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編劇看電影】不可思議的神片——《人肉搜索》



大家近期都讚嘆《一屍到底》是部神片,但事實上,就神的程度而言,我其實更推薦同期上映的《人肉搜索》。

我個人覺得「鍵盤偵探網路公審」這個文案非常的失敗,這文案會讓人聯想到《BBS鄉民的正義》,但事實上這完完全全與故事本身沒有關係。《人肉搜索》是講述一個父親追查失蹤女兒的故事。


這部片神在哪裡?神在整部片完全是用「3C產品的畫面」呈現的。電腦、手機、Youtube、facetime、行事曆、監視器畫面……這種「形式」很強的作品,常常會讓人想到藝術片。但這部片卻是100%的商業片,而且劇情張力驚人,簡直不可思議。

我很希望大家進場看看這部作品,所以不方便吐露太多 。我覺得單就劇本而言,它本身就是一個充滿樂趣的懸疑故事,我們跟著父親的腳步一步一步的挖掘女兒不為人知的生活,最後揭開了驚人的秘密。而且這部片的說故事技巧相當出色,僅僅只有電腦畫面,但你知道我在電影什麼時候哭嗎?開演十分鐘。而且不只我,我太太在我旁邊也在拭淚。聰明、精準、有創意,非常好看的一部作品。

我想《人肉搜索》是一部相當適合拿來討論「敘事形式」的參考範例,所以我不改囉唆本色,來聊聊到底什麼是一部作品的「敘事形式」?一般我們都把「敘事觀點」和「形式」這兩件事分開來,但其實它們在操作上相互影響,所以我將它們統合在一起。敘事觀點指的是同一個故事,你從誰的角度切入?搭一下最近的選舉話題,從國民黨候選人、民進黨候選人、支持者、幕僚等等不同的角度來描述這次的大選,一定會呈現出不同的版本,這就是敘事觀點。在寫小說時,使用「第一人稱」、「第三人稱」、「有限旳全知觀點」等等,會產生不同的效果,這也是觀點問題,但在上面的例子中,你會發現其實不僅僅只是用「我」還是「你」還是「他」這麼單純的選擇,而是你站在誰的立場,能談什麼事情的問題。例如一個家暴事件,我們可以站在受害者的角度談他所受的苦,我們也可以站在加害者的角度,去談加害者怎麼「被成為」加害者,同情的對象大有差異。在迷你影集《美人心計》中,選擇了一個有趣的敘事觀點,以居民們的審問畫面做過場,創造出多人角度切入一個故事的觀點,形成一種八卦包圍小鎮的氛圍。

這便是將敘事觀點,做成「形式」的手法。「形式」指的就是故事的包裝方式,故事統一的說故事方式。例如日記、病歷、默劇、黑白片、真實與夢的交替等等。通常「形式」的選擇,是為了突顯主旨、加強戲劇效果或是為了滿足故事的某個需求。很多導演或編劇都熱愛嚐試「形式」的實驗,但如果形式本身沒有與故事結合,只是為實驗而實驗,就無法成立。諾蘭是一個形式實驗的愛好者,在出道作《記憶拼圖》中就曾用過倒敘的形式來說故事,增加了戲劇效果。《敦克爾克大行動》把三種長度的時間合併在一起的形式,也是為了整合受困土兵、百姓、戰鬥機三種觀點。而《人肉搜索》全劇如果不是利用這個「全3C」的形式,其實就做不出這麼強的戲劇效果(因為搜查幾乎都只發生在網路),當然我們無法確認是先有形式才決定了搜查必須完全發生在網路上,還是先有劇本導演才大膽的選擇了這個形式來發揮最大的效果。但無論如何,我們可以看到形式的決定,如何影響到故事發展的方式,在這個形式之下,我們其實也可以隱約見到對於許多網路亂象的諷刺,這都是選了一個形式後,能夠自然放入的元素(而不是刻意的講道理)。

這也是我時常鼓勵學生應該擴大觀影範圍的原因。很多人愛看言情小說、偶像劇,因此萌生了當編劇的想法,這是好事,而且故事沒有貴賤。但言情小說和偶像劇本身的形式和敘事觀點太過單一,如果只看這種類型,會侷限做為編劇的想像力。我常說好作品、好創意經常來自於「整合」,你怎麼混搭不同的素材、怎麼導入有趣的形式到一個被大家認定「已死」的文類中(一個類型或文體被認定「已死」,意指它不斷重覆類似的素材、形式,不再有變化),其實常常就是高手與工匠的差別所在。誰說偶像劇,不可以玩出特殊的形式呢?你看《荼靡》,不正是利用了AB方案的形式,打造出了獨特的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