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角色布局】如果主角的世界沒有壞人,如何設計反派?

反派,一定要是壞蛋嗎?

我們常聽到一個說法:「反派越強,故事越精彩。」一個故事的迷人程度,很多時候不是由主角創造的,而是由反派構成的,這個鐵則不僅限於電影、電視,即使是在漫畫中也是如此,《進擊的巨人》、《火星異種》等出色的作品,魅力都來自於無敵的反派。

但並不是每個故事都存在惡人,今天我寫的是職人、校園、愛情……難道我要設計黑幫、小混混、黑心老闆才能成為一個精彩故事嗎?

反派並不見得是壞人

反派=壞蛋,這是對於反派的典型誤解。反派真正的意思,是「角色達成目標的阻礙」,也就是主角意志的對立力量。

今天如果主角的目標是談戀愛,反派會是誰?是情敵。哪怕這個情敵是個善良溫柔正直的人,他依然是反派。主角必須跨越這個阻礙,才有可能接觸到他的真愛。

今天如果主角的目標是獲得父親的認同,反派會是誰?可能是他優秀的哥哥,或者是父親本人。無論哥哥與父親白臉或黑臉,惡魔或天使,他們都是反派。

反派甚至可能不見得是人,例如《明天過後》這種災難片,或是《侏羅紀世界》,反派其實是大自然力量與猛獸。角色們唯一的目標是活命,所有阻止他活命的,都是反派。

壞人不見得是反派

當我們意識到反派是由主角的目標決定時,便會進一步的瞭解到,無論一個人再怎麼壞,或如何聲稱自己是反派,只要他與主角的目標無關,他就不是反派。

我最喜歡舉的例子是火箭隊,這群可愛又迷人的反派角色是不是反派?其實不是。雖然他們在故事中多次試圖展現他們邪惡的企圖,但如果我們回歸主角目標來看,他們根本沒有構成反派的條件,他們只是甘草人物而已。

《神奇寶貝》中的反派,其實是每一隻必須被降服的神奇寶貝,以及每一個道場的館主,因為這才是小智想成為神奇寶貝大師的阻礙。每一集的反派都不相同,在第一集中,小智面對的反對甚至是皮卡丘。

有時故事中會有個可怕的大流氓,但他卻反而是主角的夥伴,協助主角對抗正義的使者,因為這個故事中正義使者正好是妨礙主角目標的最大阻力。

為什麼分辨反派這麼重要?

因為反派是角色布局的起點。反派是帶出故事主題的關鍵角色,沒有反派與主角的碰撞,我們便不容易呈現故事的主軸。

反派其實是故事中的「反對力量」,而不是「某個角色」。以《動物方程市》為例?誰才是故事中的反派?難道是最後大魔頭?其實,《動物方程市》裡的反派是「歧視與偏見」,阻止茱蒂警官和狐先生變成更好自己的是什麼?是歧視與偏見,而不是「某個人」。

有些故事中的反派,就如《動物方程市》一樣,是由複數角色構成的。但多些故事不見得這麼複雜,大多是用一個主要的角色來代表那個反對力量與價值觀,例如《金牌特務》中的網路富豪范倫坦。

《金牌特務》裡的價值碰撞,是「貴族/平民」。這個價值不只表現在范倫坦的人類滅亡計畫(只有被他選中的貴族可以上方舟),也表現在金士曼特務的選擇中,亞瑟一直都瞧不起平民出身的主角艾格西,艾格西在選拔會中也一再一再與貴族子弟衝突。艾格西最後實現了平民的勝利,不只拯救了全世界的平民,還以平民的身份征服了公主,證明了自己。

所以要進行故事的角色布局,首先要檢視你故事的核心二元價值是什麼,而主角代表的是哪一邊的價值,反派便會成為另一邊價值的代表。我們要以反對價值來打造反派,再進一步布局其他角色。

要留意的是,反派不會只有一個。反派就是阻礙,每個帶來阻礙的角色,都是一個反派。我們可以拉出一條主角追求目標的曲線,他要達成目標的最後一個阻礙,通常便是整個故事的大反派,但在故事發展過程中,可能有許許多多的小反派。

有些反派是直接的,有些反派是間接的。像《我和我的冠軍女兒》,最後的對手是直接的反派,國家隊教練是間接的反派,他雖然沒有「直接傷害」女主角,但他是女主角成功的阻礙是無庸置疑的。這個明顯的結果,不是源自於教練是壞人,而是「相對於」正確的那一方。

如果今天故事的視角是從教練出發,那反派就要換人做做看了。

因此,即使是一個「沒有壞人」的世界,也是可以安排出反派的。你在創作時應該問自己,到底是什麼阻礙主角,無法成為他理想中的那個人?

有時你會意外的發現,很多時候,故事真正的反派,居然是主角自己。主角體內的錯誤價值觀,導致他無法獲得他要的東西。

我們舉《心靈捕手》為例。《心靈捕手》中,到底誰是反派?你可能會非常困惑,因為無論是數學教授、心理醫生、他女朋友,似乎都是非常好的人,都是來幫助主角的天使,這個故事似乎沒有反派。

但這故事中的反派,便是主角自己,他因為童年的創傷,在面對機會時都認定自己「不值得」。一個「好人」,應該有「好報」,應該「沒有缺陷」,而我受到了折磨,可見我是壞人,我不值得擁有好事,你們會愛我,只是因為你們還不認識真實的我罷了。所以主角從真實的自己逃開了,也把關心他的人都推開了。

要記得一個故事都有外部事件與內部事件。一個等待被繩之以法的壞蛋,充其量只是外部事件的目標,真正故事的核心,真正角色成長的關鍵,是他如何在解決外部事件的過程中,與反對力量對抗,進而使他獲得成長。

所以下次在安排故事的反派時,可別又往壞蛋窩裡鑽囉。