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何寫對白才不生硬?生活化的對白又如何不瑣碎?


寫作用的語言,其實和我們平常口語使用的很不一樣。就包含口語的用詞,你在開會、演講時所使用的詞,也會和聊天、與小孩說話時很不一樣。

在最開始還不清楚這些差別時,可以藉由打開你的耳朵,聽聽日常的對話,做一些對話逐字稿的記錄,來感受一下差異。你也可以玩模仿遊戲,試著模仿不同的角色(主播、老闆娘、你身邊認識的人),這會幫助你更敏感的「聽見」不同的人使用的詞語。(不要模仿你想像中的人,例如「刻板印象中的爸爸」,那沒有任何學習的效果,而且大多很不自然)


避免從國外的戲劇直接學習對白,因為翻譯字幕的人使用的是書面語言,而不是口語,再加上外國語言的文法句型和中文不同,所以模仿之下會產生很多尷尬。例如勵志電影《奇蹟男孩》裡提到:「我的母親很難放棄任何事,特別是我。」

有發現它的不夠口語和字句結構上的麻煩嗎?雖然它會寫成這樣,是運用了台詞寫作的「吊尾句」的技巧,把句子最重要的關鍵字放到最後(這技巧有機會再討論),但整體來說,如果能翻譯成「我媽什麼事都不想放棄,尤其是我。」至少口語化的部分有比較像劇中小男孩的口吻了

我們怎麼克服書寫體的干擾,瞭解到口語化的語言?最簡單的方式就是把你寫的台詞唸出來,而且是模仿角色唸,因為不同年齡、性別和族群說起話來都有點不同。

但這只是單純的矯正而已,真正的對白寫作並不是把日常的語言放進角色的嘴裡,因為這樣就會掉入生硬之外的另一個問題:瑣碎。

而要克服瑣碎,真正的方式是要回到場景的建構上。每個場景應該都是一場小戲,有衝突、有轉折。如果你的場景只有資訊交待,那角色就會陷入尷尬,就好像今天兩個人坐在一起,彼此沒什麼需求,你一定也會覺得手足無措,於是沒話找話講,話題繞了大半天,似乎找不到重點。

假如我們今天要寫一個過氣作家,有許許多多的背景資料要講,如果你安排的場景,是他與太太共進晚餐,他能講什麼呢?他的生平太太都知道,人與人之間是不太講彼此都知道的事的。但如果你安排了一個記者來採訪他,由記者的嘴中講出這些資訊,兩人一搭一唱,表面上好像自然多了,但實際上還是無趣。

但如果今天你安排的是一個不把這件事放在心上的記者,這個過氣作家很久沒有人關注了,於是很想在他面前表現,偏偏記者根本沒讀過這個作家的作品,反而對他家的貓更有興趣。這個衝突便使這個場景活了過來,我們看到作家如何千方百計的吸引記者,你不但能放入需要交待的資訊,還能表現作家的性格與處境,甚至連結到下一場作家想要採取的進一步行動。

所以場景沒有安排好,對白自然很難寫。硬寫就生硬,慢慢繞就瑣碎。但如果你可以事先找到一個對的場景,讓角色與角色之間有明確的需求與衝突,在潛台詞明確的情況下,你就不容易寫出不合格的台詞。

其他一些新手寫台詞常發生的狀況,可以參考「新手寫對白常見的五大錯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