葉問3:古樸、穩重的敘事風格與新式武俠


        《葉問》這個系列作品的成功,很大一部分歸功於葉問這個角色塑造得相當成功。與小農年紀相仿的朋友,都是在李連杰的黃飛鴻時代長大的。那時的武俠片,主角必要正氣凜然,雖然有時有點孩子氣,但國族英雄的形象卻始終揮之不去。李連杰後期所拍的《霍元甲》,也無法脫去這個原形。

        相形之下,怕老婆、以家庭為重的葉問,成了一種另類的奇葩,略帶陰柔的詠春配上斯文氣息的甄子丹,更是增色不少。《葉問》系列的作品將武俠作品由「爭」帶到了「不爭,卻不得不爭」的領域。

        葉問三的故事手法相當古樸,相較於近代娛樂電影作品的典型手法,它沒有聲勢浩大的開場,沒有嬉皮笑臉的甘草,也沒有背叛與翻盤,反而有帶點露骨的醒世意味,但因為醒世哲言都是由角色出發,所以不顯突兀,反而給角色添了點分數。

        這次編劇出色的地方,是在葉問三中,葉問同時挑戰了武俠作品中常見的命題:保家衛國、中西大戰、武林地位、宿命對決、家庭角色,每個命題都相互糾纏,使每個場景雖然平平無奇,但都牽動故事發展。

        排除掉李小龍的部分(我不太懂這個莫名的類彩蛋情節為何存在XD),故事開場以葉問與同門張天志的兩個兒子在學校打架揭幕,替詠春對詠春的宿命對決埋下伏筆。

        之後保衛鄉里的過程中,我們明顯看到同為詠春,名人葉問與凡人張天志之間受到的差別待遇,這種不甘心在故事過程中被不斷放大,直到最後終於單挑整個香港武林,公開向葉問宣戰。

        但在同樣的時間裡,葉問面臨的卻是忙於保家衛國,卻疏忽了家庭。葉問是個以老婆為尊的新派男人,在保護學校的過程中,他曾重重指責了警察波仔,說他們應該要為了未來而努力,沒想到太太卻在此時發病不久人世,原本振振有辭的「未來」,面對稍縱即逝的「現在」,突然顯得荒謬起來。

        於是當張天志公開挑戰葉問時,葉問卻恍若不覺,只顧著與自己的愛人享受最後的親密時光。

        我們在過去曾經討論過,一個角色的塑造,重點不是他說了什麼,而是在關鍵時刻,他做了什麼選擇。葉問選擇不應這場「詠春正宗」的決戰,正突顯了他對妻子張永成的真情摯愛。這一點翻轉了過往英雄為了保家衛國、為了宗門名譽,甘願拋妻棄子的傳統價值與形象。

       「 為了讓妻子放心」,這個理由也成了本集葉問之所以進行中外對決的原因。依照武俠作品的傳統,英雄總是免不了要和外國人做生死對決,而理由,不外乎是保家衛國。這一點即使是在葉問第一集中,也是這樣的過程。葉問原本無心武林,卻因時勢所逼,一戰成名,最後被迫與日本人一決生死。但這件事在第三集中,卻反了過來。

        決心陪伴妻子的葉問,在一次看診的過程中,遭遇外國黑幫派來的刺客,一場在妻子面前展開的生死鬥,近得只有一拳之隔。葉問從警察口中得知對方是衝著他來,於是直接登門做個了結,不願太太再受驚嚇。三分鐘大戰之後,葉問不戀戰轉身離去,外國拳王也信守承諾,就此人間蒸發(咦?)。

        這是個很有趣的安排,因為在過往的武俠片中,對外國人的敵意是非常明顯的,而且登場的外國人也常常被邪魔化,不是惡貫滿盈,就是殘忍變態。但在葉問三中的外國人卻只是單純的黑幫,為了利益才與中國人發生衝突,而且信守承諾,還娶了中國太太並且疼愛女兒。我不知道這是不是一種巿場考量(因為葉問系列也有在國外上映),如同好萊塢的商業大片都喜歡在選角上搞族群大融合一樣。

        但好男人需要有好女人相配,葉問太太不是個光被男人寵的小女人,她也有自己的想法,也懂葉問的想法。所以她主動促成了葉問與張天志的二次對決,並且在兩人廝殺時,靜靜的坐在門後,聽著,等著,丈夫的凱旋歸來。

        「其實最重要的,是身邊的人。」葉問勝後,拋下這句話給張天志,太太在門後聽見,露出了欣慰一笑。這是一個頗有《臥龍藏虎》風格的設計,當李慕白出關第一句說出:「我不想報仇了。」便打翻了過去武俠「仇必報、冤必雪」的傳統。過去人人打擂台、踢道館、明爭暗鬥為的不都是個天下第一、名門正宗嗎?但葉問在贏回「詠春正宗」之後,卻不屑一顧,只想好好陪太太,多麼反武俠的一段話。

        或許有人會覺得葉問三裡面有些段落有點八股,但經小農這番拆解分析後,有沒有看出其中新鮮的況味呢?曾有位評論家說,武俠片要拍得好,最難的地方,便是武打戲。因為一但打起來,劇情就停擺了,要讓這武打帶戲帶感情,是很不容易的。我原本不太能理解這「打的有戲」是什麼意思,但在葉問三中,其中幾場打戲,讓我確實看到了這一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