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草編看電影)《星際異攻隊》的核心角色們




有沒有多於雙主角的佈局呢?或是更複雜的組成呢?有的,這與多線敘事是不大一樣的,多線敘事是多條敘事線穿插,每條敘事線的主角不同,最終交融為一個大故事。這篇主要想聊的是以主角為核心,所帶領的團體同樣也是核心主軸的角色設定方式。

這樣的設定適合長篇連載,比如《海賊王》以魯夫為主角,故事主軸圍繞在魯夫想成為海賊王的心願上,在過程中組成草帽海賊團與他一起冒險,這是以「魯夫」做為出發的故事架構。但如果將主角的範圍擴大到「由魯夫領軍的草帽海賊團」的話,就會發現,這些成員的作用是一起對抗敵人穿插相處間的笑料,很多有時候,他們與魯夫一樣,同樣為偉大的冒險旅程帶來危險,成為創造新事件的契機。

這樣子的設定有什麼好處呢?紅花需要綠葉陪襯,又比如在金宇彬主演的《技術者們》,一開始即是找完全相反的憨厚大叔高昌錫飾演搭檔金具仁,並加入屁孩形象、有背叛傳聞的駭客朴鐘裴(李玹雨),從選角上成功塑造主角高富帥的雅賊。此外,也利用朴鐘裴的背叛者形象,編劇設計出讓李志赫因相信他而安排「叛變」,設計出主角李志赫與黑幫鬥智失敗遭警察圍捕,金具仁憤而質問朴鐘裴背叛而遭刺,完成騙倒觀眾的計中計,再倒敘說出李志赫串通朴鐘裴的佈局,成功逆轉局勢。
在《星際異攻隊》裡,核心團隊是宇宙盜匪星爵、女殺手葛摩拉、2名賞金獵人浣熊火箭與樹人格魯特,加上之後在監獄遇到的德克思。在情節上,這些人不打不相識,葛摩拉想要搶奪星爵手上的宇宙靈球,而火箭想要抓住星爵領取獎金,螳螂捕蟬黃雀在後,最後落得三敗俱傷。在一起進了監獄後,反倒因為要將宇宙靈球換取巨款分贓的目標,而決定一起合作越獄。五個角色擅長的技能各異,火箭擅長策劃與機械,星爵、葛摩拉則是負責執行任務,格魯特則如樹木一樣高大有力。

但如果行動這麼順暢,戲當然就不好看啦!

接續來看這五個角色的性格。星爵去棄星取得宇宙靈球,完全忘記太空船上還有一位可能共度激情夜的女子,可以看出他是遊戲人間的花花公子,而透過一場星爵邀請葛摩拉跳舞的場次,則對比出葛摩拉嚴肅、不放鬆的性格。和星爵不止不休鬥嘴、怎麼樣就是不對盤的火箭,則是逃出實驗室,從此想尋著自我意志行動,玩世不恭的浣熊。只會講一句話「我是格魯特」的樹人格魯特,看起來呆傻緩慢,但只要有任何對團隊造成危機的事,就會發揮超強戰力,卻也意外地少根筋,常常幫倒忙。德克思則是全副心思都放在想要為妻女復仇上,又不懂任何比如在脖子上往橫一抹表示「殺害」的比喻,越嚴肅越帶來笑果。

團隊成員的性格對比,可以因為成員彼此間的不同,產生嫌隙、過節、曖昧等各種化學變化而精彩無比,一如《星際異攻隊》無止無盡的插科打諢。試想,要是壞人還沒出現,團隊內部就衝突不斷了,怎麼不令人捏把冷汗?也因為要完成「他們是個團隊」的設定,所以儘管完成各具特色的角色完成之後,這五個腳色湊在一起,只是為了共同的利益,而非夥伴的話,還是要回頭解決「他們為什麼非得要是個團隊不可?」

這群人看似爭鋒相對,處在一起總是耍嘴皮子,但劇情也同時揭露出這五個角色在插科打諢、遊戲人間的背後的柔軟面,又或是因為受傷而自作堅強的地方:星爵惦記著過世的媽媽留給他的錄音機、火箭被當作實驗體的慘痛記憶、德克思失去親人的痛、葛摩拉被弒親仇人養成殺人機器,總想著叛逃復仇的心。也就是每個角色的背後動機,切了切口讓他們為了彼此而感到憐惜,進而產生認同而結盟。

除了成員彼此的相互作用外,以劇情的故事結構鋪排,不同角色的背景、動機能引發多樣的事件發生,豐富事件主軸。
《星際異攻隊》第一集的主線是:星爵找到宇宙靈球—發現宇宙靈球的作用與羅南的意圖—拯救柴達星。而鋪陳在主線上的,則是這組成員所引發的事件。德克思為了復仇,擅自叫來羅南要與他對決,差點導致葛摩拉、星爵死亡。星爵與他的養父勇度彼此欺騙、利用的關係(到了第二集,則會有另一個翻轉),葛摩拉與妹妹涅布拉的相愛相殺,都為這組人馬的冒險歷程增添許多色彩。

其實仔細比較的話,主角的重要性還是會高於主要團隊中的其他成員,往往也是因為主角的性格與號召力,讓團隊得以維持下去。比如索隆為了保護魯夫,寧願為他擋下七武海大熊的疼痛轉移,或是星爵說動其他人,寧願做以卵擊石的傻子,也要保護柴達星,展現良善的一面。

但也不是說其他腳色的設定就可以馬虎,葛摩拉、德克斯的星球遭逢什麼變故?火箭是因為什麼理由被抓來做實驗?樹人又是什麼來歷?背後都藏著更多未解謎的部分,至少,葛摩拉的養父薩諾斯是接下來勢必要面對的敵人。

系列作品最困難的地方,或許是其背景設定要既宏大又精密,足已納入各形各色的角色。在即將上映的《復仇者聯盟》3之中,星際異攻隊也現身其中,與其他英雄碰面。漫威的宇宙觀集結超自然變種、北歐神話以及宇宙航行,實在很值得以系列作品的角度來觀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