋪排的問題了,我儘量不爆雷,但連暗示都無法接受的人請自行迴避。

首先, 最不可能犯案的人是兇手,這確實是懸疑劇的慣例。但如果一部戲的重點,如果僅僅只是兇手是誰,那這部戲本身就不會是一部出色的作品。真正優秀的作品,永遠是透過一個外在的事件,來談一個與人性有關的主題。

《大小謊言》的主題,便是「謊言」。在這部戲的人,幾乎每一個都說謊,都有自己的秘密。從大人之間為了面子、為了舊愛、為了新歡、為了逃避痛苦回憶等等的謊言,到小孩子善意、無知、害怕失去朋友而說的謊,在這富人社區中,幾乎無人倖免。

在這個氛圍底下,就連被盤問的群演們,說出來的話也幾乎都是道聽塗說、勾心鬥角的內容。

但謊言一定是邪惡的、有傷害性的嗎?結局的答案卻讓我們意識到,謊言還可以用來保護人,而且原本因為謊言而四分五 散的主角們,最後卻也是為了要守護那個共同的謊言,於是成了好朋友。

我們看到了一個被謊言包圍的社區,因謊言而分裂,也因謊言而團結,這便是《大小謊言》這部戲最有趣的地方,編劇挖掘出了謊言的兩面性,還把它設計成了精巧的故事。

瞭解到這個設計的底蘊後,我們再來看這「故弄玄虛」的敘事結構,為什麼要使用受盤問的群眾來說故事呢?因為這個故事本身太日常了。

想像一下,今天如果我們把盤問的部分都拿掉,這故事還能看嗎?沒有了盤問,命案這個勾子便沒辦法下,故事就成日常生活的流水帳,他看他不爽,她看她不爽。

但這勾子一下,這些不爽就都成了懸念,讓我們意識到,這些不爽都可能帶來殺機,所以到底這些人誰最後會死?誰又是兇手呢?日常生活片段,都成了推理的線索。

你可能會說,我們可以用倒敘法啊,把命案場面先丟出來,不就可以達到一樣的效果了嗎?不,完全無法。因為如果你丟命案場面出來,誰是兇手、死者是誰就一目了然了,那我們就只會留意與兇手、死者有關的故事線,而其他故事線反而成了累贅。

你可能會說,那我們可以用旁白啊,用旁白回憶的方式來講命案,利用敘述上的設計來隱藏兇手和死者,難道不行嗎?還是不行,因為你無法決定要用哪個角色來做旁白,一來這樣等於暗示了兇手和死者的身份(必然與旁白有關),二來你找不到一個全知者可以知道所有的故事線,三來這樣就會變成「旁白的故事」,而不是「社區的故事」。

所以這個群像盤問的敘事手法,其實起到了非常多的作用。首先它為「社區的故事」定了調,並且確立了第三人稱的敘事觀點,使多條故事線可以同步進行;再來可以徹底隱藏兇手及死者,使每條故事線變得同等重要;三來創造「謊言」的空間和氛圍,這點旁白不容易做,因為謊言要在比對之下才能呈現出來;最後,盤問的內容還可以藉由每一集、每一個段落的需求自由的設計,創造更豐富的戲劇效果。

舉例來說,故事開始幾集,焦點都在「女人的鬥爭」,我們看到故事中的幾個女人之間的交情、心結與各自的困境,觀眾理所當然的認定,兇手和死者,應該就是這群女人中的一個。

但到了中間,被盤問者話鋒一轉:「你以為只有女人有問題?男人的問題才大呢。」瞬間故事的焦點在接下來融入了男人之間的矛盾,創造出了更多可能性。

所以你說這個敘事手法叫故弄玄虛嗎?或許它確實是,但這玄虛弄得真好,把一個原本平淡的故事,弄出了豐富的戲劇張力,以我來說,這玄虛正是編劇實力的展現。

我特別覺得最後的結局設計很有趣,因為在結局出現之前,我一直都覺得兇手這個角色實在是太無辜了,為什麼在一個勾心鬥角的社區裡,會有一個這麼「乾淨」的角色?

但當結局出現時,我才明白,這個「乾淨」的兇手,不僅僅只是為了懸疑劇的慣例,也是為了最後那個謊言的合理性。想像一下,如果今天兇手換成其他角色,這個謊言有可能瞞得過警察嗎?

如果不是兇手全然沒有動機、性格為人又乾淨,警察是不可能就這樣結案的。再加上如果兇手不是這麼乾淨的存在,其他人真的有可能團結起來,共同撒這個謊嗎?似乎不容易。更有趣的是,這個乾淨的角色,正是除了結局的那個謊之外,絕對不可能和大家變成朋友的那個人,因為就算她想,所有人都嫉妒她。

所以如果單就兇案本身來看,這所有的設計確實是多餘又故弄玄虛,但別忘了,這部戲的重點本來就不是兇案,兇案只是吸引觀眾注意的勾子,社區裡大大小小的謊言,才是真正的主角。

而當你認識到這件事時,你不得不驚嘆,最後結局的設計是如此的合理、必然又具有意外性,不但顧及了懸疑上的效果,還兼顧了主旨與角色關係。我覺得這是一個完成度很高的結局。

再往更進一步想,你會發現在第一集裡出現的疑雲,和最後結局是呼應的。我覺得這部戲可愛又天真的地方是,自始至終,故事裡就只有一個壞人,所以最後壞人消失,世界就恢復了和平。但現實世界真有如此圓滿?

我想比起故弄玄虛,這或許才是最後可能會覺得不夠滿足的地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