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什麼我的角色動機總是有問題?淺談角色動力(一)


在回饋學員的作業時,最常碰上的問題,就是角色常會去做一些沒道理的事。莫名其妙的,角色就去找人吵架了;莫名其妙的,角色明明超討厭一個人,卻整天和他相處;莫名其妙的,角色要去討好一個他不重視的人。

學員也很挫折,好像怎麼寫都不對,好像自己對人的理解很有問題,理解角色的想法,好像真的很難。

但真的有這麼難嗎?


你有沒有這樣的經驗,當你在看戲時,時不時就會升起一個念頭:「這主角在幹嘛?為什麼不xxx就好了。」

或是:「他這樣做太不合理了吧。」

所以你其實懂,你有能力分辨一個角色應該怎麼行動,應該會怎麼思考,應該會做什麼選擇。只是當自己寫的時候,你刻意關閉了自己的這項能力。

通常寫不好角色,都是因為三個原因:一廂情願、隨意拼裝和對角色理解太少。


一廂情願

事先就決定好角色的設定,也決定好劇情是什麼,實際寫的時候才發現,啊,這個角色其實在這個時刻不應該做這件事,但我劇情都想好了,不管,照寫吧。

然後慘劇就發生了。

你僥倖的以為這件事不會被抓包,但事實證明,每次都會被抓包,只是抓包的時間點不同。

有時在大綱就被打槍,有時到分場才被發現,有時進了劇本才被看出來,有時甚至到了拍片現場,實際執行了才發現無法矇混過去,有時是都拍完了剪接師很頭大,有時甚至是到了觀眾面對,才被吐槽吐到爆。

反正,無論如何一定會被抓包的。我們寫戲不是在交差(雖然對很多人來說是),不要自己騙自己。

在寫大綱時對角色不夠設身處地,在設定角色時沒考慮到情節發展,都是很正常的。承認錯誤,儘早修正才是正途。

隨意拼裝

這個情節很棒我要。這個角色很酷我要。這個角色設定很美我喜歡。這個場景畫面很有感覺把它放進來。

你喜歡寫戲,想必也是因為看了很多戲,受很多好作品吸引,但一部作品並不是把各種「好東西」組合在一起,就會變好。

這就像你不可能把世界上最美的眼睛、鼻子、嘴巴組合在一起,然後變成一個美人(通常會變外星人),因為「好」從來都是因為「很搭」,講求的是「相互適合」,而不是某個零件好。

我們不能對好作品斷章取義,只取某個很有感覺的畫面、場景或設定。例如,許多作品裡都有角色瘋狂偏執的行為,事實上,「瘋狂」這個概念本身確實很迷人,他心裡有傷,所以當心情不好時,會大把大把的吃糖。他吃著吃著,吃得手上臉上都是糖果的色彩,吃著吃著,眼淚就靜靜掉下來了。

這畫面好看。但問起他心裡到底什麼傷?是這樣的,小時候媽媽和爸爸離婚,要離開家,兒童時期的他不懂,只吵著要吃糖。媽媽沒有給他糖,就這樣離開了,再也沒有回來。

嗯。照這標準,整座城市都要成為瘋人院了。我接到我父親過世的消息時,正在軍營裡做晨間打掃,我是不是應該以後每次看到掃把時,都要升起對於死亡的焦慮感?

真實的人生,才不是這樣運作的。人心很脆弱,但沒脆弱到輕易發瘋的地步。

你可能會覺得荒謬,但這真的是很多學生作品會寫出來的情節設定。反正角色要有偏執行為,反正,偏執行為就是和「某個人從此不再回來」有關。

你的心理學老師在背後很怒。(沒有這個人)

這些都是「某些作品的影子」組裝的結果,但其實經不起現實考驗。你不能忽略那部被稱為大師級作品本身故事的設定,只取裡面有感覺的東西來用。

對角色理解太少

理解少分兩個層面,一個是真的不理解,例如寫醫生,但根本不知道醫生的工作時數、內容、生活形態,寫總經理,也根本不理解總經理實際是在做什麼的。所以寫出來的思考模式和行為,都荒腔走板。

另一種不理解,是「設定太少」。

很多人寫戲,寫了某個行為,大家說不合理,他就會很認真的回答:「我朋友就是這樣。」

你朋友這樣,不代表你的角色是這樣。

你不能和我說,他不愛他的太太,又寫說,他為了討好他太太,費盡苦心。

「我朋友他就這樣。」

你朋友可能是無業遊民,是靠他太太養,生活費都是太太給的。所以雖然不愛她,但必須討好她。

角色是我們無中生有的,它和我們在現實生活中的朋友不一樣,你不理解你朋友的婚姻關係,不代表他的婚姻關係不存在。

但角色你不設定他的婚姻關係,他的婚姻就真的一片空白。

所以你希望某個情境成立,事實上很多時候需要的,是用「正確的設定」來創造「角色動力」。

什麼是角色動力?

人的心理和行為,實際上是非常單純的,尤其是劇中的角色更是單純,因為劇中的角色是經過設計,可被觀眾解讀的。

怎麼個單純法?我們只會因為兩件事而行動:追求快樂,逃離痛苦。

一件事做了會開心,或會減少痛苦,角色就會想去做,這就叫「動力」。

例如:肚子餓了為什麼會想吃東西?因為吃東西很快樂,同時又能減少飢餓的痛苦。

人是單純的,但情境往往是複雜的。

我肚子餓,但眼前的食物很難吃。這時的情況就比較麻煩,因為吃下去是痛苦(難吃),不吃也痛苦(飢餓)。這是我們生活中大多數的情況,苦樂總是參半。

我知道運動會讓我身材變好(快樂),但運動本身很累人(痛苦);我知道吃宵夜對身材有害(痛苦),但宵夜很美味(快樂)。

這時,我們就會做出權衡,如果身材的重要性大於運動的辛苦,我們就會選擇運動;如果立即的美味可以使我們對身材的走樣睜一隻眼閉一隻眼,我們就會吃宵夜。

所以角色設定,並不是隨意的安排,你所做的設計,其實都在提供角色不同的動力,讓他做出不同的行為。

當我們看到角色明明就毫無動力可言,卻硬是做了艱難的行動,我們就會覺得不合理。

所以回到上面那個討好太太的例子,愛太太而去討好,是有動力的。不愛太太卻去討好,是沒動力的。

為了提高角色的動力,於是我們給了太太一個設定:太太是他主管,他不討好她,他就會失業。

為了避免失業這個巨大的痛苦,所以他甘心承受一個較小的痛苦:討好太太。

這樣明白為什麼你寫的角色,常常被說不合理了嗎?因為很多時候,你的角色小傳都是照心情照喜好寫的,完全不符合故事的需要,沒有提供給角色正確的動力。

今天就先談到這裡,下回我們再繼續談,在設定上,有哪些常見的面向可以提供動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