淺談角色動力(二)創造角色動力的角色設定


角色動力是什麼?簡單的說,就是「角色會做什麼的趨勢」。談到角色動力,通常有兩件事:「在哪裡?」和「有多強?」。

角色動力在感情上,他就會去追求感情;動力在事業上,他就會去追求事業。

角色動力越強,他就會付出越大的代價去取得他要的東西。反過來說,角色動力越弱,他就越沒有意願去面對阻礙,容易選擇放棄。

而要建立角色動力,通常有兩種手段,一種是從角色設定出發,一種是從情節安排出發。這篇文章,我們先談談角色設定上怎麼做出角色動力。


向銷售業務員學習

談到「發掘需求」和「創造行動」,真正的高手,其實是銷售業務。很多人以為業務的工作重點是「說服」,但事實上,頂尖業務的工作重點在「發掘需求」。

一個人如果正需要一隻拖把,任何一個業務都可以輕易的將拖把賣給他。但如果這個人一點也不需要拖把,再頂尖的業務也很難銷售成功。

所以業務真正的工作,是找到有需求的客戶,或是去挖掘客戶的需求,並且將自己的產品和客戶需求連結在一起。

例如,客戶並不覺得自己需要一台新電腦。而業務發現客戶有追劇的習慣,但每次追劇都要把自己關在房間裡,用電腦螢幕看,又自閉又傷眼。所以他告訴客戶,可以把電腦買來接在客廳電視上,並且替他設定好簡易的操作捷徑,就可以透過網路,用家裡的大電視追劇。

你看,客戶原本不想買,因為他覺得這個產品與他的需求無關。而業務透過發掘需求,進而讓產品成為解決需求的工具,因此客戶便願意買單。

這種「需求」,其實便是我們說的「角色動力」。它不是憑空出現,硬被設定出來的(這便是上一篇提到的「設定太少」),他是因為角色的年齡、背景、生活習慣等等,自然形成的。

我在過去做直銷領袖時,最常做的,就是陪夥伴做客戶的需求討論。我們會藉由客戶的資料,去分析推敲出他的需求所在,這套功夫,其實也很適合用在編劇上。

我們在分析客戶時,常使用六個方向來檢查對方的需求,它們分別是:FORMHD。(簡單記憶法,前面四個字是「表單」的英文form,後面是高畫質的英文HD)

什麼是FORMHD?

F(Family and Friends):家人和朋友。

這個角色的重要人際關係。留意,不是「所有的人際關係」,而是「重要」的,阿貓阿狗的朋友,對角色沒有影響力的,就不用考慮了。

原生家庭是我們之所以為我們的重要起源,我們的生活習慣、價值觀、對自己和世界的認識,幾乎都是建立在原生家庭之上。

我們常可以從瞭解一個人和家庭的互動方式,去瞭解他怎麼面對權威和親密關係。值得注意的是,重點是他「如何面對」和「如何相處」,而不是「家人是怎樣的人」。

例如,父母可能很權威,但他面對父母的權威,是採取硬碰硬的抵抗,那他在面對其他權威的壓迫時,通常也會習慣採取硬碰硬的方式處理。如果他習慣委屈求全,那面對其他權威,也會委屈求全。

而這個習慣,也就形成了他其中一部分的價值觀。因此當你設定他有權威父母,他從小叛逆,在他長大後面對霸權的侵害,他通常便不會選擇沉默。

而重要的朋友,則形成他與同儕的互動方式,和另一層價值觀。同樣的,重點不是「朋友是怎樣的人」,而是角色「如何面對」與「如何相處」。

我們藉由這個過去設定,去提供「角色是這樣的人」的原因,以及角色的行為模式。這是角色動力的基礎,性格激進、衝動、堅強、主動的人,只需要提供一點點誘因,他就會產生行動,製造衝突;反之,習慣忍耐、被動、懦弱的人,通常就會迴避衝突(因此就比較沒戲),就需要比較強的動力,才會逼他去和其他人發生衝突。

一定要將「自己」和「角色」做清楚的區分,就像你不等於你朋友一樣。你不會做的事,不等於角色不會做,同理,你會有的反應,不等於角色該有的反應。

同時,家人與重要友人對角色的看法,也會形成角色本身的動力來源。

我們會發現很多角色的動力來源,可能就是為了獲得家人與重要友人的認同。而角色的阻力來源,也可能是因為家人與重要友人的不認同。

再次提醒,重點不是「家人和重要友人怎麼想」,而是角色本身認為他們會怎麼想。例如我們可能以為父母希望我們功成名就,但其實他們只是希望我們活得快樂。

O(Occupation):工作。這裡指的不僅是「職業」,而是他花時間在經營的事,可能是老闆、學生、志工、旅行家,這是我們人生中花費最多時間的其中一環。


他的工作順利嗎?是否遇上瓶頸?有渴望突破的事嗎?他在工作上的人際關係與權力關係?

這是故事中動力來源的大宗,多數角色都是因為工作上的需求,不得不去進行一些新的任務。如果家人提供了「無法放棄的人際關係」,工作問題經常提供「無法放棄的任務」。

角色再不情願,不達成任務就必須賠上工作,通常就使他們必須為這件事奮戰到底。

但請記得,能提供這種動力的工作必然是角色重視的。如果角色很常放棄他的工作,工作隨時找都可以有,那工作對他而言,就不形成動力。

記得我們在上一篇文章中提到的,任何行動背後,必然是有動力,也有阻力。角色永遠在報酬與代價之間衡量著。

R(Recreation):休閒娛樂。

角色不在工作時,時間花去哪了?一個人的嗜好,常常也提供了角色的動力。

例如紀念版郵票之於集郵者、限量版模型之於御宅族、無人征服過的高山之於登山客。

工作是維生工具,而休閒興趣對很多人來說,是「真實的自我」。有的人在工作中證明自己,有些人則是在娛樂中實現自我。

一個很會踢足球的人,不一定要是足球員。很多人喜歡用職業來定義角色,設定僅是一種方便,但並不是必然性(事實上,也有程式能力很差的資訊工程師,咖啡煮得很差的咖啡店老闆)。

當一個人對娛樂的重視度越高,但工作卻佔據他大量的時間時,他就會自然形成脫離工作的動力。同理,家人與娛樂、工作之間也可能產生矛盾,因此形成了動力和阻力。


M(Money):錢。

一文錢逼死英雄好漢,雖然很多人不願意承認,但大多數時候,我們能做什麼不能做什麼,常常不是意願決定,而是經濟決定的。

你可能會非常意外,國外戲劇中角色圍著錢打轉的比例有多高。《刺激1995》中,主角能打入監獄高層,是因為他替他們理財;《絕命毒師》中,主角冒險製毒,是因為想賺一筆安家費;《辛德勒名單》中,主角之所以僱用猶太人,是為了賺大錢。

我在學生作品中,卻不知為何,鮮少看到為了經濟危機而努力、冒險的角色。事實上,這是最強而有力也最簡單的設定,為錢而奮鬥不等於貪心,錢與生存有直接關係。

一個人錢從哪裡來,錢往哪裡去,常常也可以看見角色明確的動力來源。他越依賴某個收入來源,這個收入來源對他而言就越有影響力;他越常在一件事上花錢,這件事對他就越有影響力。

一個人如果口口聲聲都說一件事很重要,但卻不願意在這件事上花錢,也可以清楚看見他對這件事的重視程度。

這事我們編劇都很有感。當對方告訴你好故事很重要,告訴你他有多喜歡你的故事和文筆,但他卻不願意替它出錢時,你就知道他說的有多真誠了。

錢是誠實的。

H(Health):健康。

這個選項出乎意料的不太常出現在作品中,設定時也時常被創作者忽略,但事實上,健康是比錢更具影響力的選項。

這個角色健康嗎?他周遭的人健康嗎?他們有什麼身體上的問題?

健康問題不見得致命,但必須對角色有嚴重的影響,在戲劇中比較容易成立。所以大多數情況會是某種功能障礙,精神狀況、視力、聽力、性功能等等。

為了解決健康問題,角色常常都具有強大的動力。

D(Dream):夢想。

角色心中理想的自己,是什麼樣子?有家庭嗎?有孩子嗎?有事業嗎?有環遊過世界嗎?

留意,這些答案可以是「沒有」。每個人的「理想我」都不同,對某些人來說結婚生子充滿魅力,對另一些人而言卻倒盡胃口。

這個「理想的自己」,很常時候受原生家庭的影響,有時是原生家庭的樣貌(家裡有三兄弟,所以自己也想有三兄弟),有時是為了彌補生家庭的缺憾。但這之中沒有必然性,還是回到「角色如何看待」。

夢想提供了角色長遠的動力,所有與夢想有關的事件都自然存在動力,而與夢想相違的事件都存在阻力。

例如夢想想去旅行,那和旅行相關的工作、任務、機會都會有動力,而無法旅行的長時間工作、封閉的環境,就形成了阻力(有脫離的動力)。

而角色現在的狀態,離他的「理想我」,距離越遠,往往自信度就會越低,進而影響到他的行動。

設定的功能

零零總總說了很多,可能大家有點眼花撩亂了。把握實用的原則,角色設定不是交作業,不是「聽說設定了比較好」而設,而是要理解設定對於角色動力的影響。

就像銷售員不是沒事探聽別人的八卦,他挖掘需求的目的,是為了連結到產品,進而達成銷售。編劇之所以豐富角色設定,是為了能連結到故事所需要的情節,使角色的行動合情合理。

FORMHD這六個項目,是每個人幾乎都有,佔據我們一生,直接影響我們行動的幾件事。它們彼此影響,彼此牽動,有時我們甚至光看這六個項目,都可以判斷出這個人的性格和價值觀。

你不一定要從這六個方面來做角色小傳,但如果你對「如何打造一個真實的人」,把握度不高的話,可以嚐試從這六件事下手。

把這六件事當成靈感來源,去考慮各種可能性。如果你想從角色出發去發展故事,記得要儘量把這六件事「複雜化」,讓它們彼此之間有衝突,工作與夢想有衝突,興趣與健康有衝突,家人與錢有衝突……替這些衝突找到「恐怖平衡」(這些衝突可以共存的理由),你就會找到一個充滿戲劇張力的角色。

很多人在打造角色時,通常都只是「補充說明」,而不是「創造可能性」。

例如想寫一個有愛心的大叔,就說他出生在一個愛的家庭,外型有點粗曠,但心地善良,平常會去做一些志工服務。

這種角色設定法,都會讓角色只存在「形象」,但不是真的有血有肉。一個有血有肉的人,一天有24小時,一年有365天,怎麼可能只有「會做志工服務」這麼一點內容呢?

也難怪進到劇本時,他會像個任人擺弄的傀儡,因為你一開始就沒有賦予他生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