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角色設定夠豐富了,自然就寫得出好戲?


編劇老手們常分享一句話:「角色是故事的核心,角色夠豐滿,故事自然就完成了。」

這句話是事實,但總有新人創作者一個勁的去幫角色做豐富的人物設定與角色小傳,卻發現故事完全推不動。到底,從角色出發的創作方式是什麼呢?

其實,之所以無法從角色本身發展出故事,原因是因為有幾個觀念沒有弄懂。


角色就是情節,情節就是角色。

很多人都在爭論,到底角色比較重要,還是情節比較重要?但其實兩者是同一件事。

你會覺得奇怪,情節指的是「發生的事」,角色指的是「做事的人」,怎麼會一樣呢?難不成「羅C踢進致勝分」這個情節,羅C就是致勝分,踢進致勝分等於羅C?

請原諒我們在討論文學的概念時,無法像科學嚴謹到這種程度(但也足夠嚴謹了)。角色就是情節的意思是,在故事發生的每個情節,都是為了塑造角色或改變角色而存在的。

羅C踢進致勝分這個情節之所以會被寫進故事中(而不是羅C愛上西班牙女孩,或是羅C吃早餐食物中毒),是因為要表現這個角色「成為英雄」或「實現夢想」的這個時刻,為了告訴我們,這個角色他「勝利」了。

但,怎麼樣的人踢進了致勝分,最具有意義呢?是覺得有踢沒踢都無所謂的人?覺得踢足球只是工作的人?還是把踢足球視為夢想,卻始終沒有機會好好表現的人?

相信大家都會選擇第三者。(這句話怎麼有奇怪的雙關XD 老婆大人我會選妳啊~~)

於是,為了表現出他是一個「把踢足球視為夢想,卻始終沒有機會好好表現的人」,我們必須再設計一段情節,好讓觀眾看到這件事。

所以你會發現,每個情節都是為了角色(主角)而存在的,這一段在告訴我們主角的性格,這一段在告訴我們主角的過去,這一段在告訴我們踢球對他有多重要,這一段在告訴我們他踢球遇上的困難,這一段在告訴我們他實現夢想了……

每個角色的設定,都必須變成對應的情節。

如果你只顧著設定角色,他離過三次婚、他支持多元成家、他喜歡狗、他溫柔體貼善解人意卻很悶騷、他的家裡藏有一把槍、他白天是警察晚上是世界第一的駭客……你雖然可能設計出了很酷的角色,但那也是「設計讀起來很酷」。

但沒有安排相對應的情節來表現出這些設計,其實等於沒有設定。

情節就是角色,我們必須藉由角色發生的事、做了的選擇、對事情的反應等等,來認識這個角色,編劇必須安排情節來讓觀眾理解角色。

這不是在說我們應該把角色小傳全部搬到情節中,角色的過去是「他之所以現在是這樣」的理由,但故事的重點是「現在」(故事主要的時間線),一昧的挖掘過去,是無法推展出當下的劇情的。

每個情節之所以可以發生,也來自於角色的設定。

反過來說,一個你渴望寫出來的情節(英雄救美、壁咚、諜對諜……),都必須配合安排出適合的角色性格、動機設定,它才有可能出現在故事之中。

角色只能做符合他設定的事,如果一個情節不符合角色,要嘛你改動角色(牽一髮動全身,但為了關鍵情節不得不),要嘛你維持角色,換另一個符合角色的情節,要嘛你多安排一段情節,使角色新增加一個動機或設定,好讓情節可以合理。

例如,一個角色就是理智的人,他怎麼可能突然失控做出脫序的事?我們前面就多增加一小段戲,他可能喝醉了、他可能連續失眠了三天累到崩潰、他可能遇到一連串煩心的事正處在情緒邊緣、他可能因為時間的壓力沒有辦法好好思考……

人可以做出任何事,只要你給他一個合理的過程與情境。軟弱溫順的人可以殺父母,無惡不做的歹徒可以拯救世界。

多餘或不合理的情節

如果你寫了一個情節,但這個情節既沒有幫助我們認識角色更多,又沒有改變我們對角色的認識(他原本做不到,現在做得到了;他原本是好人,現在變壞了……),那這個情節就是沒用的、多餘的情節。

很多人在寫故事的時候就會犯這個毛病,只想寫出很酷的情節,例如綁架、爆破、他有個秘密的身份……但這些事件發生的原因與角色無關,發生的過程與角色特質沒有關連,發生的結果也沒有使角色產生轉變……

結果再多的情節,都是有寫等於沒寫,或寫了等於更糟(把角色弄崩壞了)。

再強調一遍,情節必須替角色量身打造,角色之所以要經歷這些冒險,是因為這些冒險對他有意義,會表現出他某個特質,會促成他某個改變,使他學會某些事情。

如果沒有,那這個情節就是多餘的。

角色就是主旨,主旨就是角色。

但一個人可以有豐富的情史,又有驚人的創業經驗,還有數不盡的拯救世界的次數,更有複雜甚至有時矛盾的價值觀(例如喜歡小動物卻是肉食主義者),我們可以無止盡的豐富角色,但也因此延伸出無數可能的情節,我們該怎麼選擇哪些設定是必要的,哪些設定是可以避而不談的?

這與你故事的主題和主旨有關。

一個足球選手可以去做生意,可以捲入殺人事件,也可以踢世界杯,全看你故事的主題和主旨是什麼。如果這是一個足球故事,主旨在告訴我們努力可以超越天賦,堅持可以使夢想實現,就麻煩不要讓他去叢林裡與老虎對決(好吧,為了鍛練球技我可以)。

但如果這是一個商業勵志故事,主旨是不怕失敗,找回自信的人生。那被迫退役,對生意一竅不通的足球選手,如何在不被看好的環境中,開創新的事業找回生命的第二高峰,就成了好的選擇,麻煩不要讓他回去踢世界盃。

而「努力可以超越天賦」這個主旨,也替我們決定了主角的設定,必然是「熱愛足球,但沒有足球天份」;「不怕失敗,找回自信」這個主旨,也替我們決定了主角的設定,不會是「很有生意頭腦的運動員」。

你怎麼往哪個方向設定角色,故事就往哪邊長,情節和主旨就往哪邊跑。你很難設定一個「聰明過人」的主角,又要去談「勤能補拙」的主旨。

所以我們看到了這個角色、主旨、情節之間的互動關係,角色就是主旨就是情節,三者其實是一體三面的事。如果你選了賈伯斯做為你的主角,你能寫的情節和能傳達的主旨就是有限的。

從有限中創造無限

而這個有限,其實正是我們創造無限的基礎。

編劇的創意,應該發揮在如何安排出色的情節和細節來刻劃角色,在固定的、有限的框架上,替故事增色。

同樣要塑造一個事業女強人,《穿著prada的惡魔》、《攻敵必救》、《香奈兒》、《鐵娘子》都運用了不同設定與細節,以不同的方式抓住觀眾的目光。

當我們選定賈伯斯這種特質的人做為主角時,難道我們只能讓他做事業嗎?如果讓他去談戀愛呢?他會愛上什麼樣的人?什麼樣的人與他談戀愛最有趣?他會談一場什麼樣的戀愛?最後通往什麼主旨?當生命中的不同面向產生矛盾時,他會做出什麼選擇?要安排什麼樣的情節,才能突顯出他的角色特質?

當你理解到角色、情節、主旨三者一體三面的事實時,你就可以理解為什麼一個角色的設定夠豐滿時,故事會自動長出來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