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何將社會議題轉換成故事?如何設計故事線?


許多人想寫故事,都是因為受到某個社會議題的刺激,或是生活中一些事件的啟發,但當要落筆時,卻又發現很難將它寫成一個故事,或是寫出來了,好像只是事件本身的流水帳,這篇文章,便要以一個實際的案例做簡單的示範,教你怎麼思考、設計你的故事,好把議題包入你的故事中。

先區分「議題」、「事件」與「故事」的差異

議題本身是沒有事件的,它是一個大概念,是「諸多事件去除細節差異後的共通點」。例如重男輕女、校園霸凌、隔代教養等等,所以你從議題出發,往往找不到故事,我們常常只是把議題「直接演出來」,但便會落入老套、了無新意。
Share:

編劇電腦裡的必備文件:作品履歷


最近剛好遇上一些製作公司詢問,是否有可以推薦的編劇,在尋找的過程中,意外的發現居然有些人認真自薦,卻沒有準備作品履歷,這樣的人中,甚至不乏「作品量驚人」的人。因此想寫這篇文章,稍微聊一下這件事。

沒準備作品履歷的人,大多數是這個心態:「作品才是編劇最好的履歷。」

是的,履歷再精美,作品慘兮兮,是沒有意義的。那我們何必給自己添麻煩,再弄個履歷呢?原因有三個。
Share:

如何解決《還願》的故事問題?


近日《還願》掀起討論熱潮,在眾人一片叫好中,也有許多聲音反映,雖然遊戲細節優異,但故事體驗似乎略顯平淡,今天這篇文章,便以《還願》做為例子,談談它犯了編劇上的失誤,以及如何進行修正。

遊戲編劇,不等於電影編劇 

在進行故事討論前,我想先區分一下「遊戲編劇」和「電影編劇」的重點差異。不同媒介的編劇(小說、漫畫、電影、電視、遊戲、廣播劇……)之所以會有差異,最主要是因為觀眾接收資訊的方式不同,所以能夠與觀眾互動的模式不同,觀眾的期待也會有所不同。
Share:

韓劇的時間魔術——談結尾懸念



相對於每集以完整收尾為主流的美劇(類似單元劇),韓劇的主流是留下巨大懸念的連續劇,但到底要怎麼做,才能在一連串的劇情中,漂亮的在對的時間,安排夠強的懸念呢?韓劇有一套屬於自己的「時間魔術」。

電視編劇必備技能「破口」

如果你有接觸過電視編劇的教學,相信對「破口」這個名詞並不陌生。「破口」指的是劇情即將進入廣告的部分,因為有觀眾轉台的風險,因此必須留下夠強的懸念,好使觀眾有足夠的動力在廣告期間不會轉台,或是轉台也不會被其他台的節目吸引走。
Share:

一本書孵化的奇幻之旅(上):如何讓出版社向你邀稿?

週末熱炒店的編劇課

2018年年底,我出了一本新書,正式多了「作家」這個頭銜。這篇文章想和大家聊聊,整個出版的過程,幫助想出書的朋友,更清楚知道自己實現夢想的方式。

讓自己被看見

首先要給大家一個正確的觀念,那就是出版社其實隨時都在「找書出」。大多數出版社的編輯,每個月都會有出書量的壓力,有些較大的出版集團,甚至還有專門的開發部門,整天在尋找適合的內容或潛在內容來出版。
 
Share:

【編劇看電影】類紀錄片的《私人戰爭》,認真處理戰爭的真實、殘酷與愚蠢


如果想感受一下記錄片與劇情片的差異,《私人戰爭》是部值得一看的作品。

記錄片的操作,是利用大量的素材(訪談、新聞、意象等),去堆積出一個意念、一種真相。它比較接近一種沉浸式的體驗,你往往會在記錄片的開頭,就接收到整部作品想傳達給你的概念,並且在過程中不斷被擴大、佐證,最後讓你100%的被說服,並且全方位的瞭解。這和「戲劇」其實有一個本質上的差異,「誤導」。
Share:

【編劇看電影】聰明、成熟又精於算計的《蜘蛛人:新宇宙》,劇本完成度完勝《復仇者聯盟》


《蜘蛛人:新宇宙》是一部聰明、成熟又精於算計的作品,無論從哪個角度切入,都足以開設一門課程。

從製片方的角度來看,它擁有像《復仇者聯盟》一樣的商業潛力,在一部作品中收錄多位話題人氣角色,光是介紹每個版本的蜘蛛人,就可以讓影評人與粉絲大書大戰一番,後續有機會再開啟的周邊甚至獨立作品空間,更是令人充滿無限想像。
Sh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